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泛民議員能再發動群眾否?

廣告
泛民議員能再發動群眾否?

廣告

高等法院裁決撤銷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和姚松炎4人的議員資格,讓港人看到中共魔爪已肆無忌憚的伸進特區的法治界,釋法肆意僭建並凌駕《基本法》第七十九條訂定的何種情況才可DQ議員的條例,把宣誓小風波無限上綱,把百多萬市民的選票否定,選舉制度如同虛設。

特區整個局面,已步入極其嚴峻的境況,香港人看在眼裡、痛在心頭,但又極度無奈,無力感從未如此深刻。看著中共謀害劉嘵波和劉霞慘絕人寰的過程,不單悲憤莫名,更是對中共絕望,擔心著本港何時步入全面「赤化」的境地。

香港被回歸二十年,港人已深明《基本法》賦與我們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種種人權和自由已逐步消失。港人亦看清楚立法會已淪為「建制樂園」,泛民議員人數不敵建制派,在議會內聲嘶力竭也最終被投票暴力打敗,最多只能拉布拖延,一直處於被動的捱打局面,慘不忍睹。

這一回粗暴撤銷議員資格,包括上次被DQ的梁頌恆和游蕙禎,一共DQ了六位,非建制派直選議席已經被建制派超越,(非建制14,建制16),分組否決權優勢已經失去;所以建制派已經可以任意修改議事規則。政府提的議案,如23條、一地兩檢、大白象工程等,根本不用分組點票,投票只要全體議員過半數便可以通過。

簡單而言,非建制派議員留在議會,根本已毫無作為,本來持有的三份一否決權也會失去。請記著,DQ個案陸續有來,緊隨著的有朱凱迪和鄭松泰,其他的也肉在砧板,隨時被剁。中共的如意算盤就是要把立法會變成人大,非建制派議員絕對沒有發圍的機會。

所以,非建制派議員再沿用過往的心態和手法在議會內糾纏,只會蹉跎歲月,重蹈過往二十年的失敗覆轍,絕無翻身機會。今天的困局,其實泛民難辭其咎,步步後退,還妄想中共會皇恩浩蕩、步入中聯辦叩頭、幻想與特區政府「大和解」、滿意新特首的「派糖」奸計,其實是墮進中共圈套,將逐一被閹割。

市民也看透議會內的抗爭亳無寸進,厭倦了議會內非建制派的叫囂,痛罵建制派的無恥,但又無能為力,經過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出現的不單是「政治疲累症」,更是「政治疏離感」,看不到還有什麼可做,所以遊行、集會、示威這些抗爭活動的參與人數越來越少。不再願走進這永無休止的無效抗爭循環,現在連自己投票選出的代議士也可輕易被褫奪議席,那麼投票還有何意義?

今天的政治局面,不來一個徹底解決的辦法,抱殘守缺沿用行之無效的抗爭手法只會把香港拖進死胡同。市民期待的是真正有效的新方案、新策略、「貨真價實」的抗爭路線和行動。

雨傘後,DQ後,要再重燃市民熱情,可有泛民議員能振臂一呼,再次發動群眾參與抗爭?可有非建制派代議士,能有犧牲精神,肯絕食抗議、肯放棄議席,真正與中共和特區政府決一死戰?可有精神領袖獲得市民信任,喚醒「政治疲累」、「政治疏離」的市民,再來一次波瀾壯闊的群眾運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