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晚會以外 3】清潔工:剷蠟最辛苦 感謝義工幫忙

【晚會以外 3】清潔工:剷蠟最辛苦 感謝義工幫忙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晚上十時許,六四集會人潮漸退,六個球場頓時變得空曠。有政界人士正接受訪問,有學生舉辦會後論壇,有環保團體義工幫忙分類垃圾和剷蠟,亦有十來個身穿綠衣、散落球場各處的維園外判清潔工。

周叔和蘭姐(化名)是兼職外判清潔工,逢星期日都會到維園工作。蘭姐說維園平日有十至二十位全職清潔工,由於星期日維園使用者增多,需要更多人手,所以外判公司每周都會聘用兼職。兼職員工由下午一時開始工作,分成三更,每更工作八小時。六四集會的人手安排基本與一般禮拜日無異,只是多了通宵更,11點半換更後就有同工接力工作至清晨。

photo_2017-06-06_11-05-39
圖:蘭姐

工作八小時的他們有額外半小時吃飯時間,除此之外,在炎熱焗促的天氣下,清潔工有多少休息時間?周叔答道:「手腳快就有得唞!」他指每個清潔工都有自己的崗位,只有完成崗位內的工作才可「偷到」少許休息時間。

他們都是第一年在六四集會後工作,但認為工作不算太辛苦,與平常的周日相差無幾,唯獨多了剷蠟的工作。周叔認為平日工作比較輕鬆,他指明白用燭光悼念有其意義,但始終帶來不便,六個球場都被蠟滴污,之後的球場使用者很容易因踩到有蠟的位置而滑倒,非常危險。問周叔有沒有什麼說話要對大會說,周叔指「燭光唔係唔得,最好有比較好的安排。」他提議安排集中一個位置舉行燭光儀式,以免四周都被弄污的問題。

蘭姐都認為今晚最麻煩的工作就是剷蠟,她提到維園球場的地面剛完成翻新,剷蠟會弄花地面,政府又要再花錢重新油漆。她知道今年支聯會推出「電子燭光」,她表示支持:「一來不用慢慢剷蠟,二來不會弄污球場,又額外花錢保養維修。」對於不少義工幫忙整理球場,她對有人關心環境感到高興,又能減輕他們的工作量。

photo_2017-06-06_11-12-54
圖:不少市民在晚會結束後幫忙剷蠟

集會後的大型垃圾箱全部堆滿垃圾,蘭姐指一般星期日都有大量外傭聚腳於維園,製造不少垃圾,情況與今晚相約。「無所謂,佢哋(外傭)都係使用者,我就要服務佢哋!」周叔說。問到清潔這些垃圾箱會否很費時,他們都說到了換更時間就會收工,這些工作主要留待下一更同工負責。

photo_2017-06-06_11-05-36

接近凌晨,距離下班時間只剩半小時,兩位清潔工都是「邊答邊做」,與他們一同「堅持到底」的,還有二三十名義工,正在忙於剷蠟及分類回收。

photo_2017-06-06_11-12-57

記者:鄧家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