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脫隊」建制——專訪葵青區議員張慧晶:我係建制派,但唔係保皇黨同利益集團

「脫隊」建制——專訪葵青區議員張慧晶:我係建制派,但唔係保皇黨同利益集團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葵青區議會是民主派傳統較強的地區,2015年區議會選舉因取消委任議席,擁有13席的民主派有機會奪得區議會控制權。結果在建制派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下,一舉擊敗四名民主黨議員,包括現任立法會議員尹兆堅。民主黨林立志落敗後,民主派更在青衣議席歸零。

葵青區議會29名議員,如今僅有9名民主派議員,不過這個天秤發生了少許變化。

審計署早前發表報告,批評區議會在撥款推行社區參與計劃時側重文娛康體活動,有自己人批自己人之嫌。十名葵青區議員早前聯署,要求檢討和改善相關情況;聯署名單中有一個非民主派的面孔——張慧晶。

張慧晶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我係建制派,但唔係保皇黨同利益集團。」曾加入自由黨及新民黨的她,今日的政治聯繫是獨立。張慧晶稱對一眾保皇黨早已看不過眼,所以參與聯署。「建制派唔會當我係建制派。」她批評「保皇黨」在區議會恃住夠票,常常借故修改民主派和自己的動議,浪費議會時間。「做建制唔等如做妹仔同太監囉。」張慧晶形容一眾「保皇黨」的行徑十分嘔心,對他們更是嗤之以鼻。她稱在六年前已曾三度退出葵青區議會建制派 WhatsApp 群組,指群組內盡是飲飲食食:「一係就屈呢個商人老闆,一係就屈嗰個主席食飯。」

IMG_6292

加入自由黨因覺得田北俊好型

在前年區議會選舉,張慧晶以3,467票高票擊敗轉區挑戰、同為區議員的潘小屏順利連任,更是葵青區中得票最高的候選人。

今年50歲的張慧晶中年才開始從政,2003年前和家人做生意,自言當時咩都唔識,「連民主黨和民建聯都未聽過」。她在2004年選擇加入自由黨,全因覺得時任黨主席田北俊敢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說不:「覺得佢好堅好型。」

2007年區議會選舉,自由黨安排她參選區議會選舉,選區是有私人屋苑、居屋、警察宿舍和村屋葵青區的翠怡。她以近300票不敵民主黨的王雪盈:「講你都唔信,一個街坊電話都無,一個人企係條街度做街站。」張慧晶坦言覺得好陰公,因為自由黨不著重地區工作,令她只能單打獨鬥。

退黨的導火線是在選舉後,張慧晶欲提出選舉呈請,但自由黨卻愛理不理,在2009年索性退黨。唔輸得、要臉和好勝,「呢啲全部係我性格。」她在2011年捲土重來,獨立名義參選,以近千票之差擊敗王雪盈。

IMG_5338

田北辰邀加入新民黨 立會名單排第二交換

張慧晶自言黨性不強,在2012年卻「又」入黨,今次是新民黨。

張慧晶形容,入黨是美麗的誤會,同樣因為「田生」。她經朋友介紹認識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對方多次邀請她加入新民黨,更主動問她在地區上是否需要協助,張慧晶不為所動。時任新民黨副主席田北辰亦曾主動相約張慧晶飲茶,叫她「幫下手」。張慧晶反客為主,提出要排在立法會名單第二位才肯入黨。「點知佢真係肯,我想縮但縮唔到。」

兩年後,張慧晶又退黨,當時對公眾的說法是愛自由,不想有政黨的包袱。她坦言入黨後僅一日已想退出,但奈何新民黨所租的辦事處有兩年租約,才勉為其難留下來。記者正要追問時,張慧晶開門見山稱,新民黨任何黨團會議及黨支部會議一律沒有參加。「新民黨啲區議員都係買返嚟啦,你唔好同我班人講係真心呀。」

IMG_6284

建制派打建制派

「原本諗住自動當選,我咁強,你嚟打我?可能保皇黨覺得多隻香爐多隻鬼掛,咪搞我囉。」前年區議會選舉,原為青發選區區議員潘小屏轉戰翠怡選區,張慧晶初時想法是:「我咪就係建制派囉,做咩建制派打建制派先?」但其後感到不妙,曾和張慧晶一起「對付」王雪盈的青衣居民聯會調轉槍頭,倒戈支持潘小屏。「潘小屏係麥美娟契媽,新社聯仲帶人同潘拉票,咩都明哂。」

不過張慧晶仍以3,467票,大勝僅獲578票的潘小屏。

IMG_6244

參選立法會因要咬住麥美娟

在成功連任區議員不足一年後,張慧晶更參加立法會選舉,今次當家作主排名單首位。「不偏不倚不離地,非皇非建非泛民」,這是她當時的口號。張慧晶不諱言早知道勝算不高,參選是打算用一百幾十萬「咬住工聯會麥美娟」。

她透露前新民黨副主席、新思維鄭承隆曾邀請她一起合作,建議「大家一半單張一半旗幡」。張慧晶強調雙方從來沒有任何合作,「唔好再話我係新思維友好。」「一毫子都無出過呀,慳啲啦。」她指新思維根本不是中間路線,和主席狄志遠只是食過一次飯。「但可能壯咗個膽話一齊參選,令自己雄咗個心囉。」

IMG_5342

張慧晶在多個論壇上追殺麥美娟,對方在有線電視論壇上被問到為甚麼在立法會表決政改時離席時,一度啞口無言,她稱這一百幾十萬絕對物有所值。不過,張慧晶在投票前兩日宣布棄選,身為建制派的她竟呼籲支持者改投公民黨郭家麒和街工黃潤達。

「一早都覺得會輸,你見到成條街都係何君堯嘅人派野,就知佢贏硬。」當時判斷最多只得8,000至9,000票的張慧晶指和街工較熟悉,但其實不太認識郭家麒,只是她認為公民黨覺得沒有余若薇(2012年立法會選舉排名郭家麒之後)參選會較為遜色,遂希望用僅有的餘力呼籲選民作棄保。「街工勝算唔高,棄保都未必有用,所以最後揀埋公民黨。」張慧晶最後獲得2,390票,最終亦未能把麥美娟拉下馬。張慧晶稱一場選舉瘦了14磅,亦令自己見識不少。「暫時唔再考慮參選立法會,先做好地區,而且做得更多。」

IMG_6240

保皇黨信唔過 點名徐曉杰立心不良

張慧晶口中的「保皇黨」在區議會內佔大多數,在議會外的「蛇齋餅糭」攻勢亦自然少不了。張慧晶曾是建制的一員,也承認加入建制政黨「學壞了手勢」。傳媒曾報導張慧晶在2013年曾多次舉辦名為「開開心心」的茶聚,她澄清該系列活動並不是由區議會出錢,而是由田北辰出錢。「真係學壞師嫁,學哂啲蛇齋餅糭,就唔認真跟 case。」張慧晶透露,不少親建制的同鄉會常常提供「子彈」予他們派發:「葵青好誇嫁,有人同我講,會派成十幾廿斤米。」

張慧晶批評「保皇黨」信唔過,又點名指鄰區的葵青區區議員徐曉杰是「正契弟」,指對方曾寫信予選舉管理委員會,劃走選區內的村屋範圍,又批評她越俎代庖跨區關注翠怡的交通問題。「平時就叫晶姐姐前,晶姐姐後,實際就想食埋我個區。」

徐曉杰早前跟隨田北辰退出新民黨,他接受獨媒查詢時表示有居民投訴自然要處理。他指田北辰是新界西立法會議員,區內所有議題都會關注,交通為甚。「翠怡花園的交通問題係我鄰區,自然責無旁貸。」被問到劃區一事,徐曉杰指當時建議是一併重劃長青、長康及翠怡三區,原因是盛康選區人口不足,強調重劃是為了提高選區的完整性,是對事不對人。「我事前問過張慧晶,佢話無問題。」張慧晶則表示「無聽過」,更指徐無恥則無敵。昔日是黨友,今天連朋友都不是。

IMG_6298

與民主派破冰飲咖啡

非建制非泛民,那豈非兩面不是人?「我唔需要搵伙伴。」然而政治就是 make friends,張慧晶去年在葵青區議會動議,在海欣花園外增建避雨亭,但被「建制派」圍攻及修改動議字眼。當時民主黨黃炳權「仗義執言」為她抱不平,「咁我打過王雪盈呀嘛,始終有條刺嘅,真係好感激。」及後張慧晶和街工葵青區議員周偉雄和梁志成「飲咖啡」,這是她首次坐下來和泛民傾談。

周偉雄對獨媒表示,個人來說不理左中右,只要以民生為依歸都絕對樂意合作。周批評建制派不但壟斷議會,更透過第三者將撥款左手交右手。「搞到區議會就只係吃喝玩樂,對改善社區規劃和民生毫無幫助。」周偉雄重申不單是獨立議員,即使建制派提出合作都十分歡迎。「但一定要係對民生有利,娛樂就咪搞。」

IMG_5343

開拓新區迎擊蛇齋餅糭

為了抗衡保皇黨,張慧晶早前便「踩過界」,在長安邨開設新辦事處,揚言要用行動迎擊蛇齋餅糭。她自言開支十分肉赤:「你打我,我實打返你,主要係對付麥美娟。」她強調未來都不會加入任何政黨。「青衣最有能力的區議員,係我,張慧晶。」

「我依然係建制底,但而家會每件事睇。」張慧晶提到過往較少思考政治議題,建制派支持人大831決定更看似是理所當然,但等埋發叔令她覺得「保皇黨好老土」。覺今是而昨非,張慧晶近來常常收聽網台D100和城寨,又斥「何君堯和民建聯嗰啲係垃圾」:「可能俾人壓迫得多,所以好有火。」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