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西西里之旅 – 通往神殿之谷的路

廣告
西西里之旅 – 通往神殿之谷的路

廣告

離開西西里島跟北非最有關連的西邊城市Trapani,下一站是西西里島南端重鎮Agrigento,那裡有著所謂「大希臘」(Magna Graecia)之中,希臘海外殖民地最具規模的遺址,神殿之谷Valle dei Templi。

大清早離開旅館,之前一日我們去Erice時便來過這個巴士站,但這個經驗誤導了我們,以為巴士站只有一面,其實所有事物都有它的背面,包括多麼簡陋的巴士站,當我們走去購票的士多詢問巴士的情況,他便說已在門的另一面駛走了,當你還以為那些意大利司機又遲到的時候,才發現他們來得準時係更殘忍。走了一班巴士,等下一班吧,四個多小時罷了,我懷著很差的心情坐在路邊讀著遠藤周作的《醜聞》,旅伴卻悠然自得說︰ok呀,忘了她當時在做什麼但她真的很ok,我就一腦子在想沒了半天了。

四個多小時終於過去了,接著是三個多小時的車程,來到了Agrigento的巴士總站時真的很有倦意,更令人頹喪的是,車站附近好像沒旅館,只有像蘇聯在此建立的郵局和旅客中心,即樓底好高門面好大但又只得一個職員而沒有資訊take-away的旅客中心;好不容易見到有個路牌寫著Hotel,便一時不冷靜跟了過去走,忘了馬路潛規則,路牌指著前方有酒店,那其實代表酒店不在腳程般近;幸好,只走了一段小山路,便見到那發黃的旅館。

真的很少旅館你第一眼就覺得,那是發黃的。我一世也忘不了這間Hotel Belverde,入到去,褪色的海報,1996年的電話簿,滿佈蒸餾水的reception,那老伯問我們,房間要有浴室,還是不? 選了有浴室的房間,就在走廊的盡頭,旅館其實頗大,當時沒有一間房是有人的,但晚上還會聽到上面的人聲,我倆到今天還會爭論,到底當晚還有沒有其他旅客入住這裡。

第二天,一大清早便很興奮的要出發去神殿之谷,「害怕悲劇重演,我的命中命中」,我們竟然再一次如在Catania旅館時一樣,因老闆未起床而反鎖在旅館內;這次旅館有個走火後門,但怕一推門全旅館警鐘大響不知鬧出甚麼來就罷了。正門前其實有個門鐘,不停按不停按,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我們終於把老闆吵醒了。

短暫反鎖在旅館內,無阻我們的旅程,更無阻我們縱然是走路下山,依然成為全個神殿之谷的第一個旅客。眼前的巨大神殿群,宏偉如希臘雅典衛城,但不如衛城般置身現代城市之間,神殿之谷舉目附近都是平原和受保護的考古區,更重要是,眼前一刻,一個其他旅客都沒有,你就是這樣純粹地跟神殿打個照面。

神殿之谷稱為神殿之谷,今天看這裡猶如略略從地面昇起的平原之上,有著為數一組七個廟宇建築群,當中東起Temple of Juno和中央Temple of Concordia最為完整,Temple of Concordia更成為了今天UNESCO的標誌;面積最大的則是Temple of Olympian Zeus,為希臘擊敗迦太基時慶祝而建,今天還可見在廟宇上巨大人身雕塑。走完驚人的神殿之路,我倆還有心力去博物館走走,那裡有著要數天才看得完的館藏,雖然沒有行山但確實比行山還疲倦的一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