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假如對眼前的不公義置諸不理,你會怎樣? ——寫在「709大抓捕」兩周年

廣告
假如對眼前的不公義置諸不理,你會怎樣? ——寫在「709大抓捕」兩周年

廣告

7月9 日是中國「709大抓捕」事件兩周年,事件涉及超過300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而現時,仍有被帶走的維權律師行踪不明,家人和律師均未能探視;到底他們健康狀況,有否受到酷刑或不人道對待,甚至是生是死,無人知曉。

其中一位未能與家屬和律師聯絡的,是江天勇。江天勇曾為知名維權人士陳光誠及維權律師高智晟提供協助——這些協助,本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對聲稱「依法治國」的中國來說應是相當歡迎,卻換來他和其家人一直被當局的監視、騷擾,甚至飯碗不保:2009年,他曾因協助著名維權人士及法輪功成員等被中國定義為「敏感」的案件而被註銷律師執業證。

有些人會為五斗米而折腰,但江天勇不然,即使面對政權持續的威嚇,即使面對生活的困難,江天勇也沒有卻步,反之更決意為維權人士發聲。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提及,當她嘗試勸說江天勇不要再插手「敏感」案件時,江回應道:假如他對眼前的不公義置諸不理,他將無法吃睡。

2015年中,「709大抓捕」最初爆發時,江天勇並未有被帶走;仍能自由活動的他,看到同行面對的不公義,自是沒有坐視之理;他為被捕的維權律師四出奔走。然而,至2016年11月中旬,江天勇在長沙探望被羈押中的維權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後,在前往北京前失去聯絡。

由於他過去屢遭騷擾、拘禁及毆打,因此,外界一直憂慮他會否在這次長期關押中遭受更嚴重的虐待。延至今年6月江天勇的家人才接獲中國當局通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江天勇,至今其妻及律師仍然被拒絕接觸江天勇。同時,和不少維權律師的家屬一樣,江天勇妻子金變玲亦沒有半點退讓——即使身為江天勇的家人,她早已經驗過不少當局的滋擾手段——但她仍不退縮,持續在Twitter發文表達對江天勇的思念和呼籲外界關注維權人士,亦發起網上聯署,希望能使其丈夫早日獲得釋放。

江天勇,以至其他維權律師,以至他們的家人,就是這樣對公義的執著 - 即使他們一直被騷擾、恐嚇、甚至打爛飯碗,都要堅持下去。

早前本會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合辦《709人們》放映會;席間有觀眾提及,香港人面對如此的政治環境,抗爭難以有成效,產生了不少無力感,應當如何處理?也許,我們回首再看看這些維權律師和其家人,當他們面對這些困難,恐怕比我們更無力;但當他們仍然堅持,我們也許沒有放棄的道理。

也許,有時一個單純的信念,就是動力的來源:「假如對眼前的不公義置諸不理,我將無法吃睡。」

註:《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指出,於作出判決前,被捕人士有權與其所選擇的律師聯絡。

延伸閱讀: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709大抓捕酷刑報告》
Amnesty International: China’s lawyers crackdown: two years on the torment continues
Amnesty International: China: Authorities must end ruthless crackdown on human rights lawyers and activists
Amnesty International: China’s lawyers crackdown: "All he had done was carry out his job"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