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石永泰訪問,前後矛盾,值得商榷!

石永泰訪問,前後矛盾,值得商榷!
廣告

廣告

昨天有線電視訪問石永泰,內容多處犯駁,想像不到一位資深大律師,可以輕率如此 :

1. 他一方面指出楊振權其中一段判詞可能情緒化,但話鋒一轉,改為批評其他人將其上綱上線,實為可笑。為何一個位高權重的上訴庭副庭長,在香港人高度關注的案件,不必要地挑釁港人,偏離法院常規及不當地加入政治判斷,石大狀是否更應該,義正嚴詞批評楊振權,以正視聽?

2. 年輕人「求仁得仁」,應該接受「出得嚟行,預咗要還」?
事實上,他們每位都清楚表達會承擔法律責任,現在問題是,他們所承擔是不合乎比例的懲罰,昨天十多萬香港市民,冒著接近35度的高温,走上街頭表態,抗議法院判決,石大狀為何只懂說風涼話,而不去正視量刑的適當性?

3. 石大狀肆意批評紐約時報,「關你何干?由於判決唔岩聽,無端端話香港法庭政治檢控」,為了突顯他的責駡正確及公正,特別提出兩單他有意見案件來對沖 :

a. 七警案判刑,中央官媒不當批評洋人法官重判這些「法治維護者」;

b. DQ 議員案不當,讓他感受良多,由於宣誓過往能寬鬆渡過,讓議員可以take two,但今界突然間冇take two,又唔預先通知,無理地秋後算帳。

大家很同意石大狀對這兩案的批評,但問題是在這兩件事例,他有否適時發聲指正?或最起碼表達憂慮? 可惜在記憶中他完全沒有這樣做,如今只是惺惺作態,令人不齒!

更為不安是,媒體天職是監察政府及當權者,何況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及媒體關注香港法治狀況是「天經地義」,不知道石大狀為何突然環球時報上身?重手批評?

4. 最後石大狀「大言不慚」話,他又不是選議員或做律政司司長,所以不怕直話直說。但他有否記得代表政府打官司的「潛在利益衝突」,記憶猶新是作為「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的代表律師,歷時共68天,他總共收費多少?為何政府從這麼多的資深大律師中選中他?政府以後會否更重用他?

希望石大狀慎言,多從卑微市民角度思考問題,更多同理心,及能真正實踐法律公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