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社運

奴隸的自由

奴隸的自由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故事應該有一個延續,關於那個奴隸與自由人的故事,也不是童話故事,自由人走了,但生活仍得繼續。

奴隸的故事

或者,奴隸也不是鐵板一塊,奴隸們當中,亦存在著不同的人,當自由人離開之後,他帶來的美好景象,引發奴隸內部的激烈討論,他們對於自己的生活及自己的將來,對於不公平的分配,對於奴隸主可以每天懶洋洋的生活,奴隸之間有了討論亦有了不同的思考。而奴隸們也有了不同的行動,也有一些奴隸甘於這樣繼續生活,默默地接受面前的不公平,相信這叫做命運。改變到底如何發生呢?當奴隸們熱切地討論,而一些奴隸卻選擇面對現實。

公平嗎?奴隸主最害怕的又是什麼?這些是奴隸們的討論,奴隸的討論甚至演變成互相的攻擊,因此出現了分裂。這樣的情況又是否為奴隸主帶來根本的改變呢?奴隸主又會不會在知道奴隸的討論後,對奴隸作不同的分化,把最沉默的一群,最支持奴隸主的那群人給予一些好處,使奴隸內形成不同的階層及階級,讓奴隸不能直接攻擊奴隸主,因為在奴隸主前,是一群高級奴隸的防線。或許,現實的社會也如這個奴隸社會一樣,複雜以及多變,而由於每個人也有他們的思考,更令集體的改變更難發生,奴隸們或許因為自由人的感染而有了行動,然而奴隸們卻沒有改變他們的習慣,因此在行動的時候,是分散而沒有目標。

而奴隸內部出現的情況,就是所謂的共識,一些奴隸會視為只是一群人的共識,一些奴隸因為沒有參與其中,認為不能代表自己,也就因為這個原因而反對了其他奴隸的討論及共識,,卻沒有深究那個共識是什麼,整個奴隸社會也十分混亂,奴隸的目標亦由原本的奴隸主,變為奴隸之間的互相攻擊。這也是奴隸主最想看到的,因為在這個情況之下,他的位置更加不能夠被推倒。改變最後也沒有發生,經歷上面的一切之後,有更多的奴隸不相信自由人口中所描述的那個世界,也認為自由人是一個騙子,自由人的說話有很多的陰謀,就如自由人是在破壞奴隸的美好生活這些論述,在奴隸之間不斷傳播。

改變如何發生?

改變應該如何發生呢?在上面的故事之中,自由人為奴隸帶來了理論,卻沒有為奴隸帶來實踐。然而應該思考的,或者自由的可貴,就是外力不能為其爭取,而是需要自己的力量爭取才可以達到,因為自由是思考,也是一套文化,外人根本不能為奴隸建立什麼,就如故事之內有一些人仍舊不相信自由,他們到最後也不會享受真正的自由,反而可能成為反對自由的那一群人。

改變應該如何發生,或者奴隸的這個故事可以帶給我們反思,看到當中存在的 一些問題,到底奴隸們是如何去討論的呢?到底奴隸們是如何去討論及爭取共識的呢?自由人的世界,與奴隸們生活的世界,又有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而假如這是討論後的共識,這個社會又有沒有一套文化,去尊重這個共識,讓這個共識可以有時間有空間去進行實踐呢?奴隸們口中可能模仿了自由人的說話,去講出他們的自由,然而奴隸口中的自由,與自由人的自由,又有沒有分別呢?或是奴隸只是口中有了自由這個字詞,但是卻沒有實際活出自由的價值及自由的文化呢?

奴隸之間的文化假如已經深深植根在奴隸的體內,又應該如何去使奴隸成為自由人呢?奴隸在聆聽了自由之後,又有沒有再去思考,到底自由對於奴隸自己,應該是什麼呢?或許就是當奴隸有了對自由的思考,為群體建立一套自由的理解及自由的文化,這才是實踐自由的真正開始,因為這樣才不是在追求自由人的自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