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一地兩檢變質 高鐵錯上加錯

廣告
一地兩檢變質 高鐵錯上加錯

廣告

要來的終於來了:政府拖延了八年的高鐵邊檢安排,昨天終於揭開鍋蓋。這種戲碼一點也不新鮮,特區官員的如意算盤是把生米煑成熟飯,無論鍋裏添加了多少死魚腐肉,市民揭鍋後只能捂住鼻子嚥下去,一地兩檢就是如此這般的把戲。究竟這次香港人會否見怪不怪,乖乖就範?

其實市民判斷政府方案的對錯,毋須被官員故意扮高深的法律術語嚇怕。若果真有合法合情合理的一地兩檢方案,為何2009年運房局長鄭汝樺被議員質詢時不敢堂堂正正拿出來,反而一拖八年,還要動用市民稅款發動鋪天蓋地的宣傳?特首林鄭月娥聲稱不希望公眾討論「政治化」,這套籌備了八年的攻心計難道不是「政治化」的最佳佐證嗎?

假若在西九站實施一地兩檢,接受大陸公安享有不受香港法律限制的執法權,勢必衝擊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關鍵在於香港是否值得為此付出代價?因此任何「非政治化」的討論必須回歸到兩個核心問題:一、沒有了西九總站一地兩檢高鐵是否無法有效營運?二、放棄高鐵是否等同前功盡廢?

盜版深圳灣模式

首先大家要明白行政會議昨天通過的方案是「盜版深圳灣模式」,因為深圳灣一地兩檢的地段位處深圳,毋須從香港境內劃出土地,不會有大陸公安在香港特定範圍內持械執法,更不會把內地司法管轄權延伸到香港市區。所以一眾司局長多番把西九一地兩檢類比深圳灣口岸,意圖淡化香港人的戒心,是徹頭徹尾誤導市民。

若果西九總站不設一地兩檢,是否必定效率大降?大家須看清事實,讓數字說明真相。

按照政府於 2015 年 12 月 23 日向立法會提交的修正推算,在 2018 年通車時,預計每天有 109,200 人次乘搭高鐵,當中 67,500 人次來往深圳, 4,800 人次來往東莞虎門, 18,300 人次來往廣州南,最後才有 18,600 人次使用長途服務。按比例算,短途和長途的比例是 83% 對 17%。由於短途車乘客不管在哪裏過關檢查也不影響總旅程時間,所以他們不會受惠於政府方案;至於長途車乘客,沒有西九站一地兩檢可能有利有弊,視乎他們本身的居住地點和替代方案而定。

正版深圳灣模式

事實上,根據客觀分析,若果廣深港高鐵實行「正版深圳灣模式」,營運效率足可嫓美「盜版深圳灣模式」,甚至在特定情況下有過之而無不及。

「正版深圳灣模式」是把一地兩檢設於深圳福田站及龍華站,市民從西九總站上車時完全毋須過關,與現時在紅磡上車到羅湖或落馬洲一模一樣。高鐵列車往返西九與深圳之間需時14分鐘,到深圳的乘客(佔總客量六成)下車後過關便直入深圳市區,便捷程度等同西九方案。其他乘客經一地兩檢後可轉乘另一班高鐵列車到廣州或以外城市,由於深圳客流量大,鐵路局可以從深圳提供更多列車直達內地更多城市,所以旅客可以有更多城市選擇和享受更頻密的班次。

換言之,一地兩檢設於深圳,長途旅客可享有更多列車選擇的便捷,足以抵消在深圳轉車的不便。其實同類安排早已在航空界行之有效,這就是航空樞紐的概念:香港人飛到杜拜或倫敦等樞紐機場轉機到其他城市,早已甘之如飴。如今把同樣安排應用於高鐵營運,實有一舉三得之妙:提升高鐵營運效率、乘客更多列車班次選擇、以及避免對「一國兩制」的衝擊。由此可見,政府聲稱沒有西九一地兩檢,高鐵便無法發揮效益的結論,完全站不住腳。

斧底抽薪模式

再進一步分析,若果此時此刻放棄高鐵,是否等同800多億元投資血本無歸?究竟有沒有「斧底抽薪模式」,令港人受騙了八年後全身而退?

經歷了多年工程,高鐵項目形成兩項主要資產,恰好是香港最貴重的土地資源:其一是西九市中心38萬平方米地下樓面面積,比國金二期18.5萬平方米大一倍有多;其二是石崗菜園村27公頃已平整土地。

西九總站連地面共有五層,總樓面面積共約400萬平方呎,地面層主要是商舖,第二層是商舖和售票大堂,第三第四層分別是入境和離境大堂,最底是延伸至西九海濱的月台層。按照原設計最頂兩層已預留32萬平方呎作商業用途,因此只需把售票大堂和第三層離境大堂改裝,便足以提供約200萬平方呎作商業用途。參照圓方商場每月呎租400元計算,假設七成面積可供出租,每年租金收入67億元。按照上市大地產商平均市盈率8倍推算,該200萬平方呎面積市值約540億元。

除此之外,另一半共200萬平方呎可作公共社區用途,例如第四層可變身為九龍中央圖書館、室內運動場、青年創業共享空間或民間團體活動室;第五層月台面積最大,由於地下空間與西九文化區相連,全層近100萬平方呎面積可用作文化區的延伸,無論用作藝術展覽、工作坊、黑盒劇場,香港文學館等等,足以成為名符其實的全球最大地下文化空間。

第二項資產是從石崗菜園村平整出來的27公頃平地,由於地權已在政府手中,可以馬上改劃成為石崗新城,配合錦上路一帶的房屋發展,參照錦田南規劃,27公頃中有六成可闢作房屋用地,按中密度三倍地積比率計算,建築樓面面積約523萬平方呎,可建單位11000個,容納3萬人,地價總值逾300億元。

光算這兩項資產的市場價值已逾800億元,遠高於政府估算營運高鐵50年的收益136億元(按今天價格計算)。

無法跨過市民這一關

若果林鄭月娥政府確有自信,應該開誠佈公,任由市民考慮三個方案:「盜版深圳灣模式」、「正版深圳灣模式」或「斧底抽薪模式」,派出官員大辯論,再全民投票供香港人三揀一。究竟是官員面子重要,還是市民信心和經濟效益重要?高鐵揭鍋後是否臭不可聞?最終無法跨過市民這一關。

原文刊於《明報》論壇版2017年7月2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