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團體倡平機會改革 受害人求助無門促「翻案」

廣告
團體倡平機會改革 受害人求助無門促「翻案」

廣告

平機會營運總裁陳奕民接收請願信。

(獨媒特約報導)平等機會委員會成立20年,但組織「平機行動聯盟」批評,平機會未能有效處理投訴,申請法律援助的門檻太高,令很多投訴人感到求助無門。今日下午,聯盟聯同4名投訴人到平機會抗議,提出6宗個案要求平機會「翻案」。平機會營運總裁陳奕民接收了6封請願信,並回應指正進行檢討,會積極聽取各方意見。

平機會「投訴事務科」負責調查及調解個案,如果未能成功調解,投訴人可向「法律服務科」申請協助,提出法律訴訟。

僱主拒回覆 列調解失敗

投訴人阿詩曾任陳列室助理,2015年懷孕期間受到僱主針對,以「搬唔到重嘢」、「無睇實啲嘢」為由,3個月內3次向阿詩發出警告信,指她工作態度欠佳,逼阿詩簽名接受,當時阿詩拒絕,但阿詩放畢產假後便遭正式解僱。阿詩致電平機會投訴,2016年4月平機會安排調停,但僱主拒絕出席。平機會於是展開調查,但僱主至7月才提交答辯書。9月,平機會再安排調停會議,但僱主再次拒絕出席,最終平機會將個案列為「調停不成功」結束。阿詩其後再向法律服務科尋求協助,等待3個月後,平機會表示證據不足,拒絕提供協助。

陳春華曾任明愛旗下院舍護理員,在職期間患癌,申請120天的有薪病假後,上司拒絕其無薪假申請。後來陳春華因意外弄傷腳,上司要求她提交醫生證明,陳春華請其丈夫幫忙遞交,卻遭上司冷言「佢跛腳又唔係斷手,點解唔自己嚟」。康復後上司要求陳春華在解僱信上簽名,陳春華拒絕,院舍報警,警員帶同盾牌和警棍上辦公室,陳春華指「嗰時真係好難堪,十幾個人圍住我」,警員了解事件後向陳春華表示可向平機會投訴。及後,陳春華向平機會投訴遭到殘疾歧視,但由於僱主遲遲不回覆,平機會表示調解失敗。陳再向平機會法律服務科尋求法律協助卻被拒,指「僱主聘請佢有合理困難」。

16
阿晴

另一投訴人阿晴任職於私人機構,2016年末,在懷孕7個月時遭解僱,個案不獲平機會受理。阿晴指當時被公司懷疑牽涉於法律案件之中,在案件沒有任何結果之下便遭解僱,甚至不獲賠償。後來阿晴致電平機會投訴,苦等14天後收到平機會電話回覆指「唔涉及歧視」,阿晴質疑「我又無罪,點解唔等埋個結果先」。

聯席成員李卓人為未能出席的投訴人提交請願信,他指演藝學院戲劇系系主任Peter Jordan在2012年把上司性騷擾學生的投訴轉交給管理層後,開始受到針對。2013年3月,Jordan向平機會投訴,同年8月演藝學院以重組架構為由解僱Jordan。Jordan再向平機會投訴,但調解失敗,其後他再向平機會申請法律協助被拒絕。平機會回應指Jordan與上司曾有衝突,解僱與性騷擾投訴無關,但Jordan與演藝學院均無提出此說法,質疑平機會如何得出「雙方曾有衝突」的結論,卻不獲回覆。

少數族裔、跨性別者同受害

尼泊爾裔的Gurung於2015年為適齡的兒子尋找幼稚園,但幼稚園卻以廣東話面試,亦沒有英語翻譯。香港融樂會計劃主任卓文寶批評「一個啱啱上幼稚園嘅尼泊爾小朋友,點會識講廣東話」,又指幼稚園優先取錄懂廣東話的小朋友,已觸犯歧視條例。Gurung事後向平機會投訴,平機會在2015年11月進行調解,調解最後失敗,Gurung再向平機會申請法律援助,但平機會指收到不接受其申請通知書,不了了之。

跨性別權益會代表楊煒煒為跨性別人士Terry請願,Terry曾於政府場地欲使用殘疾人士更衣室,管理員刻意上鎖,不讓他使用,而Terry當時正等待接受變性手術由「男轉女」。Terry向平機會投訴,卻收到平機會以「資料不足」為由拒絕介入。楊煒煒指一般只要有詳盡案情便可獲調解,批評平機會沒有公平處理Terry的個案。

22
跨性別權益會代表楊煒煒

平機會稱半年內改革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胡美蓮指,平機會提供法律援助的門檻高,以2016年為例,平機會接獲約600宗投訴,但只有16宗獲得法律協助,而平機會法律服務科6名律師每年開支卻高達860萬,質疑平機會法律援助的成效。聯席成員李卓人指「成日都話有爭議唔做,咁所有個案都唔使做啦,無爭議我都唔洗嚟平機會」。

平機行動於5月提出全面改革平機會申訴機制,平機行動聯席發言人劉家儀指曾於7月與平機會會面,平機會於會上同意改革,並表示正在外聘顧問協助檢討工作,是次行動是要求平機會進行改革後,重新處理這6宗個案。李卓人指平機會答應於半年內完成有關工作,而是次行動是為了監察平機會的改革進度。

記者:李瑞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