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瑞聲科技(2018)風波背後:都是工資惹的禍

廣告
瑞聲科技(2018)風波背後:都是工資惹的禍

廣告

世界革命早成為紙上談兵,推翻一個政權亦殊不容易,就算要搞垮一家企業王國(不管是長和還是蘋果)也不容易,但重傷一家新冒起的明星企業,卻還是有辦法。

過去二十年,全球興起了社會審計、企業社會責任等等,出現了一些以勞工權益、環境保護為名監察企業的公司及NGO,有些甚至動員消費者來搞杯葛行動。外國有些左派把這些運動吹捧得過份(例如Naomi Klein),但我股壇馬克思並沒有那麼樂觀。許多年以前,香港有勞工團體搞過開達玩具公司,幾年前有人以工人自殺來衝擊過富士康。可是,這些公司還健在,運動並沒有令它們的生意利潤減少多少,工人待遇得到的改善似乎也相當少。例如,富士康由出事的沿海地區,漸漸搬到內陸。

能帶來即時殺傷力的,似乎是沽空機構,起碼可以真金白銀地令上市公司股價下跌,揭發造假帳,更可能令老闆及管理層背負法律責任。最近是瑞聲科技(2018)。

自持蘋果手機等的供應商(生産聲學相關產品),瑞聲科技近年一時無兩,股價由40元水平高至破100元。沽空機構Gotham City Research指它二十多間沒有披露的關連公司,其中一個作用是逃避勞工標準的審計監察,而且,沽空機構指,老闆、股東與瑞聲管理高層有關係。沽空機構連續兩星期出報告爆料,瑞聲股價暴跌三成至80元水平,昨日更停牌。

沽空公司是高成本高風險操作,涉及的是個別公司不為人知的操作,寫一份簡單報告需要花許多時間及人力。作為業餘散戶及小市民,不妨可以看出在花俏的「科技股」背後的工業結構問題矛盾。

蘋果當然是科技股龍頭,但稱它為工業股亦不妨,只是工業生産部份它不需要負責,由一眾供應商提供部件,連裝嵌也不需自己動手,只需要做設計及市場推廣。蘋果可以在全球供應商之間遊走,尋找技術最好、價錢最好的,但作為供應商,卻要直接面對勞工成本上漲。

我沒有深究瑞聲的勞工成本,但可以從其他較容易看的行業猜到一二。著名運動鞋類生産商裕元集團(551),我們現在每五對名牌運動鞋便有一雙是它生産的。它由台灣發跡,在九十年代大規模在中國大陸擴張,為了尋找廉價勞工。可是,近年大陸生産只佔集團的20%,生産大規模搬至越南及印尼,理由與當年由台灣搬到中國一樣,為了尋找廉價勞工。

因此,瑞聲要用找勞工成本便宜的代工,逃避會增加它成本的勞動條件審計,對資本來說是非常自然的事。而瑞聲屬於科技産品行業,轉移生産地要考慮的因素更多,所以會傾向在原生産地中國尋找,這大概就是要發展及隱藏關連供應商的動機了。一家鞋廠的技術及原材料比較簡單,運輸也較方便,但生産科技産品需要的技術、原材料等等並不容易在令一個國家找到及複製。我有朋友是國內生産電線的廠家,電線似乎是低技術的,生産也似乎簡單,可是,他說,雖然中國勞工成本上漲不少,但要搬到別的國家生産,也不容易保證原材料(主要是銅及塑料)的量及品質。

瑞聲是否會跌回40元(就是近一兩年來大漲前的水平)?如果管理層無法反駁指控,那便是指日可待了。至於瑞聲那些神秘的關連公司的勞動狀況如何?媒體及關心勞工權益的團體可以給點壓力,打開黑匣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