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社運

中國有恩於香港的,只有六四

中國有恩於香港的,只有六四
廣告

廣告

自香港開埠以來,由於地理和種族關係,一直在照顧禍患頻生的中國大陸人民。由十九世紀末的義和團之亂,到近代的國共內戰、反右、大躍進、文革,香港無怨無悔的接濟過百萬由大陸湧來的難民。到了八十年代改革經濟開放,外商跟本對這個紅色政權充滿戒心,香港人又本着「我不入大陸,誰入大陸」的精神,率先到國內投資,注入了資金和技術,讓百廢之後的大陸經濟得以起步。

香港人過去沒有把恩呀義呀掛在口邊,說穿了也是因為被民族情感所牽引(當年港人對湧港的越南難民,容忍度就低得多)。但可能香港人今天造夢也想不到,要貴價買東江污水,任由蔬菜肉食供應由半國營企業壟斷,無節制地任大陸官民在港走資,擾亂地產和經濟市場,讓中資以高價承建劣質白象工程,還未計算十多年前隱瞞疫情,讓二百多港人枉死,在國際聲譽蒙污這筆血債,繼而令香港煩擾不堪的自由行,竟還一而再地要香港人謝恩!天底下那有如此無恥的政權,討人便宜還要苦主言謝。在小一派位結果出爐後,不滿派位結果的雙非家長竟大言「全國人民關心香港,香港不關心全國人民」,來佔你資源還說你不夠關心,這些攞着數還要自我感覺良好的價值觀,就和政權一樣,入骨入血的卑鄙。

若很認真的把香港歷史想一遍,由清國、民國以至中共,實在頗難想出北方政權對香港有何恩典可言!再說,治國理民是當權者應有之義,何恩之有?!如果真要找一件事,是北方有恩於港人的,就只有六四事件。

六四事件發生在中英香港前途談判之後的時空,如果沒有六四,如果沒有天安門的鮮血,中英談判之後,共產黨根本不會在基本法條文上作出任何讓步,可能在政權一被收回之際,在沒有任何條文約束下,大家今天看到的卑鄙猙獰面目,早二十年就露出來了,根本不用遮遮掩掩,也不用大話冚大話,又釋法又831。我們的年輕一代,可能更早被洗腦,全部成為小粉紅,不會發生雨傘運動。

自從本土運動興起之後,六四前夕就變了一個辯論擂台,去不去悼念,爭論不休,其實真是有點煩。是否悼念還是其次,但香港人真的可以和六四切割嗎?六四其實也是香港的歷史脈絡。沒有六四,你以為基本法會為香港人留下保障港人的條文,來安撫你這班香港人,來哄騙國際社會?你看看上海被解放的經歷,就明白六四事件對香港主權被收回後的局面,起了相當關鍵的作用。

你可以說,不會去悼念,沒問題,那完全是自由意志,即使說六四是鄰國的事,也無不可。但若說六四不關香港事,就相當無知了!誠言,六四令港人在過去二十年温水煮蛙,但這温水暫時保住了我們的核心價值,令英殖後的一代不至於跟普世價值和文明切斷,也沒有和正常的邏輯思考脫鈎(當然在立法會內由西環扶植的政客例外)。他們仍可認識言論自由、廉潔公義,並繼續爭取。令我們在紅色政權下有這個緩衝的時空,正正就是北京人民和學生的鮮血所賜予的,也是北方政權在百年來對香港最大、甚至是唯一的恩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