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民間冀盡早立法 朱福強:冇檔案法,城市等如冇記憶

廣告
民間冀盡早立法  朱福強:冇檔案法,城市等如冇記憶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參選時稱,對設立檔案法持開放態度,立法會議員莫乃光、陳淑莊和朱凱廸早前提出私人草案立法,呼籲林鄭不要再用法改會需要時間研究作藉口。民間亦希望當局能盡早立法,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昨日舉辦講座,前檔案處處長朱福強和本土研究社的黃肇鴻檔案法的重要性。朱福強強調,在檔案保存政策不完善,加上電子檔案日漸普及下:「冇檔案法,城市等如冇咗記憶」。

朱福強指出,由於香港沒有檔案法,政府官員可以在公事過程中忽視「立檔」的程序,即使開立檔案後,也不作專業管理;更時常避開專業鑑定的程序。他指出,現今官員「摸完底可以話冇會議記錄,鉛水單野又話冇會議記錄。如果有檔案法,佢哋就係犯法」。

他表示,訂立檔案法能為香港政府和社會帶來兩大好處,先是可以提升施政效率,因為訂立檔案法既可促進問責,同時又可取信於民;再者是可以保留歷史研究的素材。

2017-05-27 04.29.06

黃肇鴻對此表示認同,並指出「檔案係一種回憶,一種記憶」。他舉出八十年代討論香港前途問題的例子。並表示自己對於香港人在討論中的參與、身分認同等,存有很多疑問,故此希望「揾啲檔案返嚟,回應呢啲問題」。他特別指出,留意到一些形容一國兩制為民族大業的官方論述,尋找檔案的工作,亦是對此的一種回應和抗衡。

黃肇鴻續指出,本土研究社多作土地研究,並多用官方資料,但香港政府的檔案管理系統卻非常混亂。故此,他們開始了香港前途研究計劃,並到英國的檔案館找尋檔案。黃肇鴻形容指,英國國家檔案館「相對觀塘(歷史檔案大樓),係一個天堂」。他認為,歷史是照妖鏡,檔案中找到的資料,可能涉及中國政府已不願承認的諾言,而我們則要處理歷史回憶的問題,才有立足點去處理現今社會的紛爭。

此外,黃肇鴻與朱福強又分享了在政府工作的經驗,並以此解釋檔案法的必要。黃肇鴻分享指,自己任職公務員期間感覺到「政府內部對呢樣嘢,一啲都唔積極」。朱福強表示:「我哋以前做官嘅時候,我哋個底線係唔可以講大話。最多係顧左右而言他,你吹我唔漲就得。但依家啲官係可以講大話。但有檔案法,佢就唔可以,就算要講都會疾一疾。」他重申,在香港有民主政制之前,檔案法對推動善治是很有作用,「最低限度都冇咁離譜」。

IMG_2436

此外,有在場人仕問到,假如檔案法的私人條例草案遭立法會否決,會否有進一步行動。朱福強認為,現階段最重要是呼籲大眾支持,因為市民普遍對檔案法欠缺了解,檔案行動組亦會繼續進行倡議和向政府施加壓力的工作。

朱福強指出,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在政綱上也對檔案法持正面態度。他認為,中央政府不會阻攔香港訂立檔案法,因為中國大陸本身亦設有檔案法,中央亦明白香港歷史缺失的後果。朱福強又表示,在《中國檔案報》等撰文講述香港的情況:「佢哋俾我登,佢哋係支持」。

記者:池永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