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 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國際

回歸廿年狂想曲

回歸廿年狂想曲
廣告

廣告

今天,一個全城歡慶的大日子。

經過數月的努力,在位者總算可以確定自己能掌握情況,能「好好睇睇」地做好這場騷,確保交接順利,將燙手山芋傳給小圈子中的另一人。沒所謂,反正遊戲都這樣玩了很久,大家習慣。

全城都瀰漫着一片歡天喜地的氣氛,到處貼滿紅底黃字的歡迎語句,甚麼「热烈欢迎」、「喜迎回归二十年」、「与祖国同命运」等,應有盡有,都是來自不同社團、同鄉會、街坊會;沒所謂,反正都能看懂,大家不以為然。

而為了確保領導人的行程能暢通無阻,一系列的路面修復工程已早於大半年前開始:這裏不平,修;那邊的線位褪色了,封;幾經努力,總算趕及完成。到了大日子的這天,當然要封路,但大半年來的工程已令民眾由憤怒變成接受。沒所謂,反正平日都是這樣塞,這次之後,還有「靚路」可用,大家接受。

要確保情況盡在掌握,當然少不了對入境的管制。鄰埠的政治人物都知道玩法,不來「闖關」了,但卻有白髮老者、垂髫總角被拒諸門外,原因當然不明。沒所謂,反正標準無人知,大家或開始反過來質疑只是有意者穿鑿附會。

對對對,領導人當然要聽民意,所以早早安排了學校、組織來作「參觀指導」,能用上的選擇很多,毋須擔心;甚麼?還有示威,有有有,汲取鄰埠經驗,示威區限在路環,而且各地標早已駐重兵看守,加上天眼、勾線等等,要對付人丁單薄的反對派根本不難。沒所謂,反正都是些被認定是收錢搞事、搏出位的人,大家不屑一顧。

還有在媒體層面的功夫,主流媒體已控制得宜,加上大量隨時「加入戰陣」的新媒體、微信群,要控制本地輿情沒有太大問題,至於零星想借助外媒「出口轉內銷」的聲音,也不能掀起太大漣漪,只因一輪「桂枝仔」、「生蕃」等標籤互相攻擊後,仇視既成,已自動自覺略去資訊。沒所謂,反正關心的人不多,大家不當是一回事。

電視上播着回歸慶典的畫面,小孩坐在沙發上看得入神,操着流利普通話的孩子甚至模仿起領導人「發表講話」。

今天是12月20日,2019年,澳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