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是真心相信?還是揞住良心講大話?

是真心相信?還是揞住良心講大話?
廣告

廣告

政治人物,特別是在朝有位的人,有時講說話真的要圓通一點,那是一種所謂 Euphemism。簡言之,就是在修辭上用一些比較溫和間接的方式,減少用上具有強烈情緒色彩的字眼,然後以一種不直接構成冒犯的語言技巧表達出來。

舉律說,有人說了一句話你認為是錯誤的話,你可以直接說:「你錯」,或者「你有冇腦㗎」。但也可以說:「我不同意」,「我不能同意」,或者「我有不同的看法」。措詞不一樣,表達的情緒不盡相同,但意思還是清晣或隱晦地表示不同意的。

但 euphemism 跟「講大話」、「講假話」完全不同,不可以混為一談。

政客是最經常講虛話、講大話、講假話的動物,這一點大家都已經預咗。但如果涉及大是大非的問題,無論如何就應該諗清諗楚,是否應該捫着良心講大話。作為一個地區的政治領袖,就更加要有勇氣代表那個社會的社群表達他們的意見,也要敢於擔當,要本着這個社會的價值來發表評論議論。當然,講的時候仍然可以用一個比較 euphemistic 的方法。但如果變成講大話講假話的話,只會顯示自己的語言貧乏,或許根本就沒有政治家應有的操守與品格。

香港的特首,確實有雙重效忠的問題,因此要取得一個合理的平衡。也因為一國兩制,對涉及國內事務或事件中應該如何表述,確是十分考功夫的。但仍然是那一句,如果真的涉及一些重大的,觸動北京及共產黨痛處的事,如果沒有好的回應方法,就乾脆不作答算了,反正這些都是政治人必須有的技倆。可以顧左右而言他,可以兜圈,可以索性說不想就此時發表評論。雖然不一定理想,也肯定有一些人不同意,但起碼不至於要講大話、講假話。如果能夠做到這樣,就算有人覺得不爽,也無可奈何。也肯定有不少能夠理解的人,對此也不至於會深責。

新任特首林鄭月娥無疑表達能力相當好,說話流暢清晰,也很少食檸檬,沒有老董那種吞吞吐吐的感覺。自從她出來參選特首之後,那種霸道的語氣也有所收斂。她自己也說過,參選令她自己變得謙卑。但願這些都是真誠的,也不是一時的。如果好像梁振英般,經常前言不對後語,或者每句話都留有廣闊的空間作為修改的後著,到頭來也只會令自己失去市民的信任。總希望林鄭月娥可以修改這一種前朝政府令人感到極之不滿的作風。

不過,總覺得林太也是那一種可以在老細或上司面前扭曲事實作逢迎的那種人。本來新官上任,未來五年都是佢揸莊,我是十分希望香港的政治氣候可以有所調整,因此也是願意對她這位新特首及新政府團隊疑中留情的。

但昨晚從新聞中得知林鄭月娥接受路透社訪問的時候所談的一番話,真的感到十分十分失望,也無可否認有點憤怒。

記者問到香港人在劉曉波事件中的反應,她說香港人「都很有同情心」,都很同情劉曉波家人的情況。這一個說法不盡然準確全面,但也不能否認可以算是事實的一部份。當然,以她的身份,很難要求她公開讚揚劉曉波了。這一點相信香港人還是能夠理解的。但她這一個說法總算沒有像北京官方那般否定劉曉波,卻也不至於會與北京的官方陳述對着幹。她又說代表香港人向劉霞致慰問。這個說法也可算是得體。算啦,俾佢過關啦。

但她真的認為中央對劉曉波的處理方式,對劉霞的處理方式是「合情合法」嗎?

很多事實已經清清楚楚,對劉曉波是一個政治檢控,是一起現代版的文字獄。對劉霞的軟禁和滋擾,更是這麼多年來都提不出一個具說服力的法律及執法依據來。如果林鄭月娥仍然真心相信這是「合情合法」,只能夠說她是個大笨蛋(一個比較 euphemistic 的說法是:「她作出這個說法之前,可能仍未能掌握足夠的資料理解事件的很多事實」),根本難以令人相信他有能力代表香港人。

我相信林鄭月娥不至於愚笨至此,只是在賣弄她口舌便給的伎倆,又乘機向北京擦鞋吧了。而且,這顯然已經不是一個 euphemism 了,在香港很多人看來,這便是赤裸裸的講大話講假話了。

其實,她還有很多可以選擇的回應方式。她作為北京任命的香港特首,不想在這件事上發表與北京當局抬摃的言論及信息,這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她同時也是代表香港人及香港社會的領袖,回應這個在香港人看來是大是大非的事的時候,是絕對不能不照顧香港人的情緒的。她現在這一個說法,更是嚴重扭曲了香港這個社會的價值。妳自己要擦鞋,關埋門擦個夠,何必公開拉香港人落水?

這令我想起了她在處理政改的時候,公開把中共卸用的那一個法律棍子學者饒戈平講的那些政治語言,奉為法律真理,還公開擦鞋說是「一錘定音」。我又想起了他把人大那個831決定說成是大大擴大了香港人選擇特首的政治空間這一種説法。看來林鄭月娥講大話的本領一點都不比梁振英遜色,只是講的時候包裝得比較好一點,沒有梁振英那一種無賴痞子的作風而矣。

我也想起她曾經說過,她已經毫無保留如實地把香港人對政改的看法和訴求向北京反應。不過,如果有看過當時特區政府交給中央的那一份民情報告,很難不認為林鄭月娥及當時她自己領導下的工作小組旣向香港人講了大話,也向北京講了大話。

我也想到,她當選特首之後曾經說過,如果有需要,會毫無保留,會全面地把香港人對政改的意見向北京如實反映。

這一次我們應該相信她嗎?

都說了,本來我是打算疑中留情的,但看到昨天路透社這篇訪問後,我覺得自己的這一個出發點良好的願望,簡直是有點多餘。直接一點說,「覺得自己好戇居」。用一個對自己比較 euphemistic 的說法:「我自己可能對新一屆特區政府抱有比較不切實際的期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