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支聯會橫額塗黑 非自決派割席 羅冠聰:六四有極重要本土意義

支聯會橫額塗黑 非自決派割席 羅冠聰:六四有極重要本土意義
廣告

廣告

香港眾志羅冠聰

(獨媒特約報導)每逢臨近六四,支聯會皆會聯同泛民立法會議員推出橫額,在各區呼籲民眾參與悼念集會。早前支聯會一如以往推出橫額,除熱血公民鄭松泰外,橫額上印有26位非建制派議員的名字,但自決派3名議員劉小麗、朱凱廸和香港眾志羅冠聰的名字被塗黑,被質疑是要「割席」。三人今日皆有出席集會,表示六四與自決完全沒有矛盾,並有助認識香港歷史,打破民主回歸想像。

橫額塗黑即割席?自決派:誤會一場

朱凱廸解釋,自己是主動要求除名,因為他希望就六四集會獨立出橫額。支聯會則表示印製橫額前未取得三名議員同意,故按朱凱廸的要求除名,卻不小心一同刪去劉小麗和羅冠聰的名字,對疏忽感到抱歉。羅冠聰與朱說法一樣,並指事後已與支聯會進行溝通,純屬一場誤會。

劉小麗則表示對於橫額並不知情,表示支聯會在加名和除名前都未有詢問她的意見,但強調並非與六四集會割席。她指她未有要求支聯會修正橫額只因不想麻煩他們的義工。

DSC_9439

朱凱廸:參與六四集會是防止民主派滑向北京

朱凱廸在訪問及Facebook中都表示,參與六四集會亦要防止主流民主派繼續滑向北京。他提到早前在特首選舉中,主流民主派大多投票給建制候選人曾俊華,指他們對中共的態度仍不夠強硬。朱凱廸強調若要捍衛港人的民主權力,便要堅守八九民運當時的口號,例如「不自由毋寧死」、「反貪腐、反官倒」等,而不是只在六四這特定日子才喊「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口號。他又認為真正參與中國民主運動是「你有位就要入」,例如有中資企業企圖在港進行貪腐,便要利用香港的特點去查清楚,而不是「縮返得平反六四」。

photo_2017-06-04_20-18-35
朱凱廸

對於自決立場會否與六四集會有衝突,朱凱廸認為指出兩者完全沒有矛盾,提到即使是港獨派與六四集會都沒有衝突。他表示提倡港獨便要反對六四集會只是「創造出黎既邏輯」。朱凱廸憶述八九民運是他首次體驗到群眾力量的觸發點,是香港民主運動發展的里程碑。朱指出八九民運的本土意義其中一個關鍵之處是其奠定了香港民主派的基礎。

劉小麗:若與歷史割裂 自決也就無從談起

劉小麗認為自己與傳統泛民議員在六四一事上並未有太大分歧。她指她對於社會的承擔是源自於八九民運,自己多年來一直支持六四集會,近日亦有在不同地區進行默站,吸引途人關注六四事件。

劉憶述八九民運當時自己在電視機前觀看直播,全地球上亦是港人最關注當時在北京的學生民運,強調港人是六四的集體證人。劉又表示自決其中一個要點就是要認識自己,而六四正正是港人的歷史啟蒙,包括超過150萬港人參與全球華人大遊行。可見,六四是港人必不可缺的記憶的一部份,「若反對六四集會,亦即要與本港的重要歷史割裂,認識自己也就無從談起」。

羅冠聰:不同意參與六四集會即愛國

對於六四集會的態度,羅表示認同「反對一黨專政、平反六四」的基本立場,但可能與其他政黨有不同的詮釋角度。而這亦正是他未有參加5月28日愛國民主大遊行的原因。他指出六四集會的本質並非愛國,故他不同意支持六四集會即代表自己愛國,他本人亦不是因愛國而參與六四集會。

photo_2017-06-04_20-18-13

羅亦強調六四集會的本土面向,認為六四具有極重要的本土意義,故亦不會與其自決立場有所衝突。羅指出六四事件與香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不但標示了中國政冶及經濟發展的轉捩點,更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抗爭歷史。他又認為,六四帶來的惡果亦深深影響著本港的政冶前途,民主自決立場更正好呼應六四所打破的民主回歸想像。

記者:李巧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