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安穩生活不等於一切 蘇嘉豪︰實現理想要趁早

廣告
安穩生活不等於一切 蘇嘉豪︰實現理想要趁早

廣告

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蘇嘉豪

文:論盡採訪組

追求安穩的生活是大多數澳門人的核心價值,最好就是一畢業就找到政府工,然後儲幾錢年可以上到樓,結婚生子,從此平凡而幸福地度過一生。「對我來說,人生是否滿足於此就算呢?」即將出戰2017立法會選舉的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蘇嘉豪說︰「我好希望在年輕時可以實現更多理想,哪怕我在別人眼中只是傻仔一個,但我覺得這個世界就是由這些傻仔堅持理想慢慢動,才有我們今天視為理所當然的權利和生活方式。」

冀為死水注入活力

立法會被澳門人戲稱為「垃圾會」,試問誰願與「垃圾」為伍,潔身自愛的人,誰又會想蹚進這淌渾水裡?蘇嘉豪認為,很多人都覺得立法會是污糟邋遢,只是一個分配私人利益的地方,但這不應該是立法會應有的模樣。立法會應是一個很好的平台令大家關心社會和政府,從而喚醒大家的公民意識,但現時的議員浪費了這個平台。蘇嘉豪說,澳門絕大多數的問題都不是「死症」,並非因為澳門先天不足而必然導致的,更多的問題其實是「人禍」造成,例如早前社會熱話的掘路問題。

他說,即使能夠進入立法會,亦不可能單憑一、兩票改變些什麼,但過程比結果更重要。「我哋要話俾公眾知道整個社會到底正在發生什麼事,社會和政府的關係是什麼。關心社會的文化可以從議會帶頭做起,至少可以令到後生仔唔會睇幾分鐘立法會就熄機。有時啲結果唔係即時可以產生的,呢個係一個鬥長命既遊戲,要一代一代人咁樣接落去。」

「我們不應該逆來順受,立法會已經僵化太久,係時候要將佢活化。哪怕只是為這池死水注入一丁點活力。如果連我們這些走得比較前的人都不去嘗試,那麽,又怎能祈求其他年輕人不會悲觀或者絕望呢?」蘇嘉豪說,澳門社會的文化結構就是家長式領導,對年輕人的信任感低。生活在澳門的年輕人越來越有無力感,因此,不少人都正在儲錢準備移民。

不想將來澳門沒有澳門人

早前有議員就頗有「先見」地在立法會上質疑︰澳門人都走光了,哪來公屋需求?蘇嘉豪說,年輕人的無力感並非來自於不滿人工和工作量的問題,而是人需要自我實現,需要有專業發展。「你淨係俾佢青創廿萬貸款,呢個已經係失敗既政策。俾啲交流團佢哋不斷去研習,呢啲唔係佢哋最切實需要既嘢。」久而久之,越來越多年輕人對澳門缺乏歸屬感,出外求學幾年開闊了自己的眼界,學有所成後亦不願意回流澳門。「澳門人對澳門都冇歸屬感,仲講咩政策呢?大家都走曬,即使有好的政策,大家都享受唔到。我不希望澳門將來會成為一個沒有澳門人的澳門。」

改變需要每一代人不斷推動

「光輝五月」對很多澳門人來說都特別有意義,不少人都認為澳門人開始公民覺醒。這場運動對蘇嘉豪來說,可能更是意義非凡。自從「反離補」運動之後,他的名字開始廣為人知,甚至港台傳媒都爭相採訪。然而,三年過去後,澳門社會似乎又開始沉默下來,覺醒了的公民似乎又回頭再睡。而蘇嘉豪身上的「運動發起人」的光環亦似乎變得淡若無光。被問到會否感覺可惜,若果「反離補運動」在今年出現就好了?蘇嘉豪說︰「沒有如果,如果今年才『反離補』就會一面倒要求撤回,連建制派都會要求撤回法案,澳門的政治生態就是這樣,澳門的建制派係最養唔熟既,關乎自己切身利益的時候,理得你係邊個皇親國戚都係照反。」

蘇嘉豪不覺得「光輝五月」只是曇花一現。他說,過去三年裡就有十多名大學生或研究生找他訪談,都是關於「反離補」運動的。「多咗個研究課題,亦都俾外邊的朋友知道澳門發生緊乜嘢事,在不同議題上都有越來越多新面孔發聲,呢個咪就係公民社會要既嘢囉!人的力量係比想像中大很多,我哋唔需要啲咩偉人,每個人只需要在自己的專業範疇上,講出自己的專業意見就足夠。我唔奢望我們這一代人可以見到澳門的政治生態可以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就係要靠每一代人不斷地推動。」

千祈唔好慣,慣就會慣一世

澳門的民主派本來就是弱勢的一群,現時更變得四分五裂,昔日的同伴,今日變成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競爭對手,令不少原本支持自由開放陣營的市民都感到失望。但蘇嘉豪卻覺得一體兩面,「可以睇成係將個政治光譜擴大,現在雖然不是做得好好,但方向是這樣發展,我哋唔可以假設個餅永遠係得咁大,難聽啲講,多隻香爐多隻鬼,唔應該係咁既。」

蘇嘉豪對於今屆立法會選舉仍然很有信心,「年輕人唔可以永遠都覺得自己係弱勢,係少數,永遠都比不上中老年人。呢幾年發生好多事,我最希望大家不要麻木,千祈唔好慣,因為慣就會慣一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