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當香港遇上新加坡式威權主義

廣告
當香港遇上新加坡式威權主義

廣告

林鄭說漏嘴的新加坡模式

林鄭月娥上台之初,就到新加坡訪問,並公開表示香港需跟新加坡學習。誰不知,林鄭之意,不只是指要學習新加坡的產業發展,並把新加坡的威權式領導帶進香港,行政配合司法,透過重判異見者令他們噤聲,筆者聞新界東北上訴案之判決後,真的不禁感到唇亡齒寒,原來香港已不知不覺地,與新加坡模式正式同步。

眾所周知,新加坡的政府及議會都是由「民主產生」,但由民主產生的總統實則只是象徵性元首,而政府的實權卻在總理手上。總理就是由議會多數黨的黨魁擔任,而新加坡的議會,長年就由人民行動黨所把持,但這不是代表她們受人民愛戴,只是因爲其選舉設計,而使她們可成為議會的大多數。反對派的票數永遠都不能反映在議會的席位上。說到這裡,諸君會否覺得與香港十分相似,香港民主派於選舉中取得6成支持,但永遠只取得議會的少數席位,這亦是因為中共經費盡心思的選舉制度設計,所造成的結果,當權者為了控制權,不惜挖空心思,都利用手段限制人民的權利,這絕對是香港及新加坡的共同悲劇。

平心而論,筆者之前還認為,香港的情況沒有新加坡如此惡劣,新加坡當權者對異見者,還會透過司法機關政治檢控,如2015年的余澎杉事件,他就是因為於網上批評李光耀,被當局以詆毀宗教信仰罪名拘捕,並被還押至精神病院。筆者當時聞此,還可以慶幸香港有獨立的司法機關,香港人可以透過司法程序揭露政府的不公義,因為司法是香港人的最後一根救命草,但當新界東北上訴案,及褫奪議席案一一發生後,筆者覺得香港已正式與新加坡同步,一樣地為發展,輕法治,及一樣地為維穩,輕人權。情況更甚者就是行政機關一樣地濫用司法,透過一些莫須有,及輸打贏要的司法程序,把一個又一個的異見者送入監牢,其目的就是想香港如新加坡一樣,利用司法威權令異見者噤聲,最後完全剝奪人民的發聲權利。

政府今日可以透過人大釋法褫奪議席,亦可以透過覆核刑期重判入獄,難保香港明日不會出現另一個余澎杉。當林鄭都說漏嘴,而林鄭所指的「學習新加坡」,到底是學習什麼,大家是需要深思。筆者會認為香港終歸都要走上新加坡的道路,那大家就要選擇屈服噤聲,抑或是不認命,但筆者仍然相信,這是最差的時代,但亦是最好的時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