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房屋政策是林鄭月娥的照妖鏡

廣告
房屋政策是林鄭月娥的照妖鏡

廣告

新委任問責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名單出籠,眾矢之的肩負政治洗腦教育任務的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固然篤定走馬上任,充分説明林鄭月娥漠視民意,視之如無物,其餘也是濫竽充數居多,其中又以民建聯的廢物為最。身為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的徐英偉連份內職責且屬常識的現時最低工資也不知,可見既無知又離地,難為出身民主黨的羅致光為他解圍,還胡謅什麼跨政黨合作可以擴闊政治光譜,企圖掩蓋實質是政治酬庸的事實。

沒有最大黨民建聯的支持,在立法會一票也沒有的特區政府政策很難過關,林鄭月娥之所謂「用人唯才」及把推薦責任推到問責司局長身上,不但亮著眼睛說瞎話,更是政治縮骨,卸膊之程度,實與梁振英相去不遠。如果我屬民建聯成員,既然屬政治酬庸又毋須真才實學,何不抽簽決定誰人上位,至少公平公正公開,黨員人人有機會,對民建聯「招賢納士」,更肯定大有幫助哩。

為了轉移焦點,林鄭月娥在出發外訪前,又主動談及土地和房屋問題,表示樓價連升十五個月,市民薪金升幅根本追不上樓價升幅,而且供樓負擔佔去家庭收入三分之二,所以政府必須立刻正視上樓難的問題。可是,談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不說由是可,一說便露底,充分暴露林鄭政權要不是無知,對造成社會深層次矛盾的房屋問題缺乏硏究和深入了解,就是不敢動搖地產霸權和紅色資本的根本利益,還蕭規曹隨,跟足梁振英路綫。在這點上,不折不扣是689 2.0,抵賴不了。

林鄭月娥提出五招房屋土地措施,包括由專責小組召開完成土地來源大辯論、以置業為主導調整房屋政策、研究出售資助房屋的定價、設計「港人首置上車盤」和研究如何讓居屋毋須補地價出租等,都是不著邊際的修修補補措施,根本沒有對症下藥,徹底解決問題。

現時本港樓價基於種種內外因素,已經完全脫離現實經濟基礎因素,遠遠超乎那怕是中産階級的負擔水平,投資/投機/保值價值完全凌駕在居住的使用價值之上,政府不但沒有責任協助市民置業,因為在經濟學上那無疑是典型的「挑選」(Picking),只會助長尋租活動,更沒有能力做到,還會好心做壞事,讓更多沒有經濟能力的人加入「置業階梯」的遊戲,火上加油,令樓市更加熾熱,樓價高企不下。

政府只有責任解決廣大市民的住屋問題,那才是釜底抽薪、正本清源的做法。正道的辦法,就是要徹底分割公營房屋和私營房屋兩個市場,互不掛勾從屬。對完全冇負擔能力的基層市民,政府必須增建公屋和加快公屋的興建;對㚒心階層 ,則可接納姚松炎倡議的合作社計劃 ,由政府以象徵式收費撥出土地,用建造成本出售單位,但住用者不能對外轉售,只能售回合作社。如此一來,社會對樓市的理性預期(Rational Expectation)便會從根本改變,置業與否只是個人的選擇,再非決定一生的必然。

可是,林鄭月娥心底裏完全沒有這些新思維,所以隻字不提增加公屋的供應,也不保證不會重蹈689政權的覆轍,連每年興建二萬個公屋單位亦不達標,只是舊瓶新酒,依樣葫蘆,跟着梁振英的本子辦事。可見房屋政策正是一面照妖鏡,照出林鄭月娥的真面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