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紙本崩裂

廣告
紙本崩裂

廣告

誰都知道時代一直在交替!但想不到跟《一百毛》計劃上市前後腳的一兩天,《飲食男女》宣布結束紙本,好像硬生生要立下這麼一個轉捩點。從此壹集團只剩《蘋果》和動新聞。關於動新聞,明明早年黎智英眼光獨到先拔頭籌,卻可惜網媒的發展既急速又不可以常理猜度,到今年初連動新聞亦首度宣布虧蝕,再查證自2011年以來,壹集團連同台灣業務共蝕十五億港元,數字相當驚人,那個舊時代都算撐得辛苦。

二十多年前,在舊公司開始紙媒生涯。要知道舊集團一直雄霸天下,印紙如印銀紙,生意是要推不是要搵。自《壹週刊》、《蘋果》陸續面世,更改市面一切舊標準,以壹仔作為指標的新局面,受盡那個時代歡迎。不管行內行外,全個香港的意識思維都因為受到壹傳媒的衝擊作出改變,或接招,或仿效,行內雜誌報紙的形態排版美術用色以至採訪習性,亦普遍出現壹仔化的現象。情況或許類似今天廣告客戶的口頭禪:你條橋你條片可不可以更像一百毛?卻可惜,許多同行包括我都真的老了,沒有很充份的理由不會隨便學,其實想要學也學不來。

不像當年,那時代壹仔最愛闖入龍潭虎穴挑戰權貴,一切表現都膽正命平神乎奇技。行家想學習或追逐壹仔,除了商業原因,還有那份極迷人的立場和使命感,打大佬喎,一定有型過癮的。他們又好像真的不用給面子予任何人,城中首富、冮湖大佬、天皇巨星或國家領導人,只要讀者有興趣看,他們便去發掘便去得罪,對於以揭露社會不公義為己任的編採人員來說,壹仔這光環無疑漂亮又值萬金。也不像今天的網媒,往往以同仇敵愾的意識形態作招徠,採納大量廉宜員工及雙手奉上的外稿。肥佬黎出名出手重,當年做壹仔流行出十八個月糧。隸屬該集團的員工或高層,薪酬往往是別人同類型的一至兩倍,所以不少人甘願帶老母開會咁危險都要打肥佬黎的工,又只要加入了壹集團,便要有衝鋒陷陣不勝無歸的預算。

作為壹仔競爭者,當年不少行家同事也有類似經驗:每日或每星期看著他們的報道和作品,然後大伙兒坐在會議室長檯抓爆頭也不明白,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別說獨家新聞,就是同一單新聞同一個被訪者,落在他們手上就有不一樣的攝人效果。每次看他們的封面相、他們的起題、他們的拍照角度、他們的長短訪問、他們提問的角度態度、他們的性感靚女相、他們的專欄、他們的插畫、他們的影評碟評、他們的電視節目表,點解咁嘅?點解都咁好睇嘅?

然後我們不論開多少次會議花多少心神,始終只能偶然迫貼那個水平,至少約半情況都是只得輕歎!也許長時間差個鼻差條頸而養成的麻木,再由自我保護機制演變成自我感覺良好機制,會自說自話今次在甚麼窿隙暗角位置終於稍稍高過他們一籌,沾沾自喜自我報捷。然後曾加入過壹仔的前輩告訴我那秘密,沒可能超越他們的。他們採訪故事的過程可以瘋狂不計成本。別人做一個版本他們做三個,你坐經濟座位他們早包了頭等艙,你出一條狗仔team他們出三條,再從中選取最優秀的來出版。你可以模仿他們的排版和文字,但只有個殼,要真正成為那個水平,你只有跟足那種狂態,同樣癲同樣落本,結果沒有一個理智型的老闆可以匹敵。能夠在舊公司,用一個正常成本,曾經跟他們貼身火拚過,都算是種英勇行為。

但再狂再癲,每個媒體都有自己的時代,壹仔竟然沒例外。除了非戰之罪的部分,黎智英為求極速搶灘而不惜工本的作風,令壹仔跟所有大集團一樣,墮入了怪獸大到不懂轉身的宿命。急速膨脹適應不了急速收縮,近年壹仔薄如蟬翼,《飲食男女》是極精采極對得起讀者的副本,不論美術排版和編輯文字都是一流水準,就是配碟的文字專欄,都講究得超乎想像。可是礙於飲食題材的先天副線命格,飲食網媒又發展得嚇人,曾征戰千里的《壹周刊》剛出售,《飲食男女》也終於停印紙本,是令人惋惜的壹屍兩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