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何君堯這一種人

廣告
何君堯這一種人

廣告

腦袋和嘴巴不靈光的人,即使想當偽君子,也很難當稱職。看看何君堯就知道。

衣冠楚楚,滿口仁義道德,裝作威風凜凜,時常把說話講得冠冕堂皇。怎料嘴巴不好使,腦袋不靈光,時常「口直心快」把內心想法衝口而出,偽君子的假衣裳一下子就被撕破。他在家中開FB LIVE回應同志議題時,安逸地在無壓環境,自然懂得說最漂亮的話:

「我唔係對性小眾不恭不敬,我唔好嗰味嘢,你哋(學生會)好就冇問題吖。你支持係你嘅事,我唔支持係我嘅自由。」

一直都想裝作持平、包容的何君堯,這一席話切合他保守又開明的傳統紳士形像。但這已是他的極限。安坐家中,無風無浪,以何先生的能力也勉強能做點政治化妝,口不對心說些漂亮話;可是言談激動時,又或躍上公眾層面,就絕對不行了。就像由看著囤地波用英文代表香港致辭,都是不堪地丟人現眼。

「我尊重同性戀」卻將同性戀比喻作畜牲、「講說話唔能夠涉及家人」卻揶揄黃碧雲議員的家事、「我最鐘意同學生公開溝通」卻直斥嶺大學生「讀屎片」、退學、在論壇拍枱走人、呼籲解散學生會。一體兩面的何君堯,時常都是在君子的面具和心中帶滿偏見和自視過高的怒憤中爭持,從他帶滿邪氣的笑容可見這種內心的掙扎躍然臉上,有時也挺可憐他這種隨時失控的心理狀態。

要學習駕馭雙面人偽君子特質,何君堯還要多向保皇黨的前輩學習。機智和聰明一點的,會懂得如何回應自己的過錯,繼續保持謙謙君子的假像;然而何先生卻經常拒絕直接回應,只懂諉過於人,出錯時怪責別人曲解斷章,從不自我檢討。被公眾輿論批評,或是事情不利,總有種被害妄想,以為自己是濁世中被逼害的英雄。

以「同性戀為畜牲」的言論為例,他澄清時表示這個比喻不是對任何性小眾「不恭不敬」,「只係(表達)我自己取向、我自己自由,」,批評泛民斷章取義,扭曲他引述該故事的目的並「無限放大」,但卻永遠講不出斷章在哪,扭曲在哪,只是一味重申立場,裝作個被眾人逼害的異見者。就像梁振英說佔領是外國勢力操縱、UGL無隱瞞,卻從未提供證據,只懂告人、自憐。

這種不稱職的偽君子,在社會俯拾皆是,無人願意與他們合作;偏偏,這些連壞事都做得蠢的「建制精英」,在中聯辦保送下成為我們的立法會議員。這是香港的最大諷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