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訪問幫劏房戶的社工

廣告
訪問幫劏房戶的社工

廣告

抱歉太忙太累,累到無力婉委曲筆,直言始末。

首先尷尬地承認,劏房議題素非筆者所長;而且七一前積壓眾多訪問,一再拖稿。得悉居民去屋宇署時,私心猶豫過去不去,朋友一直跟進,一定比自己更好。

但因為一件事,筆者自覺要過來。

此前政府宣布「研究」開發郊野公園,民眾不滿,發起行山活動。

筆者陪民眾走完全程,曬傷至今未癒。訪問刊出後,有網民留言質疑,香港有咁多劏房,點解攬住郊野公園咁自私。

後來朋友告之,原來當日無線新聞,先播放一劏房戶專訪,再播放保護郊野公園活動*。

(註:http://news.tvb.com/local/592aaa236db28ca154e475b2)

不舒服的感覺,至今繚繞不去。數百人的努力,在該齣報道下應已徒勞。

1a

筆者沒資格代表劏房戶。但一直認識一班社工,他們真的委身於貧苦,陪他們奔走,為他們出頭,不會有需要時才利用他們。

社工答筆者:「我地有同街坊分析架,係咪得番郊野公園可以開發。香港有好多閒置用地,有棕地,有中轉屋,有空置校舍。政府成日講郊野公園,只係激化矛盾。」

1b

要言從簡,開發郊野公園終須改郊野公園條例,曠日持久好困難。反觀橫洲棕土,不屬私人而屬官地,只要政府願意,明天就可收回,五至七年後,香港就有新的公共屋邨。

1c

在《野豬》中,不同角色選擇了不同的路,只要出於真誠,都值得尊重。

問題在。。。是不是真誠呢?選擇終究反映人性。

劏房戶的孩子彤彤,完全不知一家正遭困厄。屋宇署的大堂成了她的遊樂場,所有人都被她融化。

我永遠站在彤彤那邊,這是我的選擇。

* * *

後記:

朋友順道提醒筆者,應表揚 Now 等記者。活動當日,Now 等記者穿著西裝皮鞋,不知要行山。但他們依然陪民眾走畢全程,才完成報道*。

(註: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22279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