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主教與硬牆

廣告
主教與硬牆

廣告

新主教被問是否支持平反六四,先講了一輪不幸與傷痛,然後話鋒一轉:「但我亦係一個好現實的人,如果現在知道沒法子做的事,明知那面牆是硬的牆,我是否一定要撼頭落去呢?我不是。」他又補充:「但你問我會否覺得當時那些學生是需要人去支持呢?我覺得會嘅。」

按照「唔好撼頭落硬牆」的邏輯,後面的補充如果不是廢話,就是偽善。無論任何時候,共產黨的牆都是硬的,覺得那些學生需要支持,就等於支持他們撼頭落硬牆。主教這些話,不就是偽善的廢話嗎?

組織上、理論上、實踐上,主教理應是耶穌的忠實信徒。面對很硬的高牆,耶穌的態度是什麼?

耶穌並沒有退縮,仍堅持宣揚天主的真理,成為當權者的眼中釘,接下來的結局,人們都知道,耶穌被殘酷地釘死在十字架上。從宗教的角度,耶穌以死來救贖人類,從世俗的角度,耶穌堅持真理,硬撼高牆,結果以身殉道。

天主教義,我不敢在主教面前班門弄斧,但要問的是,如果耶穌跟主教一樣,面對硬牆都是「好現實」的話,那麼,今天的基督宗教,會是怎麼個模樣?

話又說回來,天主教的主事者,殘暴不仁、迫害異見,古已有之。這段不堪的歷史,早已成為無法磨掉的污點。不過千年下來,經過文明的洗禮,經過不斷的反省,寬容、多元、人權、自由,已經成為人類文明的核心價值。

對於基督宗教被中國當局迫害,強制拆掉教堂十字架事件,新主教與權貴的關係,可說是表露無遺。新主教說,拆十字架事件加入了政治因素,因此愈鬧愈大,問題複雜,但突然又話鋒一轉,將複雜的政治問題,變成最簡單的建築安全問題:「如果唔係違反建築物條例,我當然唔會容許呢件事發生,如果係僭建,政府要拆,我又唔覺得自己係大晒」。

十字架僭建論,不是新主教的發明創造,內地輿論早已有之,不過出自新主教之口,由新主教以違反建築安全為理由,替當局宗教迫害的行為辯護,對中國當權者來說,當然特別有說服力。

可能對陳日君樞機的印象太深了,原來,對人權、民主、自由、法治的堅持,在天主教會內,絕對不是理所當然。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