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永遠談不完的戰爭責任問題

廣告
永遠談不完的戰爭責任問題

廣告

8月15日﹝或9月2日﹞是抗日抗戰勝利紀念日﹝V-J Day﹞!一如以往,各界例必討論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責任問題,而首當其衝,必定是昔日軸心聯盟﹝Axis powers﹞的三個主要成員國——德國、意大利及日本。當中,尤以日本的責任問題最複雜及最具爭議性!

關於日本道歉及賠償的問題,筆者教授歷史科時,曾嘗試從各方面——包括法理——的角度分析,這不是單純的「德國勇於認錯,日本拒不認錯」這麽簡單。無疑,日本政府基於各種理由有意迴避戰爭責任。天皇的責任問題固然不可等閒視之。日本政府恐防因戰爭責任而帶出的賠償問題,將會構成沈重的負擔。而不少政商界人士的上代與戰爭有關,如︰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的外公岸信介被視為二級戰犯、現任大藏相麻生太郎的家族企業曾強徵戰俘做苦工、前首相細川護熙的外公便是當年支持軍方侵華的近衞文麿,大部份後人當然不想承受如廝黑暗的歷史。世人多責難美國之包庇﹝因利用日本作反共的前哨陣地﹞,卻忽視中國的態度亦變相縱容日本政府迴避戰爭責任!!!蔣介石「以德報怨」的呼籲還可說得過去,畢竟從長遠角度而言,無人願意中、日兩國永結仇恨。然而,某位毛姓魔頭竟然多次感謝日本侵略中國!?如此狂言,日本政府不道歉不賠償,縱使既不合情亦不合理,至少合法……

至於日本的戰爭責任,對中國及東南亞之野心,拘使其走上侵略的不歸路,乃是毋庸置疑之事!但除此以外,同時亦有其他複雜的因素。

日本於1920年代雖採睦鄰政策,但在外交上卻遭受一連串空前挫折、屈辱。在1922年﹝大正11年﹞的華盛頓會議﹝Washington Conference﹞中,英國廢除自1902年﹝明治35年﹞訂立的《英日同盟》﹝Anglo-Japanese Alliance﹞,已教日本難受。同時,會議規定英、美、日海軍比例為5:5:3,日本認為不公。此外,美國大幅限制亞洲——包括日本——移民。令日本以為受到西方國家聯合歧視、抵制,決心報復。

而美國於1940年﹝昭和15年﹞始,對日實施石油禁運。並於翌年,聯同英國及荷蘭流亡政府﹝註︰時德國已佔領荷蘭﹞凍結日本的海外資產。日本自視為挑釁。結果,經過了4個多月的掙扎,日本才決心擴大戰爭,對美開戰,令這場戰爭變成真正的世界大戰。然而,美國對日實施禁運的目的,除了抵制日本侵略中國外,還因為日本於1940年9月與德、意簽訂《三國公約》﹝Tripartite Pact﹞,締結同盟,美國有意藉抵制日本而針對德國!

平情而論,日本社會並非沒有反思戰爭的責任,尤以近年之反戰聲音越趨濃厚,這可反映於近數年的電影作品,如2011年公映的《聯合艦隊司令長官 山本五十六》,電影不單大力批判當年的軍國主義如何荼毒國家,製作單位甚至似有意無意間藉山本五十六﹝役所廣司飾演﹞借古諷今,嘲諷安倍晉三的政府輕率、不負責任。而2015年公映的《日本最長的一天》﹝日本のいちばん長い日﹞,對於強硬派軍人面對國家行將敗亡之際,仍執迷不悟,妄想作困獸鬥,更加有對其愚不可及的批評!

事實上,即使在那個軍國主義猖獗的年代﹝1931-1945﹞,日本國內有若干有識之士反對國家踏上戰爭不歸路,其中以山本五十六最為顯著,山本除反對戰爭外,亦屢次不客氣指責陸軍的專橫及縱容士兵的暴行;而駐美大使野村吉三郎亦一直為美日談判努力奔走。

此外,日本政府過去多年並非完全未曾為戰爭責任道歉,如前首先村山富市於1995年發表「村山談話」,為日本的戰爭責任致歉。而後繼的政府——包括安倍晉三的政府——亦表示願意繼承「村山談話」的精神。

至於日本的新一代,隨着日本社會的開放,他們自不甘受政府及右翼團體愚弄。而細川護熙更甘冒大不韙,否定前人之行事!﹝註︰當年在美國留學時,曾有日本籍的同學因其祖國之戰爭責任向筆者表示歉意﹞

事實上,即使分析德國的責任,仍有許多可圈可點處。當然德國無疑要負最大責任,蓋因希特拉蓄意發動侵略戰爭,而且納粹政權在戰爭期間所犯下的戰爭暴行絕不亞於日本軍閥!此外,德國人對《凡爾賽條約》﹝Treat of Versailles﹞的仇視,亦促成納粹政權的興起。然而,教人感諷刺的是,希特拉原無意藉侵略波蘭而發動世界大戰﹝註︰事實上,希特拉遲至1943年才宣佈全國總動員﹞;根據他與意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於1939年5月的「君子協定」,至少要到1942年才發動戰爭﹝按︰連希特拉也沒想到4個月後,大戰爆發﹞。而英國的姑息政策﹝appeasement policy﹞、波蘭的決絕態度﹝註︰史家雖不值希特拉侵略波蘭,但部份史家同意他對波蘭的領土訴求尚算溫和、合理﹞、蘇聯外交政策的轉向﹝由爭取跟西方合作抗德轉為對德中立﹞、意大利的轉向﹝註︰意大利於1936年後才開始親近德國﹞及美國的孤立主義﹝isolationism﹞亦為戰爭的爆發鋪路。此外,蘇聯與德國合作蹂躪波蘭、屠殺波蘭戰俘、侵凌波羅的海三國、芬蘭及羅馬尼亞等國,固有其言之成理的理由,但其責畢竟不能忽視!

嗯……昔日的軸心聯盟中,倒是意大利不怎樣承擔戰爭的責任。先不論墨索里尼未能約束他的盟友——希特拉——那無休止的野心,卒令天下大亂;單是他那重建古羅馬霸權的美夢,已為希特拉樹立惡例,甚至「青出於藍」。況且,意大利人自認在巴黎和會受到出賣,時思報復,亦為日後的國際秩序的崩潰埋下伏筆!此外,意大利軍無論戰前及大戰期間,亦曾犯有戰爭暴行,但不像德、日,意國幾乎從未有人被訴為「戰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