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香港製造》 - 絕響的槍聲

《香港製造》 - 絕響的槍聲
廣告

廣告

喜歡陳果,只因為《香港製造》(Made In Hong Kong)。

廿年後的4K修復版,固然清晰很多。但當年因用過期菲林已造成的粗糙、迷幻也一併洗走。看到遠去不止這個:九鐵黃頭火車車廂、傳呼機、大哥大,最重要,還是拿起手槍大幹一場,李燦森扮的屠中秋。

電影的轉捩在於中秋行刺兩大陸商人但失敗,不知道若果中秋夠膽開下那一槍會怎樣。只知道那一刻的失手,是注定不被變改的劇情:中秋憎恨其父,屢次拿刀上去,但見其二奶加女兒卻軟下心腸。正如十九年後的《謀殺似水年華》,又係叫秋(收)的男主角要弒父都係失敗:父權對陳果而言係根深柢固難以鬥到,於是香港人係要被自以為我係你老豆的中共食住無力反抗。中秋的大佬就係不甘大陸人來做新主人才想先下手為強,但事與願違,中共君臨天下也就變成了廿年後的現實。

與中秋作一對比係一個學生哥,中秋心軟時,學生哥隨即在他前眼示範如何對自己父親手起刀落,這間接激發中秋結尾的大開殺弒:一九七三年桂治洪的《憤怒青年》沈昌,都係被人迫至走投無路才去玉石俱焚。廿年來,香港人每況愈下,諷刺卻未到最絶望,港人於是像螻蟻苟且偷生。中秋的大報復,係陳果未知那時會到臨的預言,明日即使港人被迫到絶境,但會否仍有中秋的年少氣盛,完全係一個問號。

肯定的是,《香港製造》係一套經典,只因為難以再有。廿年,我們還有失去的,係如中秋翻天覆地的勇氣,中秋那幾槍,看來今世難再,但願來世再見。

參考:The Last Picture Show - 談71重映香港製造的意義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