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監裡,你們沒有看顧我。」

廣告
「我在監裡,你們沒有看顧我。」

廣告

圖片來源

作為基督徒的我,總覺得香港教會對劉曉波實在虧欠。

自上世紀的過渡期起,香港教會常以向中國宣教為口號,不知組織過多少次短期宣教團、辦過幾次中國主日崇拜、專為中國的祈禱會等,不少牧師更將香港比作中國福音的窗口云云。可是,香港教會對待劉曉波,鮮有替其申寃吶喊,對其入獄、家人同遭迫害,以至今天因得不到人道對待而命危,教會的態度大都視而不見。敢問各位信徒們:你的教會為劉曉波做過什麼?甚至有公開提起過他的名字嗎?

相反,雖然劉曉波不信任何宗教(或者有而未有表露),在他草擬並推動的《零八憲章》,尚且為各種宗教的信徒爭取權利:

「宗教自由:保障宗教自由與信仰自由,實行政教分離,宗教信仰活動不受政府乾預。審查並撤銷限製或剝奪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法規、行政規章和地方性法規;禁止以行政立法管理宗教活動。廢除宗教團體(包括宗教活動場所)必經登記始獲合法地位的事先許可製度,代之以無須任何審查的備案製。」

《零八憲章》「我們的基本主張」第12項

簡單幾句,足見劉曉波深明中國的宗教政策綑綁信仰自由,以「非法」作為打擊宗教活動之口實,近年中共更對內地教會張牙舞爪,連官方承認的「三自教會」亦以違規為由,十字架被迫拆下,甚至出現強迫加裝監視鏡頭的荒謬法令,這些事發生在《零八憲章》發表之後,更見劉曉波之洞見及申張正義之勇氣。反觀以心懷祖國自居的香港教會,又有沒有這種洞見和勇氣?

劉曉波為整個國家的人爭取宗教自由和其他根本與生俱來的權利,無怨無悔地承受最悲慘的遭遇,其情操足叫我們一眾信徒們慚愧不已。我們為他做的實在太少。聖經中有一段比喻:

「“當人子在他的榮耀裡,帶著所有的使者降臨的時候,他要坐在榮耀的寶座上。

萬族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彼此分開,好像牧羊人把綿羊和山羊分開一樣:

把綿羊放在右邊,山羊放在左邊。

那時,王要對右邊的說:‘蒙我父賜福的,來承受創世以來為你們預備好的國吧。

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我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旅客,你們接待我;

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衣服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

義人就回答:‘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就給你吃,渴了就給你喝呢?

又甚麼時候見你作旅客就接待你,赤身露體就給你衣服穿呢?

或者甚麼時候見你病了,或在監裡就來看你呢?’

王要回答他們:‘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所作的,只要是作在我一個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

“王也要對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離開我,到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吧!

因為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我渴了,你們沒有給我喝;

我作旅客,你們沒有接待我;我赤身露體,你們沒有給我衣服穿;我病了,我在監裡,你們沒有看顧我。’

他們就回答:‘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渴了、作旅客、赤身露體、病了,或在監裡,卻沒有服事你呢?’

王要回答他們:‘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然沒有作在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沒有作在我的身上了。’

他們要進入永遠的刑罰,義人卻要進入永生。”」

《聖經》馬太福音

願天佑劉曉波!願香港教會從冷漠中甦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