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鳩嗚千日】團友錢姨:「一個可以互相支持、打氣,每天都有同路人聚集的地方。」

廣告
【鳩嗚千日】團友錢姨:「一個可以互相支持、打氣,每天都有同路人聚集的地方。」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旺角鳩嗚團昨踏入一千日,鳩嗚團常客「錢姨」錢寶芬家在屯門,至今堅持每晚到旺角參與,她形容旺角鳩嗚團是「一個可以互相支持、打氣,每天都有同路人聚集的地方。」

旺角鳩嗚團源自雨傘運動期間,警方首次在旺角清場,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促市民到旺角購物支持受影響商戶,結果萬人「響應」,重奪旺角佔領區。在旺角終極清場後,鳩嗚團繼續留在西洋菜南街,舉起黃傘、高呼口號。

昨晚鳩嗚團千日是星期一,該段馬路不是行人專用區,但鳩嗚團的物資佔據一條行車線,錢姨笑說是要延續初衷——與警方對著幹,自己第一天參加鳩嗚團就是「要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而且認為「警察就是政權的幫凶」,所以要增加警察的工作。

6178807200_IMG_5781

回想這一千日,錢姨感觸地表示「這個地方一直得來不易」,在鳩嗚團初期經常有人來「踩場」,「有啲係黑社會,有啲係土共」。錢姨指自己曾經因此兩次入院。甚麼原因可以令錢姨堅持?錢姨笑言「其實,我都問過自己呢一個問題。」「我只係一個普通既師奶,而且其實好懶。」她形容沒有一個大理念支撐自己,爭取的只是一些十分卑微的事,源於不服政權。

在這一千日,錢姨明言不少團員亦認為行動沒有成效,「完全冇用」,意志十分低沉。不過錢姨認為「爭取什麼都需要堅持」。

6178807200_IMG_5821
圖:錢姨

在她眼中,鳩嗚團團員與一般香港人沒有太大分別,「生活的確要繼續,但香港人其實沒有放棄到」。錢姨說鳩嗚團團員可以每天出席,只不過是因為不少都是退休人士,生活比較休閒。部份有正職的團員則只能在周末加入。她以上週日萬人上街遊行為例,印證香港人沒有放棄,「香港人本身好有骨氣」。

鳩嗚團堅持在旺角街頭舉傘,外界看似非常「和理非」,不過錢姨指鳩嗚團對抗爭手法的看法其實「百花齊放」,團員「吳伯」吳本篤便支持武力抗爭,認為「年輕人需要武力革命來推翻政權」。不過錢姨則不認同,認為香港人「從來都不擅長使用武力」,而是擅長以道德感召來感染其他人。錢姨形容黃之鋒等人「佢哋本身好柔弱,但其實係十分強大」,黃之鋒亦成功利用了香港人和香港本身的優勢,「香港係國際城市,所有目光都係我哋身上」,認為爭取民主根本無需要使用暴力。不過錢姨亦同情參與去年旺角騷亂的年輕人,只是認為他們沒有清楚思考抗爭的代價。「個政權係仆街,但做抗爭前有冇想清楚個人、家庭嘅代價。」

錢姨是已退休的懲教署職員,記者問到可會擔心政治犯們在獄中待遇?錢姨認為「其實唔需要擔心」,她直言「確實,紀律部隊入面有好多人唔鐘意黃之鋒」,但相信黃之鋒「唔會喺咁多人關注嘅情況下俾人郁」。錢姨指不少懲教署職員都有「打份工」的心態,不會將情緒帶入工作,何況若犯人身上有傷痕,懲教署職員需要即時報告。

12074899_10207619148059210_3932611358343854736_n
圖:錢姨亦是人民力量成員,曾參加2015年區議會選舉

外界對團員有頗多嘲諷,指他們精神狀況異常,錢姨認為只是部份人行為比較突出,又指香港人有「抑鬱、焦慮好正常」。話音剛落,著名鳩嗚團團員「畫家」與路人口角並舉起中指,錢姨立即與與其他團員將「畫家」和路人分隔,不斷勸「畫家」冷靜,「當佢透明,當佢隱形」。

記者:余凱域、林肇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