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Hidden Agenda 是意識形態的打壓

廣告
Hidden Agenda 是意識形態的打壓

廣告

周日專程到white noise買飛,心想有得買,一定去睇去支持,思絮像龍鬚糖,一絲絲連起來又黏著,落樓梯時想,如果Hidden Agenda唔搞Low來香港玩返場,這種低調又唔潮又唔型、玩的音樂又較靜的樂團會不會有機會在香港看到呢?我估這種機會應該都不屬於住在香港的我吧。

我只係用一個受眾、觀眾的思維邏輯去思考呢件事最基本的二三事,去睇gig的真係圍內一二千人數得晒,而入去睇一場唔係太有名氣長老級樂團的人更係少了一大截,有200人已經算係好唔錯了。要睇indie野而又以較相宜的票價入場,HA $280,真係唔好意思要佢再平,一隊樂團少即兩人多即五六人(未計隨團sound man),扣埋機票住宿費,畀樂團的費用,單是樂團開支,未扣租金、人工、水電、修理補給器材等等開支要幾多,不妨計計。去九展入場價動輒$480。

九年,落戶四個地方,現在第四代總算找到個企得舒服又交通方便的容身之所,一班前後HA人都真係扭盡六壬去行動攞正牌,可惜都無功而還,死在不合時宜的工廈條例綑綁裡。有班人真係好努力去建立一個場地,無非是讓人聽下音樂放鬆下,難道真係如同作奸犯科的罪犯,難道比689、一眾誠信盡失的官員更應受打壓甚至受刑責?

個場咁樣多年來時不時被政府上來搞,更仆街試過有執法者混入觀眾在演唱中段表明身分,演出被逼停止及即時開燈,我相信台上的樂團會大感困惑,what the hell have we done?Playing music is a crime,isn't? 面對這些柒出國際令人費解的行動,特區政府又點會怕面懵?

關注工廈藝術創作生態的組織出聲無數次,政府無一個部門認真處理,一個部門推畀另一個部門,到執法時,就團結到跨晒部門,哪些官員要負全責?回帶看看2009年當年發展局長林鄭講過啲咩:「現在我們面對的挑戰或問題是如何讓這些新用途的租戶可以於合法、合規、有效、有活力地經營,而不是再偷偷摸摸、或提心吊膽地使用……」

八年裡,政府搞過啲咩?那就是活化工廈借開放文創生存空間,美其名明益地產商發展商財團。整棟工廈變商廈,整棟工廈變酒店就得,為何工廈的某個單位變live house就要被針對式趕盡殺絕?

advanced ticket,HA入場280元,講真同食一餐好啲晚餐差唔多價,對咁識食好野既香港人來說食物比音樂重要好多,你睇唔睇到show關我鬼事咩?班友都唔合法云云......這些跳過思考和無知事件的前世今生的人,都是好容易墮進政府想達到的效果,就是抹去承諾過的東西、無視多年的訴求、訴諸法例係咁就係咁既思想,最終目標要傳達一個信息,自從要強打港獨思想後,就更要打壓那些唱反調、作返的無金權勢力的人,再加上我好陰謀論去睇,HA唔係建制野、甚至是反建制的物體,這是689要散播的意識形態,極權打壓反對者。

HA從來都沒擾民,安好地聽我們的現場音樂,沒抅過政府咩funding,搞手樂手觀眾只係想有個空間享受音樂,幾時有得罪過場外的人。我撐HA,支持這個為獨立創作音樂的給予演出平台的空間,對我來說,在這裡聽音樂比食好___ 更重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