體育

成敗也牛丸,言重了

廣告
成敗也牛丸,言重了

廣告

今屆港超塵埃落定,東方在最後一天失落港超聯冠軍四大皆空。香港以外的傳媒,網上的輿論開始將矛頭指向陳婉婷。的而且確,要指控與批評一個人,或在網上留這一兩句,是輕而易舉。在朋輩中,不少中年男性球迷,或自命認識足球的人,批評陳婉婷充其量只可以任教女子隊。如果單是因為陳婉婷年輕,或者她是女性,就抹煞她與東方教練團隊的工作,那麼只能說句,你們仍停留在父權社會的封建思想。

IMG_4203

面對多項挑戰

去年取得雙料冠軍,理應是準備衝擊亞洲冠軍球會盃。可是7月份傳來前班主不再注資,陳婉婷第一項挑戰,就是面對星散,或者要到勞工處求助。這個地動天搖的打擊,並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可幸東方找來新贊助,可以繼續組軍。在這樣先天不足的情況下,東方或多或少,在季前組軍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若不是發生這樣的事情,很多有潛質的球員或許會在季前加入東方。

除了組軍,在球員恆常訓練,也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不像傑志,東方沒有自己的場地,在訓練方面球員需要東奔西遷,而球員恆常的健身,也因某大連鎖品牌倒閉,東方需要再找新健身室讓球員鍛練,這些並一定是球隊成績下滑的原因,但也具一定的影響性。

再者,香港場地問題打從第一天也沒有改善,是每一間香港球會要面對的困局,正如羅傑承先生在香港隊取得2009年東亞運金牌後表示:「香港球會面對最大的問題,是平均一星期每天只有75分鐘的訓練時間。」8年過去,香港足球仍然是一樣,難道單憑一個陳婉婷,可以扭轉這困局嗎?

一沉百踩

踏入下半季,東方同一時間應付多條戰線,球隊需要同時間應付亞冠、聯賽以及盃賽。當去年一帆風順,銀牌決賽戰勝南區,報章頭條多以首位女教頭奪冠、數千球迷不怕寒冬見證東方封王。聯賽重奪冠軍後,陳婉婷開始蜚聲國際,入選BBC年度百大女性、亞洲足協年度最佳女教練等,在眼花撩亂的獎項下,人們也只著眼陳婉婷執教球隊的成績。當然在現今足球環境下,成績是一切,沒有獎項甚麼也不是,可是獎項是否等於一個人的能力?

IMG_1923

對南華的聯賽,在千辛萬苦下險勝,對理文流浪於劣勢下最後一分鐘扳平;作客對恆大,在人少打人多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到最後一分鐘;主場對川崎前鋒打出了信心一仗,取得歷史性的亞冠第1分。東方今季在聯賽堅持到最後一天與傑志決高下,陳婉婷與球員也盡了所能。聯賽煞科戰有人詬病她排三防中的打法,難道只要一分就能夠取得冠軍的情況下,會有人排4-2-4這些60年代有前無後的全攻陣式?如果有這樣的教練,相信精神健康一定出了一點問題。東方對傑志的比賽,部份東方球員舉步維艱,疲累不堪,這些都是亞冠的代價,事後孔明可以說對恆大派副選上陣,但凡事也沒有如果,正如《少林足球》的對白:點解我老豆唔係李嘉誠。

烽煙有起有落太平常

批評陳婉婷的人,可以找出一千、一萬個理由,在現今足球資訊發達的情況下,所有人也是教練。自陳婉婷上任東方教練一職,從沒有批評過旗下球員半句,當球隊落敗,第一個衝出來承擔落敗責任,沒有一次找過半句借口。這份氣魄與勇氣,很多男性教練也自愧不如,若政府問責高官有陳婉婷這份操守,香港管治一定比今天好十倍。套用薛志雄先生《雄霸天下》(《大運河》主題曲)的歌詞,在世間,烽煙有起有落太平常,東方的成敗全是牛丸的責任,言重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