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生活

塔斯馬尼亞之旅的所見所感

塔斯馬尼亞之旅的所見所感
廣告

廣告

講歷史和文化,澳洲自然難與歐洲比較。但 Tasmania 確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
我以前未曾來過,對這裡認識不深,但早就對這個地方有所知。當年我就讀的那間學校,小學五年班開始便有地理科。當然不會很深入,都是介紹不同地方的文物、風光及簡單的資料。記得是直接升上了中一那一年,地理科老師要我們做一個Project。老師把我們分組,每組要做一份有關不同國家的專題報告。我那個小組要做的就是澳洲。

t1

還記得老師要我們找一些相關資料,加上一些從不同渠道收集回來的照片,以併貼的方式在畫薄上整理一下,再加一些文字說明。那是70年代初期,當時當然沒有電腦、沒有互聯網、甚至不知道有影印機,什麼都要實物,實物也不如現在那麼容易得到。老師給我們一個貼士,叫我們去旅行社及澳洲領事館找些有圖片可供剪貼的資料及單張,也可以拿到一些介紹澳洲的資料。

t3

很記得這件事,因為當年澳洲領事館原來就在康樂大廈,即今天的怡和大廈。當年的康樂大廈,是全香港最高的建築物,剛落成剛入伙不多久。從九龍天星碼頭那邊望過去,在我們看來,就好像一枝插上雲端的箭。我們那組同學感到最興奮的,是可以借機上去那座大廈看看。還記得在領事館那層的電梯大堂,從圓形的大窗口向外望,覺得很新鮮、很奇特、也高得有點怕,因此到現在還記得。我們那份 project,令我知道澳洲除了有袋鼠之外,原來還有一個很大的外島叫 Tasmania。但雖然如此,一直沒有來過,這是第一次。由知道至親臨其境,相隔超過四十年了。

t4

從 Melbourne 坐內陸航機過來 Tasmania 的首府 Hobart, 大概只需要一個小時多一點,機票也不貴,來回雙程只需要89澳元。Hobart 在島的南端偏東一點點。早上到步之後,在機場取了車,然後往旅遊書介紹說周打魚湯好正的那間餐廳嚐一嚐。先不留在這個住了二十多萬人的第一大城市,直接上了 Mount Wellington看看,然後駕車往島的東邊走。

t5

這邊是冬天,大約五點太陽便收工,五點半左右便漆黑一片,零星的商店都早早關門。很多餐廳都不做夜市,就算繼續營業,都只去到七點或八點。路上甚少路燈,就算所謂Expressway 都是兩邊單線對頭走,路的闊度有時還及不上新田公路。雖然很少車,也只能及早投宿,第一晚就在東海岸的 Orford 住了下來。在地圖上,這個地方是在東岸以粗體大字標記的地方,旅遊資料也有介紹,但只有七百多人分佈在一片平面上。

t6

第二天沿東海岸往北走一小段之後,去了 Swansea 看看,是另一個只有八百多人的小鎮。然後便驅車轉向西面走山路,回到的島的中軸,去到島上其中一個歷史名城 Campbell Town。雖然說是歷史名城,但其實也只得約九百名居民,香港普通一幢公屋的人口都更多。

t7

但話雖如此,小鎮的景致優美,已經有百多年的歷史。在走入那一個古老的 Town Hall 時,有一位看來已經接近80歲的老伯,也不知是工作人員還是義工,很積極主動的走過來引領參觀及介紹這個鎮的歷史。

t8

原來當年要在這個中部地區建鎮,是因為人類在1874年在地球可以用肉眼觀測金星(Venus)劃過太陽表面的景象,其中一個最近的觀測點就在這裏,因而要在此建鎮。

t9

那個時候,從英國被判刑送過來的囚犯 (即所謂 Convicted),大部份都在南邊的 Port Arthur 登岸,中部沒有多少人煙。為了建鎮,便一批一批把囚犯及他們同行家屬送過來。那段時間,會把被送過來的人的名字、所犯的罪行、判刑及是否有家屬同行等資料刻在一片紅磚上。這些紅磚後來便在市中的人行路上鋪成一條紅磚線,上面刻著的資料仍然清楚可以看到。那個時候,原來偷一隻羊也有可能被判終身監禁。發配過來這裏的,犯上什麼罪行都有,年期也輕重不一,甚至有死囚。有些就連家屬都跟着一起過來,可以說是罪及妻孥了。

t10

離開 Campbell Town 之後,沿着島中軸貫穿南北的公路往北面的 Launceston 走。因為時間已經不早,第二晚就在這裏住下來了。這是 Tasmania 的第二大城市,依山勢起伏,面積也十分廣闊,但原來也只是八萬多人口。但總算是一個很有城市 feel 的地方。因為是山城,也有很多山谷及自然景貌在城市的一帶及外圍。

t11

第三天早上在這市內走一個圈,便繼續往北走去,一個多小時便到達北面的港口城市,也是島上的第三大城市Devonport。市的人口只有二萬多。如果從 Melbourne 乘坐渡輪過來,應該主要就在這裏登岸。從港口所見,很多從澳洲本土運送過來的物資,應該都是透過貨船或渡輪進來的。這裏也是進入島的西面及西北面風景區的主要門戶。市的西南面是島上其中一個著名風景區 Cradle Mountain。Tasmania 的西邊及西南面其實是一大片自然風景區,佔全島總面積約三分之一,但大部連高速公路 Highway 及 比新田公路更狹的快路 (Expressway)都沒有。今次行程時間所限,沒有往那邊走了,只能割愛。留待下次吧!

t12

離開 Devonport,又轉回東岸,去到一個叫Bicheno 的海邊小城時,天已全黑,在那裡住上了在島上的第三晚。這是進入東岸 Freycinet National Park 的入口。第四天早上起來,駕車走了四十公里,入到這個國家公園內的 Coles Bay 一帶看看。然後便沿東岸向南走向 Port Arthur 。車程又用了三個多小時。

t13

Port Arthur 有好幾個可能是島上最有標誌性的歷史遺址。包括當年那些囚犯上岸後被關押的第一個地方。現在已經成為一個露天開放式的博物館 (Open Space Museum) 。我以前曾經去參觀過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 Gettysburg,也是一個Open space Museum。Gettysburg 那裏曾經是美國南北戰爭最重要一場戰役的所在地,對戰爭的結果有決定性的影響。林肯總統在戰後發表那篇很著名的 Gettysburg Address, 雖然只有短短幾百字,但提出的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到了今天仍然是衡量政治及政府的重要標准。Gettysburg 那個戰場今天就成為一個露天開放的博物館,面積比 Port Arthur 這個大得上好多倍。

t14

雖然如此,這個地方仍然甚有看頭,足以讓人留連一個下午。而且因為臨近海邊,風景特別優美。波平如鏡的海面浮着小艇,遊艇及不大的觀光船,在山坡及前面一片翠綠草地之間插着疏疏落落、已經大半傾到,只剩下輪廓的建築。包括刑房、工作坊、官員的辦公室及宿舍,醫院,也有為與犯人同行的兒童提供的學校。展示的解說也十分簡潔清楚。

t15

在這區的另一邊其實還有幾個重要文物,包括一個煤礦,也是一個開放式的博物館。另外還有一個鬼屋,一個為同行婦女設的工厰。但從監獄這裏走出來,已經是下午四點半,就算過到那邊,也一定不得其門而入了。只能按原定行程的計劃,駕車在南岸向西走,一個多小時後便回到 Tasmania 的首府 Hobart。就這樣,算是在這個認識了超過四十年的地方繞了半個圈,也在Hobart這裏渡過了此行的第四晚,也是回 Melbourne 前的最後一晚了。

t16

第五天下午便會乘飛機回墨爾本。早上吃過早餐之後,便駕車往市中心南端的 Blackmans Bay 走走。那裏有一個不算太大但也不算小的沙灘。海灘前邊有幾間餐廳,也有一列向海灘的雅緻小屋。想像住在這裏應該也會是挺寫意挺優皮的。

如果有千里眼,在沙灘上向南或東南面望向遠方便是南極了。當然是看不到了,但我在那裡想到,幾時有機會去南極看看。沙灘上沒有人游冬泳,也似乎沒有任何泳灘的設施,但似乎也有人會在這裏作水上活動,見到有車頂載上了小舟的車來回。偶然也有人在沙灘上漫步。暫時沒有人用,沙灘便成為了海鳥的天堂,只見有起碼幾百至上千的海鷗聯群在沙上水邊走動、游泳或低飛。從來未見過有這麼多海鳥同時聚集在沙灘上,也不怕人。在歐洲或在這裏,鳥跟人可以很接近,連麻雀都會站上手掌上取食。在我們生活的那邊地球,敢於這樣親近人的飛鳥可能大部分都會變成餐桌上的佳餚,看來雀鳥的行為,也有人類社會文化的因素。

t17

之後去了一趟 University of Tasmania。因為來到這裏難免會想起一位故友,他就是在理工學院時的同事易偉倫。我初入理工學院教書的時候,他已經是系內的明星級講師,教社會理論和哲學。因為有共同的興趣和話題,很快便成為朋友,也經常與其他同事及學生走在一走踢足球,講波經。幾年之後,他突然辭職,與太太、兒子及家中的那隻洛威那愛犬移民過來 Tasmania。他熱愛大自然,我們曾經一起帶著各自的兒子去野外捉蜥蜴。走之前,他把野外捕捉到放在家中飼養著的一批蜥蝪送了給我兒子。可惜所托非人(當然不關我那個當時年紀還小的兒子事了),那些小動物後來有些逃跑掉,有一些也不知道是被養死還是在眷養中盡了天年。

到了今天,當年他送給我兒子的「香港昆蟲」,「香港爬蟲」那些圖片書仍然在家中書架。他離開香港之前,有一次談起,他說雖然在學系中也得到管理層的支持,但他卻越來越看不慣他們的虛偽及浮誇作風,因此決定和在中大醫學院任教的妻子及兒子一同往澳洲重新開始。他們就是一同來到 University of Tasmania 任教。初來之時也頗適應,他曾經寫信告訴我一家都很喜歡多見動物少見人的新生活。但可惜不多久之後,他便確診患上癌症,最終也敵不過這病。這次來到,總覺得要往這裡看看,也緬懷一下這一位很多人都在懷念的故人。

今天 University of Tasmania 的主校區在Hobart 市中心旁邊不遠的 Sandy Bay,另有一幢大樓在市中心大會堂後面不遠處,醫學院也在市中心。據說主校園有100公頃,走一圈感覺好像沒有想像中大。校園環境說不上特別優美,但校園感還是挺強的。在校園其中一座大樓外牆掛上了一幅可能代表這大學精神的標語:「A new state of mind: It's just the same place, but a New State of Mind」。

t18

標語下面竪立了一個孔子像。不知道這裡是不是也有孔子學院。今天中國政府在世界各地推廣儒家思想,并以此作為代表䠇起中的國家軟實力像徴,這方面的工作近年確實不斷在動機及成效上都惹起不少質疑。總覺得這一種作為與中共政權的威權主義有關。在這裏看見孔子像與這句標語 New State of Mind 放在一起,或許有些人只會有一種不太對應及怪怪的感覺。不過,對於我這一類在香港已經見慣了荒謬的人,覺得這也不失是挺有趣地把矛盾統合在一起。中午離開了這個校園後,往 Hobart 市中心吃過午餐再走走,下午便往機場,結束了這一次在 Tasmania 五天四夜怱怱之旅。

説 Tasmania 是一個挺有意思的地方,因為這裡與香港太不一樣。全個島只有52萬人口,比荃灣或沙田都少,只稍多於將軍澳。島的面積卻是香港的58陪。每平方公里的土地只有不足8人。一離開首府 Hobart,就總覺得整片土地像空洞洞的。我在很多地方都曾駕駛,但從未試過在路上走上六、七十公里,大半小時以上的車程,但除了牛和羊之外,再不看到過其他能移動的物體,例如人或車。這一次總算開了眼界。

Tasmania 這裏的綿羊數目遠多於人,所以見到綿羊多過見人,牛也不少,馬只是少量。走出城市後,公路上最常見到的兩個路標是「小心路面結冰」(Caution ICE on the Road) ,另一種是提醒駕駛者小心袋鼠或另一種小動物的標示。這個島其他野生動物當然很多,有不同品種的袋鼠, 一種叫Tasmanian Devil 的獨有生物,也有一些不知是甚麼名堂的小動物。野生動物在一般情況下也會躲車躲人,所以雖然駕駛了過千公里,但只見到跳出來讓人見的袋鼠兩次,總共只有幾隻。但可能真的是太多了,所以路上所見,誇張一點說,這些小動物可以被形容為屍橫遍野。在路上,不時會見到雀鳥在啄食動物的屍體,那些不幸的小東西都是跳出來送死的。這也包括在馬路上飛過的雀鳥,也會被路上的車輛撞死的。

今天澳洲社會很重視環境保育及維護其獨特生態系統的純粹性。但在立國之初,因為要開拓土地作牧場,要與大自然爭逐土地,在對環境保育缺乏認知之下,就曾經以獎金鼓勵獵殺野生動物。從 Hobart 市中心那所博物館看到的資料,也指出那一種叫 Tasmanian Tiger 的野生動物,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滅絕,1930年之後再沒有在野外被發現過,而被畜養的最後一頭也已經於1936年死掉。

在香港,很多人都以為只有金融及專業服務才是唯一能夠提升生活水平,是推動高速經濟增長之道。香港情況有其獨特性,可能真的難以倚賴第一及第二產業。但如果以為第一產業一定代表生活水平低下,那就肯定是大錯特錯。Tasmania 的經濟主要就是畜牧業。資料顯示,2016年的人均年產值大約是27萬港元,比香港的人均GDP 34萬元無疑是少了一截。但以島上的經濟主要還要農林畜牧,算是十分不錯了。

而且,看來這裡生活的人都擁有比香港人優厚得多的自然環境資源與生活質素。單看Launceston 那個城市的廣闊的面積及房屋佈局,原來只住了八萬多人,可以想像納米樓絕對不會在這裏出現。而且,這裡的最低工資以每周工作38小時計算,約為每小時17.7澳元,即約108港元,僱主還要另外為員工供款工資的一成多作公積金。可以想像,在這裏只要有工作,一般人的生活還是可以過得很不錯的。而且可以肯定,在這裏生活的一個中等收入住戶,是絕對無需花上 18.1 年的家庭總收入才能買到一個60平方米的住房的。人生有幾多個18.1年?問題是我們有時都會被觀念及習慣制約,也因為家庭及成長的原因,有多少人願意選擇去到一個晚上絕少夜生活,見羊多過見人的地方,過那一種絕無香港般方便及仿似色彩繽紛的生活。

但這能說明在香港的生活就比在塔斯馬尼亞好嗎?只覺得在今天的香港,有太多人越來越不介意像綿羊與牛一般,過著被主子牧養的生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