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

我們是一群關心時事的前線科技人員,希望聚集志同道合之人,以科技人員的技術和觸覺,為業界,為香港發聲。 歡迎所有從事科技行業的有心人加入我們。 網誌

社運

六四悼念,請勿再 FF「結束一黨專政」

六四悼念,請勿再 FF「結束一黨專政」
廣告

廣告

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筆者 2014 之後對六四悼念亦有所反思,停頓兩年,坦言,當時對晚會不無反感。不過故宮地鐵廣告一事,筆者曾戲言支聯會若然夠膽在地鐵「慶祝」,筆者定必重回晚會,失蹤的話皇天擊殺。支聯會不負所望,筆者亦不食言,2017 重回晚會。

事隔兩年,冷靜過後但仍然要搖頭嘆息,六四晚會的確有深層次問題極需解決。

同日港大有一六四論壇「愛國情懷到盡頭,悼念燭光為何留」,練乙錚提議未來的六四紀念主題,其實值得支聯會認真考慮:

  • 紀念六四死難者
  • 警惕六四屠城(香港重演)
  • 放棄「結束一黨專政」主題

(video time from -33.05)

返回晚會,筆者感嘆是當晚支聯會宣言仍對中国著墨太多,香港只是輕輕一提,對「結束一黨專政」仍是 FF 無窮。

今時今日,如果仍見台灣集會高呼「反攻大陸」,大家會否忍俊不禁?事實上台灣今時今日為六四發聲亦會牽上大量本土議題:

中国的事由中国市民決定,香港的事由香港市民決定,香港可以為人權發聲,猶如對國際任何一件人權事件一樣,對中国較為咬牙切齒亦屬合理,但是否需要如斯深度介入?歷史情意結亦要有現實評估,不可夜郎自大(柴玲也放棄了)。要說年青人的不滿,可能就是這種落差,因為在香港日常事務上,泛民倒是非常現實,處處以「唔好激嬲中共」為自我界線,對港獨恥笑不絕,但一到六四晚會卻是洪秀全上身,何只港獨,原來要以七百萬人之軀改革十三億人的中国,尋求太平天國大中華之夢…

六四晚會令人感覺到已變質為逃避晚會,並非無的放矢。日常事務處處忍讓,罷工不了,罷課不了,捍衛橫洲不了,捍衛議員權利不了,全世界還要磨刀霍霍瞄準補選機會,彷彿慶祝有議員被 DQ 似的… 如斯做人,想必每年累積了不少怨氣,六四自我陶醉一晚,可「治愈」心靈,然後明天繼續現實做人,其他?不了。

香港97主權移交,本就是基於一句港人治港承諾,現今中国固然處處狡辯本屬自治範圍之事為中国之事,不認同者就是港獨,但泛民事事牽上大中華情意結亦是否幫上一把?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又何需牽上民族情意結,否則芬蘭要否對奧蘭群島實行芬蘭語教瑞典文?甚至同種同族但不同國家又有何稀奇,否則英國今日要否高呼「反攻美國」?或者美國改名新英國反制、高唱「一個英國」,踢英國出聯合國?如是的話,還要打多幾多場世界大戰?

中大同學固然未經深思熟慮,出言不遜,但更大問題是泛民陣營亦無反思深層次癥結所在,只套用中共一貫回應手法,一就是鬼,或就是廢青之言無須理會,以消滅提出問題的人為目標,而非解決問題。

香港民主進程障礙,現時是欠缺反求諸己思維多於中国從中作梗,起碼暫時而言,障礙在自己。

六四晚會應該繼續,但定位必須重新思考,否則我們會謀殺了六四精神,亦會令香港民主運動喪失了一條重要精神支柱。

註:筆者是六十後,可能算廢但並不青,支聯會不聽廢青之言,亦起碼要聽中老之言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