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到茶餐廳的煩惱

廣告
到茶餐廳的煩惱

廣告

圖片來源

我只是一個不吃有中樞神經動物的人,不是全素,也吃蛋。但在香港生活已很不容易。雖然說近年提供素食的餐館的確是多了,但依然可能一個區份內止於那一間兩間,而且要不是很貴的高級素食,要不就是很油膩那種的傳統齋舖。平民一點簡單一點的就很不容易找。特別是當你要速速解決一餐半餐,看著餐牌苦無選擇的時候,是頗沮喪的。

大部分香港人,一生人光顧的得最多的一定是茶餐廳,因為是相對的平靚快正,但茶餐廳是很「動物不友善」的,由早餐到午餐到常餐或特餐,所有選擇都要人傷害動物。火腿餐肉及腸仔是基本餐盤,近年連早餐都會還加入了雞扒豬扒牛扒,隨便冠以甚麼美式早餐的名字。

粉麵類就一定有豬豬相伴。我試過多番要求雪菜/炸菜走肉絲,都換來冷冷的一句「冇呀!整定㗎!」我也是一個很地道的香港人,很喜歡到茶餐廳,也有想吃炸菜雪菜的時候,不如自己慢慢把肉絲挑出來吧!但這也太自欺欺人了,豬雖然沒有死在我的胃裡,但還是因為我的貪吃而犧牲了。所以我這類人到茶餐廳是最討人厭的,因為不斷想改人家的餐單。一個早餐裡腿通轉煎蛋通,腸蛋又轉成煎雙蛋,一個早餐經常要吃三隻蛋。沙嗲牛肉通可否只要沙嗲汁走牛,又或齋米粉可否加一條菜。最後答案多數是「冇呀!」

最苦惱是廚房失魂沒按單走肉。上星期在一餐廳叫了一碗擔擔面走肉碎。到頭來端上來的一碗面還是鋪滿肉的。內心極大的交戰,把麵退回是可以的,但明知廚房會把麵倒進垃圾堆,那麼豬不單是白白犧牲了,而且因我的緣故浪費了一碗麵。罪惡感雙倍。我最後決定把肉碎都塞進湯底,硬著頭皮的把麵吃完。

看來,檸茶蛋治是我這類人到茶餐廳的無奈首選了。

原文刊在am7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