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一國兩制」在香港20年的實踐(之一)

「一國兩制」在香港20年的實踐(之一)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回歸20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取得「巨大成功」是主旋律。中央於憲法的權力,其適用在特別行政區是由基本法規定,但20年來「一國兩制」的實踐,中央一直「依據憲法規定」行使憲制權力規管香港事務。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表示,憲法和基本法規定的特別行政區制度有效運行,習近平的表態,中央已是向全世界坦白,「一國兩制」早已走樣變形。

2012年7月1日,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卸任前訪港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基本法》在香港具有最高法律地位,是依法治港的基石,要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依照《基本法》規定行使職權。2013年中央換屆,胡錦濤人走茶涼,張德江出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立即表明依法治港就是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兩個法。明明已是珠玉在前,某些共產黨人仍然堅持憲法和基本法共同規定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名符其實「一朝得志語無倫次」。

中國憲法規定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但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中國共產黨反對國家走向共和,反對國家實現人民主權的政治制度,執政六十幾年都是強迫實行共產黨主權制度,省委書記領導由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的省長及省人民政府,幾十年來「行之有效」已清楚說明事實。反對國家走向共和,是共產黨人反對依法落實「一國兩制」最主要的根源。

鄧小平以「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港澳台的構想,雖然已由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成為國家根本制度的組成部分,但得不到共產黨人普遍認同,共產黨人嗜權如命,不甘心香港回歸後未能實現全面管治,要走出「鄧小平時代」,霸王硬上弓實踐全面管治香港。

香港20年來經歷的風風雨雨,悲劇主因是回歸到一個從無法治的醜惡國度,而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其執政理念同能力更是比爛橙更爛更爛。20年來香港同中央的矛盾,主要就是人民主權與共產黨主權的矛盾,共產黨人無法無天指鹿為馬,「一國兩制」未實施已經走樣變形。

《「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白皮書是現屆中央提出, 是強化中央全面管治香港的理論基礎。白皮書強調「憲法與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重申香港基本法是根據憲法制定,是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制度的基本法律,香港基本法作為全國性法律,在全國範圍內適用。

中央及其御用法學人一直將基本法定性為全國性法律,喬曉陽亦早已將其設定為「官方立場」。憲法第六十四條規定:「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數通過是憲法修改規格,法律和其他議案只需過半數通過。」基本法的制定過程,每一條草案以及附件和有關文件,必須得到草委會「三分之二以上多數通過」,基本法制定是制憲形式。全國人大授權香港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必須得到立法會「三分之二以上多數通過」。相關規定已充分說明,基本法屬憲法的一部分,不是其下位法全國性法律。

《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第十八條第三款規定: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基本法明明是限制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的法律,香港基本法屬全國性法律的論說完全是鬼話連篇。

法律的效力等級和效力範圍,是由其在國家法律體系中的法律地位決定。法律效力是實施的基礎,而法律適用則是實施的前提。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全國性法律即國家法律,主要是具體化憲法規範的法律,屬憲法下位法,憲法及國家法律的效力覆蓋全國包括港澳台。

《基本法》第十八條規定,附件三之全國性法律不能夠直接適用於特別行政區,必須由香港刊憲公佈或立法實施。第十八條同時限定列入附件三之全國性法律,不能屬於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根據法律位階的原則,只有上一位階的法律能夠限制下一位階法律的適用範圍。第十八條對全國性法律在特別行政區實施之限制,已清晰標示香港基本法不是全國性法律,而是其上位法。

全國性法律的上位法就是憲法,《基本法》第十八條的規定,已清楚說明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的組成部分。憲法第三十一條明確規定基本法是規範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全國人大制定基本法的權力,是憲法第六十二條第十三項,而不是制定全國性法律的第三項,香港基本法又怎會是全國範圍內適用的全國性法律?共產黨人無法無天指鹿為馬只當家常便飯。

憲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行使國家立法權。」國家法律就是全國性法律,全國人大的立法權是憲法第六十二條第三項,其常委會的立法權是第六十七條第二項。國家法律必然是全國實施,《基本法》第十八條對全國性法律在特別行政區實施作出限制,也就是限制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於憲法的權力在特別行政區適用。

《基本法》第十八條的規定,已清楚說明基本法是授權與限權同在的法律,對特別行政區授權對中央限權。下位法不得同上位法相抵觸,不得限制上位法的權力,憲法是國家最高效力的法律,其制度和權力規範,只能夠被其特別條款限制。《基本法》第十八條及以N咁多其他條款已清楚說明,憲法與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一般法同特別法的關係。

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憲法是以法律的形式規定國家的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特區內實行的制度另以法律規定,已明確規定特區內實行的制度不是依據憲法規定的制度。中國是實行單一制國家結構,只能有一部憲法,特別行政區是國家的地方行政區域,其實行的制度「以法律規定」的含義,就是另以憲法法律規定。第三十一條已明確規定,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的擴展,是憲法的組成部分。

下位法不得同上位法相抵觸,不得限制上位法的內容。憲法作為國家最高效力的法律,只有與憲法同屬性的特別法律,容許存在與憲法內容相衝突的特別規定而不構成違憲。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已明確規定,憲法與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一般法同特別法的關係。

對特定的人、事項、空間作出特殊性規定,是特別法成立的依據。憲法與基本法是一般法同特別法的關係,根據特別法優於一般法的法律適用規則,因此《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一款能夠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基本法而不是直接實行憲法。基本法是憲法的組成部分,基本法的規定就是憲法的規定,特別行政區實施基本法就是實施憲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喬曉陽認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處於國家的完全主權之下,受中央人民政府管轄。權力和美女來者不拒是男人天性,前國家主席胡錦濤一直被形容為謹小慎微,但仍然跌落喬曉陽設定的華麗陷阱。特別法適用的指向區域,特別法的效力高於一般法,因此能夠限制一般法實施。跌低咗自己起番身,卸任前強調基本法在香港具有最高法律地位,是依法治港的基石,胡錦濤絕對是酒醒吐真言。

「一國兩制」的初心、初衷,是為和平解決國家統一問題。「一個國家」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國家實行兩種制度」,就是憲法規定的內地制度和基本法規定的特別行政區制度。中國是實行單一制國家,只能有一部憲法一個中央政權。和平統一,就是「兩制」統一在中國憲法之下,統一在中央政權之下。特別行政區是國家的地方行政區域,中央政權機關的職能以及有關國家標誌的規定,當然適用於特別行政區。

《中國憲法》的第一章標題為「總綱」,其含義就是國家原則性事項的總規定。《憲法》第一條規定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能規範第三十條列明的行政區域,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由第三十一條的原則規定。憲法已明確規定,特別行政區的制度,不是「從屬和派生」於內地制度,「兩制」共同構成「一國」,是河水不犯井水的關係,是長期共存的根本制度。將內地實行的制度定性為「一國」,是別有用心地邪惡不純,是為中央「依據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行使憲制權力」創造條件。

憲法第三十一條明確規定,特別行政區不實行內地的制度,《白皮書》指稱「憲法與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名符其實屬於粗製濫造的戇乜道理。憲法第三十一條只是成立特別行政區及決定其制度的法律依據,是基本法合憲性和效力的依據。但基本法的立法依據,不是以憲法的制度為基礎規範,不是具體化憲法規範,基本法的立法依據,是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是《中英聯合聲明》的規定。

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是由其享有的高度自治權決定。鄧小平的「一國兩制」初心 ,台灣成為特別行政區可保留軍隊,作為國家對台灣的基本方針政策。台灣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防務就不是由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而是台灣自治範圍內事務。

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是包括中央政權機關權力對特別行政區適用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基本法》第十三及第十四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與香港有關的外交事務和負責管理香港的的防務,相關規定就是由《中英聯合聲明》訂明。中央政權機關的權力由憲法規定,其適用在特別行政區由基本法規定,是國家對特別行政區的基本方針政策。認為憲法關於國防、外交的規定,在香港施行和在內地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施行是一樣的,《喬曉陽論說》不是顛覆就是偷換概念,共產黨人要推翻「一國兩制」,回歸前已包藏禍心。

「兩制」統一在中央政權之下,但不是統一在中央領導之下,更不是統一在共產黨領導之下,特別行政區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憲法規定的內地制度,是包含中央和地方權力的關係。「一國兩制」,特別行政區內只實行基本法,中央和香港權力的關係,是由《基本法》第二章規定,不是依據憲法的規定。中央和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不存在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

雖然政治領域香港人普遍是「東方之豬」,但香港人民同國內人民一樣,大多數人都是心地善良。回歸以來,共產黨人一直以「中央的名義」欺壓香港平民百姓,現屆中央更是變本加厲窮凶極惡。昏睡20年港人已漸醒,開始認識到「一國兩制」是呃足20年,香港市民今時今日將憲法和基本法的規定講清講楚,是以人民的名義批判中央批判中國共產黨,旨在維護「一國兩制」,不構成以高度自治權對抗中央的權力。

中國共產黨一直自吹自擂「偉大光榮正確」,但「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20年,市民用放大鏡都搵唔到「偉大光榮正確」的蹤影,只清楚看見無比邪惡的痕迹。回歸20年而人心不歸,主要是中央政權醜惡之故,外交部長王毅先生你了解中國嗎?

※溫馨提示※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顔如玉。國內法學人王振民、饒戈平、韓大元、強世功、鄒平學、宋小莊、田飛龍以及香港的陳弘毅教授等人,對香港《基本法》的解說大部分都是顛覆性論述,屬於賣身求榮之作,只能視為反面教材參考。國內法學人之中,又以宋小莊和田飛龍的論說最低檔最下賤,最赤裸裸最荒謬,賣身求榮之色彩十分鮮艷。

鄧小平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初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