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守護牛物種,就是同時守護生命和土地公義!

廣告
守護牛物種,就是同時守護生命和土地公義!

廣告

自然生活動物與棲息地的關系尤如軀體與靈魂,人為的強行調遷,就如替動物強行做換身體靈魂手術,可想像這暴行對動物是何其殘忍和危險!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簡稱「牛會」)自2003起已開始為香港牛物種進行保育研究,頭8年包括水牛學術研究及主力對抗政府的撲殺政策上。香港牛物種與人類共生共居超過四千年以上的歷史,牛物種與孕育人類文明的土地有如軀體與靈魂的合體,我們人類和一般以人為操控繁殖而來的寵物動物無法相比。

亞洲人養牛,自古至今均以放養形式進行,這從合乎現代經濟角度的做法有非常高的文明意義,因它能讓物種與棲息地環境的共生同時保存下來,讓土地自然地飼養著原牛群的同時,又讓牛隻來茲養原區土地上的生態,托展村區。這文明方法利用了牛動物族群牧草生存形式同時保護了人類族群的原居的棲息,人牛共生,由古時一直走到現代,牛群成了村落的 '會走動的活版地圖資料庫',每一牛羣,由數字丶性別比例、歳數比例丶毛顏色丶體形特征、牧草飲食丶遊戲丶交配及出沒習慣,都承載和程現著當原生棲息地的特殊情況和牠們的生存關係記憶,古村的人由祖先生存至今,宗族的完整,也少不了由小屁孩便開始牽牛放牧,到大了趕牛犩地、晒屎堆田的日子得流下了下來。所以以強行調遷作為牛物種保管理,不但是野蠻魯妄更無效,且更會為被強遷動物造成身心受壓的嚴重傷害,甚至死亡,是根本的殘酷,真正的專業的保育一定不會使用,因為專家們都知道,物種原生棲息安全,才是真正的保育使命中最重要的工作,專業的保育,除非遇上天災或戰禍,是絕不輕易啟動調遷的,除因專業道德操守以外,還明白因為所有物種調遷計劃,都是動物實驗的一種,成功率最多只30%,就算有最嚴緊物種研究來扶持,也不能擔保能提高成功率,所以真正的保育,都針對原地執行,以確保物種的原本自然棲息不受到侵犯,甚至有優化其安全而投入發展,即是要包括其原區棲息地範圍內的所有生態條件安全也須一並保護來執行。

可恨現政府的動物政策是以食物及環境衛生管理(簡稱「食衛」)為主導,尊重生命及環境科學並不在其政策執行價值內,於是我們這種香港原生和一直扶持著人類成長至富的牛物種動物,自香港棄耕後便一直被入侵鄉郊的發展主義以「危險/滋擾」抹黑而被迫面對著被滅絕性地,被以清垃圾方式強捕強殺著,直至2007年因牛會成功實行戶外絕育手術,讓政府再無藉口以 '數字管理'為由來繼續執行濫殺無辜的撲殺政策,這啟動了2009時,香港兩大持動物政策話語權的單位,也勇敢跟著嘗試戶外手術是否可行,所以我們現在才有機會見證到鄕郊村牛可在有生進入老年的成為鄉郊智者牛,當中經歷,夠拍多部連續劇。

2010年,政府因無法完全掌握如牛會的100%的手術成功率而在2011年創立了官方首隊不以執行大屠殺為職務的「牛隻管理隊」,並徵用了打鼓嶺的動物檢疫農場作為牛隊的手術農場用。

官方牛隊的成立,本是香港文明進步的里程碑,可是,我們香港從來沒有本地栽培獸醫,所有獸醫技術都是外地引入,對物種認識只能從受訓的農場獲得,但香港牛物種從來不是農場動物,也不是野生動物,獸醫是動物病理醫療專業,須不是物種專家,但以往政策並不要求獸醫的須持物種行為專業資格背景,因為他們受聘的責任只須為政府造假,讓動物順利地死,免除部門法律責任便夠,動物的感受和健康並不在我們香港官方獸醫職責內,所以牛隊的獸醫尤如部門的領養孤兒,自創辦的總管獸醫離隊後,牛隊幾乎在零政策零資源支援下執勤。

面對保育界日漸壯大的問責壓力,政府一套以往用來以防止官員與地方勢力結據而縱容貪污及被奪權風險的傳統常規做法,就是每兩年便將公務員調職,可這慣例防污不成,卻縱容了獸醫濫權任意將他們理解的農場動物完全不同的村牛動物私下進行官僚政策實驗,害得落到他們手上的動物,不是身體出現殘障不全就是母子分離或健康受損,生存機會级級可危,肆殺須被牛會在多年前制止了,但肆殺的食衞政權仍留了他們可以捕捉絕育為藉口,任由來到村區自由綁架牛隻,假以處理投訴為名,實來強遷㓕牛為實,甚至不惜將仍未戒奶的小牛,從母親旁拉走來禁固和遠調他方,上下齊齊做假,執意續步清牛!

今年7.1,好不幸地我們仍然須要上街為無辜受罪的牛牛爭取免受無頼政策迫害 ! 漁護署的強行調遷政策,不但不是保育,浪費納稅人公幣的無效管理之餘,更是侵犯動物的殘忍實驗,我們必須立即行動,向政府叫停 !

7. 1反對強行調遷村牛街站 ! 堅持不遷不殺原區保育所有牛羣!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自2003年便投入保護香港面臨滅絕的亞洲水牛(及其棲息生態環境,全港只剩約120頭),和同時離此境況不遠的黃牛(及其棲息生態環境,全港只剩不多於2000頭 ),由學術研究致抗殺社會運動,經歷政策改變前後,本會致力發展香港人牛共生社會,一直以來,多得社會各界支持保護牛物種,不怕任何艱難,亦支援各社區或個別人士投身牛物種保育工作,分享學術成果或前缐工作技術!

何來

擇自2014年 'HONG KONG BOVIDS AS A SHIFTING SYMBOL OF ‘PROGRESS’ Towards protecting Lantau Island’s environments and cultural heritage '- 一文的部份內容,加上最新香港牛保育局勢的感受的有感而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