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愛土地、愛動物的豁然

廣告
愛土地、愛動物的豁然

廣告

我最初認識豁然是她為龍尾作守護成員,幾乎剷青的頭,短褲拖鞋,爽朗不多言,就是她給我的第一印象。2012年反對興建人工沙灘的活動如火如荼,又有展覽,又有在龍尾守灘活動,在我們最需要人手的時候,她最義無反顧地幫得最多。之後,我們都有在不同場合碰見,但我與她不算熟稔。

反而,因一次工作的關係要到古洞北考察,同事負責聯絡,為我們帶隊的就是豁然。我十分欣賞她為保衛東北,自己也搬入古洞與村民同住,更不時無償為像我們這些人作介紹和導賞,她的坦率令我們都能暢所欲言。

她如此為被發展巨輪而迫遷的小動物和居民發聲,用微弱的所謂暴力向高牆鐵壁進攻,換來的竟是囚禁,我們真的對不起你!謝謝你一直的付出。

664425_10151096871846923_1354473849_o

動保界的朋友二元對豁然有以下的一段說話:臉書的談話記錄找回2013年,當時她在臉書向小弟問:「如果有村狗無晶片,無打防疫針,又因爲咬過人被捉狗隊捉去,是兩個星期前的事。我現在還可以做什麽?」 「我想跟進返個問題,請教一下: 一、捉狗 二、訓犬 省錢,或者不用太多錢的前提下可以怎麼做?求教,謝謝。太麻煩你了。 」 最後到較後期的交流,好奇問她是讀什麼科目?才曉得她是讀人類學,是大四年級生。她對動物也是挺關注的,偶爾會跑到前線去協助動物絕育。2014年,3月10號,她更新:「兩隻狗狗被我誘導到一個已經清空的水池底下,一邊蓋上木板避雨,一邊蓋上鐵架避免跳出來。只差絕育和之後的善後工作了。還有就是絕育後的安排,不知道怎辦。我希望我有足夠耐心去和這兩個超怕人狗狗相處。」 那之後便沒有聯絡,大概是更關注新界東北的土地問題,以我的觀感,她是一位有愛心而勤力的女孩。知道她入獄的消息,的確很難過!土地,幾時開始祇為了起屋?香港需要準備要迎接一千萬人口是由誰去決定?悍衛農耕,看不過眼官商鄉黑勾結所付出的代價,實在令人心酸!又沉重得令人掉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