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聲援政治犯】遊行人士迫爆灣仔中環 「沒理由不站出來」

廣告
【聲援政治犯】遊行人士迫爆灣仔中環 「沒理由不站出來」

廣告

容伯

(獨媒特約報導)反東北發展及重奪公民廣場兩宗刑期覆核案,過去一星期於高等法院宣判,16人被改判監禁6至13個月。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社民連、人民力量、香港眾志、大專政關等團體,今日發起遊行抗議政治逼害,聲援在囚的抗爭者,大批市民參與,迫爆灣仔、皇后像廣場,是雨傘運動以來人數最多的遊行。

39
許小姐

籌款義工許小姐指16人不是為私利,而是因堅持公義社會的理想而被判重刑,認為他們是為了所有香港人而入獄,故自己沒理由不站出來支持他們。許小姐更批評政府一開始的指控已是不合理,現時更是輸打贏要,在16人已完成社會服務令後再提出覆核刑期,政冶打壓目的不言而喻。她提及過去數天心情沉重,感到灰心,但在閱過在囚人士的感言後,認為連付出極大代價的他們都如此樂觀積極,自己又有何理由放棄。她指自己能做的事不多,擔任籌款義工只是略盡綿力,希望報答在囚的16人,望他們出獄後能看見社運並沒因此而沒落。許小姐又指政府現時對付抗爭者的手段越來高壓,認為日後必須要聰明地抗爭。

老伯坐輪椅遊行:抗命達致公義

88歲的容伯坐於輪椅上,與遊行隊伍徐徐前行。「我次次遊行都一定到,六四晚會風雨不改都會去。」容伯認為年輕抗命者「梗係無做錯」,又指抗命行動即使「違法」,行動卻是為達致公義。

許多同輩人覺得後生仔太激進,容伯反指他們保守:「社會要進步,思想都要進步。」他認為需要「一起想辦法」用甚麼行動爭取社會改變,面對今次抗爭者被判重刑,更應思考,不能僅由建制派決定是非準則。

潘小姐指是日天氣炎熱,但仍決定一家三口參加集會,希望以行動支援在囚人士,讓他們即使身受牢獄之苦,也知道在外面仍有大批人在支持他們,不要放棄上訴。她又認為16人因堅持理想而受政冶打壓,更要被判刑,對他們的堅毅感到佩服。潘小姐指自己有一個正就讀小學的兒子,縱然政冶環境不明朗,她仍希望會有更多人出來抗爭,還下一代一個自由天空。她提到兒子同學的家長紛紛談及移民,但她指「呢個係我哋嘅地方,點解我哋要走,我唔忿氣」。她指情況未去到最壞的一刻,都不會考慮移民。

35
嚴小姐和女兒

媽媽帶女兒遊行:諗唔到理由唔出嚟

嚴小姐帶同女兒參與遊行,她指遊行的原因是「唔滿意香港嘅情況」,亦是對16人的一種支持和政治表態,「除非我唔喺香港,唔係我真係諗唔到咩理由唔出嚟」。嚴小姐又指對香港的轉變感到失望,指政府由2012年推行國民教育開始崩壞,面對「紅色教育滲透、司法制度成為當權者的壓迫手段」,直言「係有少少覺得hopeless」。對於16人被改判囚,她表示「唔係呢啲朋友唔肯負擔責任,佢哋已經被判社會服務令」,質疑律政司繼續上訴是政治打壓。她又指「唔敢講仲有無希望,但我真係好鍾意呢個地方,唔係都唔會選擇留喺度」,望香港「唔會變得更差」。

01
石先生

石先生表示出席遊行是為了支持年青人,批評判監的長度顯示了對年青人的政治逼害。他又斥背後是中聯辦策劃,但他對香港人有信心,「香港人唔會咁容易罷休」,又指「共產黨最驚團結」,望港人繼續參考社會運動。

01
Tony

澳洲人Tony:抗爭者有理想,不應受牢獄之苦

澳洲人Tony來港4年,與港人太太結婚後以此地為家,今日冒著暑熱上街,支持被判囚的年輕抗命者。Tony認為,黃之鋒等人對社會有理想,行動出於良好意願,不應受牢獄之苦。對於律政司稱抗命者「暴力」、「和理非是口是心非」,他一臉疑惑,指看到警察明明更暴力。

香港政治與司法令人擔憂,Tony承認有想過幾年後帶太太離開香港,回澳洲生活,但他指太太很愛在香港的生活和工作,如非到最後關頭,實在不想離開香港這個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