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通識?通SICK?病入膏肓的考試制度—— 來自一個教育工作者的思考

通識?通SICK?病入膏肓的考試制度—— 來自一個教育工作者的思考
廣告

廣告

一個調查指出22-40歲的受訪者中,三成半人認為就讀的科目不能幫助事業發展,對自己學歷有信心的人僅有5%,超過四成半人認為學歷與收入不成正比。從幼稚園開始被人用考試機制分級分等,好不容易考完了以為是人生最難的考試DSE,大學畢業以為終於上岸了,殊不知出來工作了後,卻發現讀了十幾年的書毫無用處,人工還低,簡直灰到無朋友。雖然香港教育的問題複雜得不知從何說起,但不得不提一個圍繞整個香港教育問題的重要核心──考試制度。 

有學校的地方就有考試,考試這件事本質上是審核學生對已學知識的理解及應用,事實上是非常順理成章的事。但香港的考試制度,最大的問題是所有評核都有範圍、標準答案就是一切,而這種追求統一標準的意識型態早就滲透在香港的主流學校之中。在傳統的學校,幼稚園開始就訓練學生在框架中完成指令,簡單如畫一幅手指畫,都必須遵照老師所畫的範本一樣,先用手掌印上顏料做蝴蝶翅膀,再用手指於翅膀上點上顏色,假如用密密麻麻的手指點成翅膀,就不是照板煮碗跟足指示,等於不遵守課堂規則、影響課堂進度。過多的創意在三、四十個人的課堂中,等同於製造麻煩。而老師亦不會跟一個幾歲的孩子解釋,為甚麼這樣畫不可以(是的,老師應該也解釋不到有甚麼不對)。這種預設答案的教學方式,隱含了「只要超出老師所訂的範圍就是錯的」、「只有預設答案是對的」的意味,扼殺了香港學生尚未萌芽的思考力及創造力。

在這種潛移默化的氛圍下,大部份的香港學生活在「範圍中」,被教育成老師教的就是對的、不要問只要信。教育局卻突然驚覺學生的學習太過被動,欠缺思考能力,在2012年改為334學制時,把通識科加入為必修科目之一,務求培養香港學生獨立思考能力,並且能融會貫通不同的學科的知識,希望做到全人學習,而香港考評局亦表明通識科的考核理念並非要求學生追尋某些正確答案。沒有「正確答案」?這樣問題就來了,一向被教育追求預設答案的學生突然失去方寸,我見過的學生中,很多都早就被訓練成為「學校要的學生」,自小循規蹈矩,很多學生在中四接觸通識科時仍然處於「老師教咩就係咩」的學習模式,所寫出來的都是人們口中的「大道理」,例如甚麼是愛國?他會寫「愛國就是尊重我們的祖國,對它一片忠心」,實際上問他應該要做甚麼去體現這種精神,他就啞口無言了。人云亦云、毫無個人想法的學生比比皆是。香港的通識科標榜希望學生掌握不同範疇的知識,著重培養個人能力而非硬知識,然而,事實上,現時整個課程仍然以教授教科書為主,這種「在範圍下」、「教與被教的」意識仍然強烈,課程的圍欄直接局限了學生的思維及對知識的探索。考試時要求他們運用獨立思考能力處理一堆數據,再分析一個「學校沒有教過的」社會議題,然後表達個人意見,實在是非常陌生的體驗。所以就算經歷了三年DSE通識科的洗禮,很多學生仍然無法擺脫從小被人搓圓撳扁、缺乏真正獨立思考力的宿命。

偶爾遇到比較我行我素的學生,要他們多角度、批判性思考,他們奉行考評局的宗旨「獨立思考」,洋洋灑灑寫滿幾頁紙,分數往往卻未如人意。原因何在?事實上他們的思考能力不比一般學生低,只是他們做不到考評局要求的「恰當的思考方法來分析議題」,很多時候他們批判也好、多角度也好,只要稍為「非主流」一點、跳脫出框框以外,甚至超越了評卷老師的認知範圍及思考習慣,一個「過火」就是脫軌。所謂「恰當的思考方法」難道不就是換湯不換藥的「範圍中的預設答案」?陶傑試考DSE通識卷不合格,正正是他的答案涉獵到的範疇很廣,見解又很「不一般」,就被評卷老師批評他「離題」。到頭來,所謂沒有正確答案的通識科,其實仍然充滿了所謂固有的事實、主流的標準等等預設(傳統)的大原則,一旦think outside the box,就是「錯」了。而學生為了應付考試,麻煩收起他們的獨到見解,因為再怎麼獨立思考,他們要思考的不是世界的事,而是怎麼符合香港已經僵化的考試制度下的評分準則,而培養獨立思考能之類的原意早就形同虛設。

歸根究底,考評局早早訂出了課程範圍,學校跟考評局要求教完所有所謂考核範疇,而教的硬知識根本不足以應付考試要求,但老師真正引導學生思考的時間又不足夠(學生寫滿了兩頁紙,老師一個大剔發回去,又開始講標準答案)。一旦涉及到政治立場又話敏感,不建議討論。於是,為了考試,學生並沒有真正做到獨立思考,而是訓練出一套主流的思考方式,以及學了一堆範圍下的硬知識及應試技巧,答marker喜歡的答案。這些知識及技巧,只要換個時間、換個環境,隨時就無用武之地,調查指三成半人認為就讀的科目不能幫助事業發展,那不是必然的結果嗎?

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實際上沒有人關心學生學了甚麼,或者那些知識能不能持續發展或應用於社會生活,所有人都是為考試這個遊戲服務而已,政府官員、學校、老師、父母、補習老師,一層又一層地逼迫學生迎合考試機制。而為了「考好個試」,香港的學生從小就犧牲了很多時間,身心都缺乏休息,年紀小小,大腦一早就「實晒」。我的學生裡面,每天光是做功課就做到每晚十一點幾十二點的人,為數不少,甚至這種情況有低齡化的趨勢。香港學生機械式地學習了十幾年,香港教育局以為用一個通識科就可以培養到學生的獨立思考力,難道不是天方夜譚?事實上,如果香港政府搞教育,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但幫不了香港學生,更是令他們無所適從,加重他們的負擔,到最後「標準答案」就是深深禍害了我們香港的下一代。

參考資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