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顯華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網誌

生活

地靈不滅 —— 香港書展讀《回歸20年:香港精神的變易》

地靈不滅 —— 香港書展讀《回歸20年:香港精神的變易》
廣告

廣告

作者按:《回歸二十年:香港精神的變易》,羅金義編著,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17年7月出版

回歸20年的香港書展,有什麼新書應該好好留念?

今日的時事,明日的歷史。然而在時事和歷史的雪泥鴻爪中,讓人驀然察覺到的不僅是世代的改變,更有地靈(spirit of place)的變易。羅金義編著的《回歸20年:香港精神的變易》,囊括了不同學科當時得令的專家學者,例如有社會學的呂大樂、張少強,企業研究的鄭宏泰,社會政策的黃洪,文化研究的許寶強,法律界的莊耀洸等等,可說星光熠熠。他們審視了九七回歸後香港經濟、社會、文化的多個方面,從不同的視野和角度分析和評論什麽是香港精神,而香港人認同的價值在過去20年間又發生了怎樣的改變,我們又可以如何守護。

香港精神的式微、守護與檢討

全書分「經濟奇跡之後的香港精神」、「身份危機與香港精神」和「善治的挑戰與香港精神」三篇,連同引論和總論共十四章。甲篇三章,回歸以來香港經濟奇跡式微,作者們質疑戰後香港人深信靠自己努力在社會上總有「出頭天」的信念,隨著香港經濟高度金融化,已經不復真確;依靠過去成功的經濟制度解決不了諸多社、經問題,香港幾近「發展經濟學裏制度倒退的重要案例」;加上20年來香港人的創業精神消減,凡此種種而造成的精神價值變易,令人應該痛定思痛。

乙篇四章的作者們跟讀者分享20年來在面對身份危機時如何去守衛香港精神的種種可能性。例如港產賣座電影利用傳統文化價值去淡化國族化的政治宣傳;有關文化保育,在日常生活中走過的巷弄老屋,就是建構我們對地方認同的資源;有關紓解語言產生的矛盾,應該細想如何在廣東話融入本土文化價值;大家也可以透過了解南亞裔香港人在不同歷史階段的際遇,在他們身上重新發現真正的「獅子山下精神」。

丙篇五章,20年來香港在追求善治的過程中,其實有不少我們曾經珍重的精神價值,應予認真檢討。例如我們的政治文化表面看來崇尚「百花齊放」,但其實又有多少可以讓各方各派溝通共融的空間?又例如一些管治階層重要、常用的政治修辭沿用橫跨英殖時期和回歸後的特區時代,用字一模一樣,但我們有沒有注意到它們背後的意涵和用者的操守和誠信已經今非昔比?回歸以來大家似乎對「人權」提得愈來愈多,但由於機制衰敗,大家要捍衛人權價值要付出的代價是否反而愈來愈大?20年來香港高等教育興起的管理主義和績效文化,實施產業化、普及化和「内地化」,令我們的院校在世界排名名列前茅之餘,但代表著中西交融、崇尚自由的香港精神和大學理想日漸受到制約,是否值得警惕?當大家在運動場上亢奮高呼香港精神打不死時,有沒有仔細檢視回歸以來香港在主辦和參與國際性體育活動時所遇到的制肘,揭示了香港過去在對外事務上享有的自主性、多元性和靈活性,回歸以來就已開始點滴流走?總論著力地提醒我們,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根源於私領域中經濟動物的獸性與公領域中政治行動的人心之間的分歧與衝突」,要「人心回歸」,香港精神就不應繼續是將所有人類活動經濟化和量化,利用政治化的標簽去將反對聲音污名化。

地靈不滅?

雖然本書的形式是學術論文集,其實雅俗共賞。專家學者也和大眾一樣,會對香港精神半信半疑,而且走出了象牙塔,和市民一起憂慮香港的未來發展,嘆息錯過的一切,對政治現實感到無奈,但亦鼓足睿智去分享對前途的想像。

本書關心的是香港人社會態度和價值觀的變化,筆者建議各大院校的民研中心,甚至是政府統計處,或可仿效歐盟和英國等機構,因應市民所關心的個人、社會、民生和政治議題,就一些香港精神價值的評估,定期進行指標性調查,以量化資料審視香港人態度和價值觀的改變。

羅金義在引言中提到一個城市代表的精神價值,又稱市民精神(civicism),引本述曾澍基教授(1950-2014)曾於香港回歸五週年時表達他遊覽比利時港口城市布魯殊(Brugge)時慨嘆:「這座在中世紀僅次於巴黎的偉大航運、文化中心,今天只剩二千長駐居民,蕭條不已,全因全盛時期成功自傲而未知時代正出現巨變」,似乎是擔心香港會在不知不覺中淪落。然而,善於以地方風貌創構小説的英國作家勞倫斯·杜雷爾(Lawrence Durrell,1912-1990)認爲:「如果您想慢慢地了解歐洲,嚐一嚐不同國家的酒,芝士(奶酪)和特色,你會明白,畢竟文化的重要決定因素-就是地靈(spirit of place)。」

在香港,我們有各種形式的建築物、世界各國的特色餐廳美食,不同的人種和族羣,散建於各區的休閒空間和兒童遊樂場地,貼心設計的行人天橋和升降機,以及近年常見的遊行請願等等,也許都反映出香港人崇尚公平、正義、多元化創新、社會共融、尊重個人空間和言論自由,這些精神價值正是守護著這個「東方之珠」的「地靈」,祂或會因爲政治氣候和環境的改變而淡化,但非個人意志或意願所能令祂從此消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