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你有沒有想過坐監?有沒有想過坐監的時候做什麼?

廣告
你有沒有想過坐監?有沒有想過坐監的時候做什麼?

廣告

老實說,我有想過。那不是因為我準備要做什麼需要坐監的事情,只是偶爾的胡思亂想。

我認識坐過監的人,也探過一次監,赤柱裹面的生活如何,我略知一二。如果不是犯了什麼大奸大惡殺人放火的嚴重罪行(例如商業罪行),行為又良好的話,待遇是會好一點,像我認識這個人一樣,獄中生活也不是那麼悲慘。

例如,這個人平時很少看書,但在獄時,便看了很多書。另外,只有在獄內,才接觸到他這一生人也不應該會接觸到的人物和故事。

所以,在胡思亂想之際,我想,如果真的坐監,就天天把想看而未看的書全部看兩遍好了。香港始終比極權國家好的是,沒有人阻止你看書,大部分書類都能帶進獄中。

唯一難受的,就是失去了自由。

自由,是人類必要的價值之一,沒有自由,你多有錢,多健康,多有才能,也沒有用。所以,以剝奪自由作為一種懲罰,如此古老而有效。

將自己代入這班年輕人的角度,坐牢,雖然難受,但還可接受。最重要,是知道自己為何坐牢,知道自己為了什麼付出代價。積極參與東北抗爭和雨傘的抗爭者,絕不是某些人抹黑的「趁熱鬧」、「貪威風」,他們都是有學識、有抱負和有熱誠的年輕人,他們不是一時衝動,不是事件的得益者,他們很清楚這樣做會影響自己的前途,他們也很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很清楚今日的政府如何墮落,制度是如何不公,也清楚自己為什麼走上這條抗爭之路,如果你讓他們說,他們可以滔滔不絕講兩粒鐘向你解釋。

可惜,社會很多人,不願意聽,有些根本沒有這個智力和學識水平,有些只願做鴕鳥,有些卻自覺高高在上永不會錯。

審判年輕人,是低成本的過癮遊戲,就如一個心理有缺陷的成年人虐待貓狗,不危險又能大呼過癮,但叫這些人去挑戰獅虎,不要說笑了,他們連一隻牛都不敢走近。

在現實中做了奴才太久,就會形成心理缺陷。

換了自己要坐牢,為了信念付出代價,只要想清楚,我想,難受,但還會接受。

可是,身為人父,換了自己的孩子是這樣呢?

這個問題,內子問過。老實說,我不懂回答。

天下間,誰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坐牢?

可是,你又清清楚楚知道,他們雖然犯了法,卻沒有「罪」。

想到此處,看看自己的孩子,心很淒酸。

我深深敬仰這些孩子的父母,特別是一直支持他們的。

寫得很亂,但那是心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