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何君堯的「毋忘六四」

廣告
何君堯的「毋忘六四」

廣告

差不多每年的六月,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都會提出一條「毋忘六四」議案。由回歸至今,這個議案都是一句簡單的句子:「本會呼籲:毋忘六四事件,平反八九民運」。這種呼籲明顯地沒有任何的實際權力,而只為一姿態上的表現。當然,在建制派永遠處於大多數的情況下,中共政府的面子比任何東西都重要,因此這條議案每年例必被否決。

令人意外的是,這個議案在今年有一票來自建制派的支持,而且並非來自較為中立的如田北俊等人,而是由被稱為「西環契仔」的何君堯所投。看見這樣的投票結果,大部份人心裏的想法都是,莫非他是一時錯手而投下了相反的一票?結果是何君堯在會後氣定神閒的向所有人解釋他投票的原因。

「六四的問題,大家都知道學生基本上,是支持廉潔的政府、愛國的、這個情懷是沒有錯。所以在這個毋忘六四,我對學生這方面的情操,是表示高度讚賞。」「在我們香港現在要追究誰屠城,誰是屠夫,討論了二十幾年......可能不在我這一代,或是下一代解決。」(1) 這樣的話調,事實上也是以往較為開明的建制派對六四事件的態度。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人當然可以閉著雙眼大聲說屠殺沒有發生又或是引起混亂的學生是罪有應得,但事實上親中不代表不能有原則,而這個原則只能體現在對過去事件的坦率承認,卻不因此而抹殺中共政府近二十年的政績之上。問題是這樣的話語今天出自一個和中聯辦有深厚關連,而以往亦不顯得有原則有堅持的人之口,就令人產生不少的疑惑。

同一時間,香港01在六四後的第一份週報刊登了一篇關於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的專訪,而且是將其安排在頭版刊登,並配以副標題指中國政府可能正在改變對六四的態度。香港01的立場一直都頗為飄忽不定,當它有不少對本土議題的深入探討的同時,每逢遇有與中共有關的議題卻會將報導的空間大為收窄。在去年林榮基的記者會前後,香港01的網媒就用桃色新聞來嘗試混淆視聽,雖然印刷版後來有對事件的持平報導,卻被安排在不起眼的A9版(2)。這樣的做法,令人難以想像它的報導方向沒有被中共的政治影響。但同樣地,如果香港01某程度上代表了中共政府的一些想法,這個報導就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而事實上,對六四這件歷史事件的承認,並非一個沒有現實好處的政治轉向。如果說抹殺六四是中共的惟一目的,它的確成功的在不少年輕一代做到了。自傘運後,各大學的學生會接連幾年都公開展示對悼念儀式的不滿,這種行為固然有吸引眼球的目的在內(3),但無可否認地反映了年輕一代與中國大陸的割裂。只有當一個人無法認同六四中的死難者為有獨立思想的人時,才有辦法選擇將其死亡不當成一回事,而今天與大陸的疏離感把所有其他考慮都蓋過,六四不值得被紀念亦不再值得被謹記。

只是,如果為整個中國建立一種共同的歸屬與認同感才是未來管治的方向的話,六四其實是另一種版本的京奧。一個國家可以靠一件成就團結起來,也可以靠天災人禍緊緊串連在一起,日本三一一又或是波蘭一路走來那被入侵被分割的歷史都是現成的例子。如果中共的管治階層願意與上一代有著一定程度的割裂,並坦率承認六四事件是一次不幸,這會比今天單單依靠經濟增長而得到的團結穩固得多。

到底何君堯和香港01有關六四的言論是否象徵著中共政權的一種態度上的轉變,畢竟要時間來証明。無論如何,如果說是單單香港人的行動和態度就讓中共政府有所改變,明顯地是一個自視過高的想法。只是,如果中共的確打算重新審視六四的得失,最少香港因素會是一個助力而非障礙。

1. 何君堯發言全文
2. 可參照以往的文章:一件事再檢閱報紙潛立場
3. 「消費六四」往往是各學生會對六四晚會的指責,但今年中大學生會的聲明卻反被陶君行及一群匿名的中大學生反指學生會的聲明借批評六四晚會增加曝光率,才是消費六四的行為。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