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中國人」意味甚麼 紀念「六四」廿八週年

「中國人」意味甚麼 紀念「六四」廿八週年
廣告

廣告

「木鐸同行」於「五四」98週年發表:「被孤立的中國公民社會-2016年中國人權報告」。認為「當局對民間的控制愈趨嚴密,令公民社會陷入與世隔絕的境地。」

不久之前,友人囑託寫一篇「我們不是大陸人」,動機與歧視無關,而是「處於不同地方的中國人大不一樣」,例如「大陸中國人」、「臺灣中國人」、「港澳中國人」、「歐美中國人」、「亞非拉中國人」林林總總,繽紛多元。但這是就膚色血緣而言,法律上入籍某國應是某國人;同時,全世界都一樣,上海人廣東人西藏人蒙古人,冰島巴黎人伊朗人印度人,沒有一定要承認是「中國人」、「美國人」、「英國人」、「阿拉伯人」「俄羅斯人」「愛爾蘭人」的。

剛成立的「木鐸同行」,藉「德先生」「賽先生」百歲將至,「民主與科學」依舊猶似夢囈,前者中共自尊自大「最民主」,後者「硬體科學」驚駭世界,至於「軟體科學」「科學精神」,似有還無。因此,所謂「公民社會」,在中國大陸,不是落實了多少,而是杳無蹤影。

嚴格也好不嚴格也好,大陸實際意義上既無「公民」,亦無「社會」,一個俯首貼耳、容不下異議、黨意志至高無上的地方,何來「公民」?何來「社會」?偏偏,它們一天到晚「中國公民」上報上電視,唱反調的人其實不是只為唱反調,而是幫忙實現──真正的「公民社會」,讓人真正活出尊嚴──不單單老百姓活出尊嚴,也讓大大小小的公務官員在自己的位置上有尊嚴,而不是上下其手以權謀私,把屬於人民乃至子孫後代的財產卑劣地侵佔,這樣行徑的東西,古語叫「不與同人類」﹝即不是人的東西﹞。

「我們不是大陸人」,代表生活在大陸以外的人,免於受政權欺壓控制:在港澳,名義上有「一國兩制」,殖民地讓人習慣了自由,無需俯首貼耳;在臺灣,有一人一票的「政黨輪替」,投票讓人知道官階再大也只是「公僕」而非騎在人民頭上的「老爺」。而且,「中華民國」在臺灣,正因為國民黨「獨裁有限」﹝曾被譏獨裁無膽﹞、蔣介石「民主有量」﹝曾被指民主無量﹞,普及教育提升民智,農工經濟改善民生,仁人志士以及野心政客幾十年奮鬥,終究釀造出全民選總統、議員、縣市長。

雖然「我們不是大陸人」,臺港澳、歐美亞非拉,無論是否中國人,「公義」沒有膚色疆域,「民胞物與」﹝人種物類之情愛﹞精神自然而然,於是,「關切」無時無刻、無色無域地發生。另一方面,有些人高呼「一邊一國」「香港民族」﹝前者台獨、後者港獨﹞,好像大逆不道又毫不實際,追源溯始,是對方「凶神惡煞」「殺氣騰騰」在先,請問,有任何人喜歡「與虎謀皮」嗎?為甚麼住在老虎出沒之山野?「苛政猛於虎」啊。

大陸「苛政」還有嗎?從某方面看,「發財」「脫貧」都是事實,廈門高樓林立,金門鄉鎮風貌,對比強烈,至於高鐵四縱四橫遠達歐洲,以及數不清的高端建設,簡直使你無法不瞠目結舌,這一切,代價之大,難以輕易批評否定,總而言之,「勁到爆」﹝絕頂厲害﹞!美中不足的是,「媒體性黨」和「經濟龐然大物」有點不協調,否則,共產黨不必一直扭捏、歪曲、遮掩、粉飾,何以如此?見不得光啊。

「發財要立品」,從好的方面看,中共的確正在這樣做,比方說,目前的官式發言人,樣子、嘴巴、語氣和往昔大大不同,不再尖牙銳眼;此外,火辣辣的「一帶一路」,北京總部巨石招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用上漂亮端莊的正體楷書,中國優秀傳統與西方現代文明可能不圓滿地結合嗎?一大批「大陸中國人」在正軌上走,擇善而從,水之就下,火之上揚,人性趨吉避凶,避禍求福,自然之事。萬古常新!

「中國人」意味甚麼?前三十年用腳投票,後三十年還是用腳投票,而且不光是逃難移民。答案當然不言而喻!貪贓枉法外逃的官員,人數到底多少?私侵的資財到底多少?誰願意眼睜睜看下去呢?

「六四」廿八週年之五月三十一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