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社運

談部分泛民在DQ6的態度

談部分泛民在DQ6的態度
廣告

廣告

部分泛民對2位青政議員和4位之後dq的議員有雙重標準!不是刻意為難,只是希望他們留意。

一開始2位青政議員被dq,就講這是他們小學雞,是他們自己做成(人大釋法、特區覆核卻被放在一邊),講他們戰略上錯誤,不幫他們。不過,到之後有4位議員被dq,就只剩下建制派認為被議員dq是自己做成,部分民主派卻忘記自己講過dq是青政自己做成、戰略上錯誤導致失議席嚴重後果不應被幫忙的說法。

話時話,佔中令公民黨議員陳淑莊被控,假如控罪成立,因控罪而失議員資格。大家會否之後講佔中是小學雞運動,導致嚴重後果一開始不應該進行?

講到底,問題是後果即使是如此難以令人接受,是不是全部都是民主派議員的錯?做成這個後果的人大難道不是問題的真正和主要根源嗎?

當初民主派議員做宣誓時,根本沒有想過人大釋法問題,他們不是刻意令人大釋法發生,都沒有水晶球預測變幻莫測的未來,人算不如天算,為何要怪責他們?

再講下去,議員們在道德層面上根本沒有錯,因為他們只是執行自己由出生起就有的權利。就算是議員,都有言論、被選舉、政見的自由,豈容你一個宣誓就剝奪其權利?一個兒戲的、維護政權的宣誓,就可以剝奪人民的選擇?我呸!

有人講,人應該尊重政權才可以入立法會。我想問2個問題。第一,國家/政權的責任是保護人民的基本權利。如果為了國家/政權,要在宣誓程序上剝奪人參選、言論、政見的自由,將國家/政權凌駕在人權利之上,豈不是本未倒置?對國家/政權有自己感受,可以喜歡,可以不喜歡,為何要排除不喜歡的人做代議士?如果政權殘暴不仁,壓制人民權利,很多人不幸福,為何不可以反對這個國家去追求自己的幸福?這豈不是政見審查?第二,人應該尊重國家/政權的前提是建基在這個國家/政權值不值得人民尊重的問題上。如果政權無道,天天打壓異見人士,環境污染嚴重,沒有民主,不尊重少數民族,為何我要尊重這個政權?

有人講,你不尊重這個政權就不配入政權的立法會。不過,這回到第一條問題,即使這是一國的代議機關,為何國家政權能凌駕人民的權利?

我發誓,有一天香港、中國和其他地方建立了民主,我會要求取消全世界所有議會的上任宣誓程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