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同囚》:扭曲人性的懲教制度

廣告
《同囚》:扭曲人性的懲教制度

廣告

最近在香港上映的港產片《同囚》,雖然只有很少人談論,放映場次亦不多,但筆者認為它是繼《一念無明》之後,今年另一齣非常值得觀看的港產片。

故事講述游學修飾演的古惑仔頭目阿凡因襲警而被判入勞教中心。入獄後三日,阿凡忍受不住獄中教官的殘暴對待而決定自殺。獲救之後,他為了出獄探望病危中的外婆,忍辱偷生,希望能夠盡快完成刑期。而關楚耀飾演的教官具有社工背景,相信「懲」與「教」分開、人可以改過自新,相對來說是一位較善良的教官,十分照顧阿凡,但中途開始質疑自己的信念。

進入沙咀勞教中心是代替監禁的刑罰,只適用於 14 至 24 歲的男性犯人。而我們一直都有聽說過,勞教中心其實比成年人的監獄更恐怖。戲中主角所經歷的事情取材自戲中演員麥以馬的真實經歷,而其他飾演囚犯的演員,有不少都是近十年曾經入過勞教中心服刑的前學員,所以感覺十分寫實。

對港產片來說,監獄片並不是罕見的題材,例如《監獄風雲》、《女子監獄》和較近期的《壹獄壹世界》都是一些例子。但今次《同囚》想探討的題目和角度都很少見,像一套揭秘式的電影。明顯地,電影為少年犯的人權發聲,讓觀眾關注勞教中心虐待犯人的問題和反思整個懲教制度,十分有意義,彌補了電影的其他不足(例如平鋪直敍、欠缺藝術修辭和電影技巧)。

電影戲名《同囚》改得十分好,筆者認為有兩個意思。第一,「同囚」是指囚犯與教官其實都是一同被囚禁在監獄,兩者同樣被勞教中心的懲教制度扭曲了人性,游學修(囚犯)與關楚耀(教官)雙人領銜主演;第二,「同囚」也可被理解成觀眾坐在戲院內,觀看囚犯被虐待,有種親身被囚禁在監獄的感覺,感受到囚犯的痛苦。

電影的資料搜集非常充足,資料來源是曾經入過勞教中心服刑的前學員以及一些前教官,相信十分反映實況。勞教中心的教官比「黑警」更可怕,經常執行的「極端家法」,例如虐打、當眾侮辱、要求用手指刷屎漬然後當牙膏刷牙、冬青膏塗下體等等,甚至將囚犯當成是自己情緒發洩的工具,讓筆者看得十分憤怒。難道犯人就沒有人權嗎?懲教的底線為何?為何教官有權執行私刑?

最後,筆者送上香港政府為勞教中心拍攝的宣傳片,觀看完之後,或許你會覺得十分諷刺。其實,香港政府官員是不是應該要回應一下《同囚》的劇情是否屬實?會否展開調查呢?

【資料補充】

《蘋果日報》5月13日報道:
《同囚》最初曾以「真人真事改編」宣傳,最終刪去字眼。有消息指,懲教署曾致函電影片主,表示會「密切注視電影」,而片主最終亦將「真人真事改編」宣傳字眼刪去。《蘋果》致電《同囚》監製梁鴻華,求證是否真有其事,梁鴻華回覆稱:「啲人誇張咗。懲教署冇俾任何壓力,只係善意提醒,如果講到『真人真事』會牽涉到某啲人嘅屋企人,如果唔係事實,會令到佢哋困擾,唔係想傷害任何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