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20年回歸、只是包裝了的奴化過程 抗奴化、仍靠你我

廣告
20年回歸、只是包裝了的奴化過程  抗奴化、仍靠你我

廣告

圖片來源

慶回歸根本就是一個醜惡的集體自欺的世紀謊言。回歸20年的今天,哪有一樣會令真正香港人自豪的事?教育方面:學童自殺不斷、操練課程未改就迎來國民教育的回歸(其實未走過)。經濟方面: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創新高(全球第二嚴重)、裙帶資本主義(2014年全球最高)的主導、紅色資本滲透(本年的投得土地的中資工司佔整體的50%)。社會價值方面:社會仇恨加增、愈來愈多政客利用人的人的偏見來操控公眾、真相被壓制或被消失(67 暴動或64屠殺的歷史)。政府政策方面:在擁有龐大的儲備的同時,政府只懂大白象工程不斷通過但醫療制度等的民生基礎建設開支竟被扣減、不同領域都是政治上歸了邊的人而人材欠奉(看誰掌管香港財政便知)。

以上這些表徵是偶然還是刻意的呢?當然不是偶然,這些都是建立奴隸制度的基本。下文就以第一世紀羅馬帝國操控奴隸制度為藍本作一反思。要維持一個奴隸制度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要完全的控制奴隸又要使他們樂意地提供高的生產力,羅馬帝國便利用了大量的政策與謊言來維持這個操控的制度,當中有以下這些特質。

使奴隸依賴主人

奴隸制度中的操控力量是來自奴隸對主人的依賴,要奴隸全然依靠主人,首先要使他們無依無靠,主人成為他們唯一依靠。很多人奇怪,為何過去20年香港的發展一無是處,全是假大空的口號。過去只有不斷的靠大陸的又熱又黑的錢把資產價值推高,或是一群只懂消費的自由行把某些低俗消費行業消費推高。但實質的經濟發展卻是不進反退,因這些低俗消費容主導,大部份的旅遊設施都被低俗化了。高消費客自然不斷下降(或增長率下降)。這20年的不增長似乎是計劃之內,要使香港失去獨立能力,最後便要經常依靠內地。中國好,香港好慢慢變成真實了。

製造貧窮、易於操控

另一個十分令人費解的問題是,為何香港的貧富懸殊會愈來愈嚴重?為何一個有近萬億的地方的貧富懸殊問題會不斷惡化,是不能解決還是不想解決?在我作扶貧工作多年的經驗,這個政府是不想解決貧窮問題的。我有這個猜想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貧窮較容易因經濟的誘因而受操控,這個亦是現時這個政治制度最惡的地方,既在立法會不斷通過一些製造貧窮的政策,同時又用小恩小惠來騙取貧苦大眾的選票。從這角度,這些保皇黨又為何會為減少貧窮而努力呢?貧窮人愈多,受他們操控的票就愈多。

製造另類既得利益者

同時一個奴隸制度亦需要有一群既得利益者來幫助維持的,這群既得利益者為了自身的利益出賣良知、出賣鄰舍、出賣社會的長遠利益、有些更出賣信仰。這些既得利益者,為當權者作工,不惜說出違反道德的歪理,為的是協助當權者維持一個能被操控的社會處境。這亦解釋了為何過去這幾年特別多滿口歪理卻又自稱基督徒的人渣在立法會中。

壓制獨立思維

要建立一個奴隸制度,當權者更要消滅獨立思維,為了要消滅獨立及批判思維,香港利用各層的考試制度把孩子壓得喘不過氣來,各種無理的政策帶來的壓力亦把老師壓得沒有空間與時間建立學生的獨特之處,而是用標準答案來「評估」,而這些評估對不會帶來真正的教育,而只是標籤與傷害。為何在資源充足及學生人數下降的時候不推行小班教學,但又堅找TSA這些惡策?為何現時大學的政策亦不斷強加管理小學般的政策?同時推出大量大小的評估或(新推出)自評等的浪費時間政策呢?客觀的效果是把大學教授都推向追數,沒有空間及時間來關懷社會。

高舉謊言

近年有大量傳媒被紅色資本的機構收購,以致再沒有太多追縱的報導。同時,一方面社會一些政客會利用社會上充斥著的仇恨情緒、同時又製造一些假「港獨」等的偽危機,目的是為了真壓制爭取自由與民主。從這角度,大家會明白梁特為何在習總眼中是成果豐碩。因為他們真正的目的不是建設,而是奴化與破壞。
死穴是真相

或許我們不會立刻感受到被奴化的結果,但這亦是最危險的地方,要反抗這奴化的力量,最有力的是智慧與分辨的能力。不要小看知慧與真相,你看中共如何恐懼劉曉波,6.7 及6.4的真相被公開我們便可以看到一個依靠謊言來治國的中共的死穴,就是更多劉曉波、更多李旺陽、更多願意說真話的人。7.1 絕無任何慶祝的理由,但有一百個上街表達真相與民主追求的理由。抗奴化,仍靠你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