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國際

一個疑似曾經係大中華膠的嚴肅反省與嚴正聲明

一個疑似曾經係大中華膠的嚴肅反省與嚴正聲明
廣告

廣告

係,我認,我自細都已經可能係大中華膠。

我初中已經熟讀毛澤東詩詞。

高中嗰陣,我仍然相信嗰位偉大的導師收聲前寫低嗰幾隻字:「你辦事,我放心」。

所以我繼續支持華主席,加上我自己個名都有個「華」字,喺學校同學幫我起咗個花名,叫我做「華主席」,叫嗰陣仲要肅然起敬,幾巴閉!

單憑呢點,就可以知道,我智慧齒都未出齊,就已經大中華膠到好病態。

升上大學,中英開始談判,我支持民主回歸。年年放暑假,唔駛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提醒,我都唔會去日本,也無錢去歐美,年年都係孭住背囊,走遍大江南北。

我試過坐三十幾個鐘頭火車,大部分時間踎喺列車廁所門口,同D勞動人民交心。
當時改革開放冇幾多年,中國仲十分貧窮落後,但係就好有希望,或者俾到人有希望。

回歸過渡期,雖然好多爭拗,但係好多好似我咁嘅人,都相信明天會更好,也相信香港會變得更好,都相信中國會由壞變好。

直到…
之後…
跟住…
然後…
結果…

當年相信會變好的明天,似乎越來越遠;
當年相信會變好的香港,點解好似唔見咗;
當年相信會由壞變好的中國,好似越變越壞。
到咗今日,我懷疑係唔係應該為自己當時咁膠而懺悔。

上面呢份CV,唔算好亮麗。

但就應該足以向呢位新科教育局長講明,我唔需要你教我,乜嘢叫做中國人,乜嘢叫做國家觀念。假假地,我都做過「華主席」,講「膠」?有排你都未夠班!
今日啲香港人精咗好多,啲後生仔都挑通眼眉,知道你共產黨玩邊科。唔似得我哋嗰代咁戇居,咁天真,咁輕易變膠。

正因香港命中註定是大中華的一部份:

也正因為香港大部份人都知道,自己會因此而被視為「首先是個中國人」的人(according to 共產黨啲黑手黨邏輯):
正因為香港人清楚知道一黨專政有幾禍國殃民:
才會形成今天「很香港人」的「國家觀念」。
這些觀念,根據我粗淺的理解,起碼包括下列各項:
中國共產黨不代表國家;
批判共產黨是最有國家觀念的行為;
盲目支持共產黨是最沒有國家觀念的行為;
不分青紅皂白支持共產黨與賣國無分別;
將國家同共產黨撈埋一碟,與將揚州炒飯撈埋兜屎一碟食冇分別。
愛唔愛國,有冇國家觀念,唔係由你講,唔係憑D官講,唔係由共產黨講。
老實講,我嘅國家觀念,關佢哋屁事!

我最討厭啲高官扮愛國,但自己可能已經 sent 晒啲仔女去外國讀書。又或者自己講到香港嘅教育幾巴閉,國民教育幾重要,但係自己啲仔女全部去哂國際學校,接受緊外國人嘅國民教育或者公民教育。

喺今時今日香港,大家心照,出嚟叫人「愛國」,話要叫人「培養國家觀念」的,其實大部份都係最低級嘅「港賊」、高級D嘅叫「國賊」、或者甚至係最高級嘅「賣國賊」。

賣港賣國嘅級數,往往都係與叫人愛國嘅大聲程度,或者面部表情嘅肉緊程度成正比。

當然,可能有啲人都係當份工咁打,叫人「愛國」,同喺麥當勞做 part-time,叫人幫襯買個巨無霸冇乜分別。重要加多句:「不如考慮叫個 Full Menu, 抵食好多㗎」。

所以呢位新科局長,我都係勸你慳啲,雖然我唔識你,但你都冇需要咁快自己篤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