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語言,新聞和文化政治 – 從法國大選看民主政治背後的金錢角力與俄羅斯的野心

廣告
語言,新聞和文化政治 – 從法國大選看民主政治背後的金錢角力與俄羅斯的野心

廣告

前言:

在五月尾聲之際才寫有關五月頭的法國大選真的是有點馬後炮,無奈的是五月份對於一個本地大學生實在是地獄,忙於寫papers,已經見字多過見人,無論是精神上還是時間上都未能出文,亦不想寫到一塌糊塗。這個時間稍微有點空閑,就寫寫一些堆積了一個月的看法。

《從法國大選看民主政治背後的金錢角力,及俄羅斯的政治野心》

民主政治從來都是金錢的游戲,這個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民主政治的包裝工程似乎還是讓公衆更加受落,而公衆似乎也給「民主」這個所謂政治原則其背後的權力關係所矇蔽。不論是美國還是法國這些我們所稱呼的「民主國家」,每屆的總統大選媒體也把焦點放在其政綱和其所帶出的意識形態上,反而在背後利用財力支配競選人的報道就比較少。當然,這也關係到媒體本身已經被背後的資本家所利用這個事實。

今次我從德國公共媒體DW選出文章,以法國大選爲例,探討每一次所謂民主選舉背後的金錢與權力的操作。此外,我也會談談法國極右翼勒龐所說的所謂「民族主義」,其實從「金主」身份的角度看似乎也不是那麼「法國」。大選完畢,再寫法國大選似乎有點過時,但是我在重申一次,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給讀者清楚明白「民主政治」背後的「不民主」和資本階級在政治上的壟斷,及法國右翼所提倡的「民族主義」究竟是什麽一回事。

原文

這篇文章名爲Frankreich: Wer finanziert die Kandidaten? 中文的翻譯就是:《法國:誰金錢支助競選人?》。以下我會分享一些從文章節錄的段落,讓大家可以首先瞭解一下。

1. Das französische Wahlgesetz begrenzt nicht nur die gesamten Kosten, sondern legt auch fest, wer die Kandidaten finanziell unterstützen darf. Einzelpersonen können pro Jahr maximal 7500 Euro für eine Partei spenden, für den Wahlkampf eines Präsidentschaftskandidaten maximal 4600 Euro. Firmen und andere juristische Personen sind - mit Ausnahme von Parteien und politischen Bewegungen - ganz von der Finanzierung der Kandidaten ausgeschlossen.

(法國的選舉法不單規定了選舉的總開支,也規定了誰支助競選人。個人可以每年最多向一個政黨贊助7500歐羅,而在總統選舉則最多可以贊助4600歐羅。公司與法人,除了向政黨和政治運動捐款外,不能夠全數支助競選人。)

2. Im März sagte Macron zudem, er habe einen persönlichen Kredit in Höhe von acht Millionen Euro aufgenommen - bei einer französischen Bank, deren Name allerdings nicht genannt wurde. In Frankreich ist das nicht ungewöhnlich. "Kandidaten können sich Geld leihen - von Banken, aber auch von Unternehmen oder Privatpersonen"

(三月的時候馬克龍説到,他從一個個人中得到了三百萬歐羅的款項,透過一間法國國内銀行,但是名字不詳。在法國這個做法并不罕見。「競選人可以從銀行、甚至從公司或者私人借得競選款項。」)

3. Offene Fragen gibt es auch zur Kreditfinanzierung des Front National. Im Sommer 2016 hat die Partei bei einer russischen Bank einen Kreditantrag über drei Millionen Euro gestellt. Bereits 2014 hatte sich Marine Le Pen bei einer russischen Privatbank neun Millionen Euro geliehen, über die Rückzahlungsmodalitäten ist nichts bekannt. Russlands Präsident Wladimir Putin empfing Le Pen zuletzt am 24. März 2017, es war ihr vierter Besuch im Kreml.

(國民陣綫的資金來源也是一個問題。在2016年的夏天法國國民陣綫從一間俄羅斯的銀行借了三百萬歐羅的貸款。而早在2014年勒龐也從一間俄羅斯的私人銀行借了九百萬元了貸款,而且還款方式不明。俄羅斯總統普京亦最近在3月24日接見勒龐,這次是她第四次訪問克里姆林宮。)

4. Wegen seiner früheren Tätigkeit als Partner bei der Investmentbank Rothschild steht Macron ohnehin im Ruf, einflussreiche Unterstützer aus der Wirtschaft zu haben.

(因爲馬克龍在較早前曾與Rothschild的投資銀行合作,他背後無可否應擁有一個在商界甚具影響力的支持者。)

馬克龍背後的支持者及金主的身份顯然而見,就是一衆跨國投資銀行和Rothschild家族。他們推馬克龍登上總統寶座當然不是毫無動機,這不是一頓免費的午餐。法國作爲老牌資本國家,加上又是在歐盟中數一數二的經濟體,在法國以至整個歐盟都能夠獲得更多資本來源。控制政府首腦就能夠水到渠成,有助日後在他的任期内償還他在競選的那筆“人情帳”。看過報道後,我們可以看到馬克龍背後的資金來源都是由不同的法國本地或跨國資本公司和金融家族以私人名義提供,這些證據很難説服選民和社會馬克龍當選能夠有助解決一直困擾法國社會的階級分化與貧富懸殊等問題。

法國社會的「進步力量」似乎已經不太受落馬克龍這一種傳統與資本家合作的政治文化。從左翼的角度看,當然基於原則拒絕馬克龍這一套與資本家同流合污的政治操作,站在工人利益的一方很難會贊成這一種爲延續資本壟斷而生的政治格局和建制思維。從右翼角度出發,這也衹是延續舊有政治文化和操作,對於改變社會及解決面前的問題沒有絲毫的幫助。因此,從最終得票率可以看到勒龐的國民陣綫包攬了日益壯大的右翼勢力和極左翼,以致馬克龍未能取得逾七成選票。

面對這種對於改變的無力感,社會的「進步力量」把期望投放在民粹的代表身上。勒龐的國民陣綫便由一開始就打著「法國」與「民族主義」的旗號,把自己定位在建制的對立面,吸納建制外的反對力量。在這次大選,我們除了可以見到右翼及其認同者的壯大外,還有就是勒龐「民族主義」的真面目與俄羅斯對於西方的野心。

如DW的報道所指,一直以來支持勒龐的「民族主義」的不是什麽法國國内的右翼金主,而是東面的俄羅斯。換句話説,國民陣綫的「民族主義」原來也不是很「民族」。俄羅斯的私人銀行和企業不斷爲勒龐的大選工程提供資金和借貸,更甚,勒龐與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關係緊密,多次與普京見面,因此在法國社會輿論中也有指法國的右翼及民粹團體(包括國民陣綫)背後的政治支持者就是俄羅斯,而國民陣綫就是受俄羅斯指使企圖破壞歐盟及歐洲一體化的政治工具。

這種推測其實并不是毫無根據的。俄羅斯一直害怕一個團結的歐洲聯盟,威脅到其於東歐地區及巴爾幹地區的利益(烏克蘭衝突就是好例子)。簡單而言,歐盟便是俄羅斯的頭號敵人。在不挑起直接軍事衝突爲前提下,俄羅斯一直尋找方法挑撥歐盟,還有其他非歐盟歐洲國家的關係,盡一切方法避免歐洲一體化穩定的發展。而以法國大選爲例,在背後支持反歐洲一體化及民粹團體就是俄羅斯其中一個政治手段。

看過德語媒體的報道後其實不難發現德國官方對於俄羅斯的敵視與對立的態度。德國作爲歐盟和歐洲一體化進程的龍頭,在政治意識形態上毫無疑問是與俄羅斯處於對立狀態,這也可以理解到爲何德國公共媒體每天都抨擊疑歐派,就是要在公共領域中爭奪論述的立足點,維持歐州一體化的橋頭堡。

這一種後冷戰的冷戰局面衹是剛剛開始,而這一年歐洲的大選年就是這一場冷戰的一個重要啓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