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從十架釘大髀推想,劉霞會否已遭不測?

廣告
從十架釘大髀推想,劉霞會否已遭不測?

廣告

首先,我希望我是錯的,最好有人能證明劉霞仍然安全。

但筆者的思考由一個問題而起。

網絡上有聲音指責民主黨成員林子健的行為,質疑轉贈球星的簽名照片予劉曉波遺孀,究竟能有什麼作為。這也是筆者夜半驚醒時內心的問題,卻是以「強力部門」的視角為出發點。

強力部門在香港境內一直存在,大部分跟貼政治新聞的人都應該知曉,筆者亦聽曾身處社運圈中心或政界的朋友提及過。只是強力部門的作風就像空氣一樣,既為大眾所知,卻意圖滲透在環境中不被看見。你可以說他們在港橫行肆無忌憚,但其實他們並非全無忌諱,據指他們仍會偽裝成各種身分如商人或學者等,既會掩飾自身存在,只在暗中行事,可見他們在港行動仍然有所顧忌。那麼,這次高調的擄走林子健,再施以虐打,威嚇他不要轉交劉曉波生前喜愛的球星簽名相,原因何在?難道說美斯的簽名有什麼魔力不成?

我想不是的。

問題在於強力部門究竟想剎停些什麼,林子健這種溫和至極和聊表心意的行動,對「偉大的黨」究竟能產生些什麼威脅?

眾所週知中共亟欲把劉曉波曾經存在的事實抹去,不顧其家屬的真正意願,強行把遺體火化並將骨灰撒入海中,連個墓地也不讓留下,不欲予人任何場所去記念劉曉波。對內,中共準備了一套的說詞,宣稱劉曉波是被外國勢力所利用,把他打成一個被騙慘了的悲劇人物,去應對中國人民對其產生的同情。對外,中共同時間亦裝出一副很願意讓劉曉波接受國外專家治療的樣子,去應付國際間的輿論壓力。由此可見,中共雖然無理惡待劉曉波,卻不若平日一般的理直氣壯,曉波是中共不敢輕忽的一個「問題」,是「偉大領導」心中一根拔不去的刺。如今其人已逝,大眾對這位用自己半生和平抗暴、「沒有敵人」,在謊言的國度裡堅持說真話的偉人所產生之感情,少不免投射和轉移到他的遺孀劉霞身上。是以中共在曉波離世以後便把劉霞消失,盡量斷絕劉曉波在民眾之間所遺下的精神影響,期盼日子一久,大眾便將其夫妻二人淡忘。

回頭說強力部門的行為。他們不惜破壞一貫低調的行事作風,在旺角鬧市中心的眾多「天眼」下將人擄走,再施虐打和予以警告,這算是剃了香港警隊的頭,但於中共而言更可能是一種「不得已」。強力部門在港高調行動,中共所冒的政治風險也有先例可鑑,銅鑼灣書店事件,在本地甚至國際輿論中也泛起過一陣漣漪。中共不傻,豈會為一張球星簽名相發難?對家比起我們更懂得講求策略,從雨傘中後期的冷處理可見一斑。若是強力部門不顧政治風險「跨境犯法」的話,可想而知他們正在試圖掩蓋或隱瞞的那一件事,和高調在港行動所能引起的風波相比,那件事的重要性必定比起跨境擄人和虐打都要大得多。

是以筆者無可避免地想到,劉曉波的遺孀,被中共無理拘禁的劉霞,或許已經不在人世了。有什麼事比起這件事更能讓中共覺得需要隱藏?曉波之死在中國內外所帶來的震撼才稍為平息,如今倘若連其遺孀亦遭不測,對於中共來說,將可能掀起另一波麻煩。

如果林子健堅持要把簽名照送到劉霞手上,下一步應是動用民主黨的人脈和資源去調查劉霞的下落,或許他距離真相只有一步之遙,是以強力部門不惜高調出手剎停他的下一步行動。若民主黨中人獲得劉霞的最新消息,大概也會向大眾傳媒發報,而香港面向國際,不似大陸境內傳媒那般容易操控。若劉霞真遇不測,消息來到香港,也必定會到達世界各地,最終亦會在中共眼皮下的「防火長城」內不脛而走。

筆者謙卑的請求︰誰來證明我在胡亂臆測,請向大眾公佈劉霞的下落,證明這位只心繫亡夫、無意涉足政治的遺孀仍然安全無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