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5年後又執粒

廣告
5年後又執粒

廣告

五年前,強颱風韋森特襲港,將6個共載150噸塑膠原料「聚丙烯」的貨櫃吹倒,百幾噸膠粒肆虐香港水域,無遠弗屆,造成了空前的膠災膠難!當年政府被人炮轟延遲公布,甚至隱瞞事件,最後要全城市民自發去執手尾以減低對環境的傷害。不同團體不同階層老中青小孩聯群結隊的自發去清理災場,十幾個海灘每個少說也有幾百人,這種「香港自救」的場面如今想起也為之動容。

事隔5年,又是8月,歷史再重現。兩艘貨船在珠江口水域相撞,漏出大量棕櫚硬脂,隨海水漂向香港水域。同樣又有十幾個泳灘陸續封閉,政府又被炮轟遲了兩日公布。延誤了補救的最佳時機!

今次的棕櫚硬脂不是一粒粒,而是「一嚿嚿」的,觀感上比聚丙烯更加嘔心,所到之處令海水「油淋淋」的,很難令人信服政府所說的「無毒無害」。在重災區長州和南丫島,已陸續發現有死魚漂浮,部分魚鰓位置就有棕櫚硬脂,傳出陣陣惡臭。亦有專家指出,2014年英國的泳灘亦曾出現棕櫚硬脂,有狗隻懷疑因吞了固體棕櫚油而中毒死亡,動物的腎和肝都被這種物質嚴重破壞。本來打算周末帶狗狗到梅窩游水,看來要讓狗狗掃興了。

但最教人奇怪的是,今次流出海面的異物估計近九千噸,卻未有觸發起有「全城參予」的「執膠熱潮」。發起「自救行動」的團體不像當年多,參予的市民更遠遠不像上次踴躍。是我們早已習慣了或接受了香港的環境被不斷破壞?這種事年來重複又重複,執得一時,執唔到一世!又或者我們「醒悟」過來,不願意再幫失職的政府官員抹屁股?又會不,多年來積壓的無力感令我們已不像以前那麼愛香港。

慢慢的心灰意冷,只想自求多福、獨善其身?就正如我們無能為力的看著白海豚一條一條的消失。

原文刊在 am7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