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他們仨:我們無愧於心,也不會放棄

廣告
他們仨:我們無愧於心,也不會放棄

廣告

「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將被覆核判刑的這個炎熱的下午,逾百前來支持他們的市民,把金鐘高等法院地下大堂擠得水洩不通,空氣中瀰漫著一種哀傷與悲壯,不少人眼眶泛紅、臉色凝重。首先到達的羅冠聰,與到場支持的爸爸擁抱,然後逐一與包圍著他的眾人擁抱,有市民、有社運人士,也有很多「雙學」久未露面的成員,各自穿了三年前幾乎日日穿著的黑底T恤,不少人情緒激動落淚。他們臉上總是平靜地微笑著,反要安慰著其他人,態度上有種跟本身年紀「圖文不符」的從容、豁達和沉實,仿佛他們只是將負笈海外的學生,正與眾親友在機場話別,而不是行將被囚失去自由的人。

2

在高院外,支持建制組織「保衛香港運動」和其發起人傅振中,不斷叫咪辱罵三子,落井下石地高唱「恭祝你福壽與天齊」,企圖以喧鬧聲,蓋過三子在宣判前的發言。冷眼看著這班所謂的成年人,面目猙獰,而在大批傅媒面前三位二十出頭的年青人,眼神堅定、沉著冷靜,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基於日前13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的抗爭者,被重判刑期八至13個月,24歲的羅冠聰對判決「感到悲觀」,入獄機會很大,刑期亦不短。但他認為「重奪公民廣場」是雨傘運動的開端、以非暴力追求民主很重要的一步,對此絕不後悔。「我可以很肯定地說,無論今日結果如何,我們內心都是自由的!我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對得住我們相的公義、價值。」在七月中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的他說。「我們無愧於心。」

黃之鋒說,無悔參與雨傘運動,很榮幸能參與重奪公民廣場和佔領運動,希望香港人在面對威權體制挑戰時不要放棄,相信最後會得到勝利。「我希望香港人,當坐監的年輕人都不放棄時,大家在監獄外面,更加沒有任何理由需要放棄。」他說。「下年我們出來時,我希望見到一個有希望的香港、看到一班不放棄的香港人,這就是我入獄前的心願。大家頂住,唔好放棄!」

在判刑翌日便27歲的周永康說,即使今日他們無法撇除很多人的誤解和冷漠,但相信當與真理同立時,他認為他們的堅持和付出,是會感動更多的人和得到最終的勝利。「我相信我們的堅持,一定會令到烏雲退散,會令我們希望見到的世界,真正降臨在這地方」。Alex自言是「指出了國王的新衣而被打壓的細路」,他在陳情書說「只有深刻的愛,能讓我們獲得解脫」,到了這刻,他仍然相信每個人的改變能帶來變革,社會進步由內心聚存力量開始。

3

三人在發言時,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一直在身後伴著,當他們將要離開上庭面對宣判時,岑似不願放手地與「雙學三子」緊緊擁抱良久。在大堂中,群眾激昂地叫著口號,一聲聲「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公民抗命、無畏無懼」和響亮的掌聲,伴著他們入電梯。在五樓第七庭外,數十名未能拿到籌的支持者在等著,在良久不散的掌聲中,三人帶著微笑步入法庭。

甫開庭,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指法庭昨夜十時多,收到黃之鋒代表律師的傳真信,希望法庭把信的內容一併考慮。據「蘋果日報」報道,內容是有關若三人刑期超過三個月,五年內就不能參選立法會。經兩度短暫休庭索取指示,擾攘一輪後,最終撒回信件,此做法被楊官批評為不恰當,影響法庭運作。最後,三名法官再休庭半小時才宣判判刑。

在第一次短休後,三子與眾人步回法庭,周永康微笑擁著岑敖暉瘦削的肩頭,岑笑著也環起周的左肩,這對前學聯的好戰友肩並肩地步入法庭,令人記起三年前在雨傘運動期間,他們倆在帳幕間的商議談笑、在台上號召集氣的身影。第二次短休後,羅冠聰與女友低聲談著,在步入法庭前一刻,像孩子般摸了摸女友的頭,二人相視一笑。

4

當大家回到庭內等候判刑時,期間發生一段小插曲。已閉上的法庭大門突然打開,雙學三子又再步出--原來人有三急,場外一直在等的數十名市民,不禁都較笑了起來,繃緊的氣氛就這樣瞬間消解了,一陣陣的掌聲響起,為一臉尷尬地笑著的三子打氣。

下午四時十七分,終於到了宣判的時刻。楊官說判決書太長,只會宣讀最終判決。他指,已考慮各種因素,三人各自的背景、動機和案情作判刑考量,判黃之鋒囚六個月,羅冠聰囚八個月,周永康入獄七個月。他們仨聞判後依舊平靜,與家人對望微笑,周永康以笑臉揮手作別;臨離開前,黃之鋒如以往在街頭叫咪時般振臂高呼:「香港人唔好放棄呀!」

5

這是「未夠秤」、未夠21歲的黃之鋒「入冊」前對香港人最後的叮嚀。

第七號法庭大門外,前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同樣地在振臂高呼,帶領著市民喊著「公民抗命,無畏無懼!雨傘運動,不屈不撓!」,這幾句在三年前響徹金鐘街頭的口號,像是在回應黃之鋒對香港人的期望--「香港人不會放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