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保衛加園見成果 居民開香檳慶祝 「打技術」說服城規會

保衛加園見成果 居民開香檳慶祝 「打技術」說服城規會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城規會於5月11日否決拆除堅尼地城加多近街臨時花園改建住宅,維持該地休憩用途,居民爭取兩年,「加園」終得以保留。城規會多年來被譏「橡皮圖章」,民間社會屢敗屢戰,今次勝利著實出乎意料。居民今日(5月20日)聚首公園慶祝端午節,當然要為勝利「開香檳」,一同乾杯。

發展局最先於2013年,向中西區區議會提出發展堅尼地城西部;2015年推出修訂方案,當中包括改劃加園土地,興建私人住宅。公園旁邊用地從前是焚化爐及屠房,泥土受到污染,因此在種出大廈之前,政府先要用7年時間、花費11億除污,變相提早清拆公園。

推土機駛向這個名不經傳的小公園,居民驚覺社區綠洲非必然,組織起來成立關注組跟進。他們由收集聯署反對開始,往後兩年走遍政府總部、區議會、立法會、城規會,又不時在公園搞活動,野餐、電影放映、以物易物等,凝聚街坊對公園的感情。

IMG_3601
午節活動,街坊一同包糭。

危機未除 籲繼續表態關注

行動最初由堅城居民莫冠祺發起,他在活動上發言,向大家報告好消息。但他明言危機未完全消除,政府未表明從除污工程中剔除公園,城規會亦會短期內就新的決定,修改分區計劃大綱草圖,屆時會再次諮詢公眾,呼籲居民繼續表態要求保留公園。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樂見行動獲得成果,笑言當日在公園留守30日「餵蚊都抵」,又認為是保留綠化地的典範,社會應反思「盲搶地」的後果。他表示,城規會只議決保留休憩用途,未有指明是保留加園,因此他將會於中西區區議會要求政府承諾不清拆加園,「一根草都唔好郁」,並爭取正名為「永久」公園,改善配套及保養。

IMG_3624
守護加園聯盟成員莫冠祺(左一)、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中)

打破「橡皮圖章」

城規會掌握決定土地用途的權力,大大小小發展規劃,大部份都要經其通過,但民間力量一直難以動搖委員的決定。守護加園聯盟成員黃健菁指,今次的成功,改變了城規會的橡皮圖章形象,街坊都很高興。

許智峯亦笑稱,自己也記不起上一次民間在城規會取得勝利是何時。他認為,今次成功最大原因是居民「好有心」,找專家、議員、民間團體協助,以理想感動其他街坊,聚合愈來愈大的力量,「他們不是為了自己本身的利益,唔係(因為)你起高(住宅)阻住我幢樓,而是覺得社區公園有綠化價值。」

許智峯又提到,政府本身理據不足,也是城規會委員未被說服的原因;而揭露問題的一個關鍵人物,是城西關注組成員張朝敦。

IMG_3579
城西關注組成員張朝敦

張朝敦於2016年1月開始參與行動,熟悉港灣歷史的他不解,公園用地過去只是「菜欄、蝦欄」,為何會受到嚴重污染?他仔細研究工程環評報告,配對歷史資料,發現1950年代填海前,公園的位置是碼頭,船隻以煤炭作燃料,在海床違下致癌物苯比啶,與焚化爐留下的重金屬無關,「焚化爐(用地)啲泥,仲乾淨過公園啲泥」。苯比啶屬高惰性,埋在地底未構成危險,拆公園反而會揚起污染物,危害居民健康。

此發現成為了「子彈」,擊破政府謊言,想不到亦折射出本土歷史。張朝敦指,堅尼地城位於英殖初期建立的維多利亞城內,殖民地政府留下詳盡檔案,「連啲垃圾點樣由其他地方運去堅尼地城、點樣處理,成個過程我都好詳細了解咗。」找到豐富史料,他舉辦「暗黑導賞團」,將堅城歷史從頭說起,1880年代是燒垃圾的「垃圾灣」、1894年設醫院接收鼠疫患者、1934年西環煤氣鼓爆炸後遷至此......「政府將好多好厭惡嘅嘢,放晒落堅尼地城。」百多年後的發展項目,重新扣連我城被遺忘的歷史,增加了公眾對議題的興趣。

IMG_3644

將問題數字化

居民落力組織、社會關注升溫,都是行動的成功因素,但張朝敦認為,來到城規會,關鍵始終是「打技術」,即使對民間而言極其吃力。城西關注組跟進港島區大小保育及發展議題,張朝敦不乏與城規會交手的機會,他直言委員重視數據,就算居民苦苦哭訴,也難以打動他們,「將問題數字化,佢就會聽。」

他認為,居民最有力的理據是未來發展將為堅城新增近萬人口,如果拆走公園,人均休憩空間只餘0.87平方米,遠低於《香港2030+》提出的目標2.5平方米,政策自相矛盾。他又指出,有別於一般發展項目可以「拆完即起」,公園需要經過7年除污才能改建,過程又威脅居民健康,相信降低了政府對改劃的堅持。

IMG_3657

【守護加園行動時序】

2015年3月:發展局將修訂後的「堅尼地城西部土地用途檢討」,提交中西區區議會。
2015年10月:守護堅城關注組向發展局遞交聯署信反對拆公園。
2015年11月:關注組與發展局官員會面。
2015年12月:關注組向立法會申訴部投訴。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審議除污工程撥款。
2016年1月:除污工程撥款列入立法會財委會議程。守護堅城關注組、城西關注組等團體召開記者會,講述污染物風險。
2016年3月:關注組去信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要求保留公園。
2016年4月:民主黨許智峯於公園紮營留守30天。
2016年5月:城規會諮詢期完結,收到逾7,000份反對意見。
2016年10月:民主黨中西區區議員於區議會提交文件,要求保留公園。
2016年11月:關注組於公園舉行論壇,有規劃署及土木工程拓展署官員出席。居民再次到立法會申訴部,投訴發展局行政失當。
2017年2月:居民宣佈計劃提出司法覆核。

記者: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