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岑敖暉:政府無嚇怕我們(聲援政治犯遊行)

岑敖暉:政府無嚇怕我們(聲援政治犯遊行)
廣告

廣告

20170820 聲援政治犯遊行 發言要點 Part 1

岑敖暉傳媒訪問(後半段)

我們認為這是政治檢控是它的控罪和我們的行為、它的刑罰和我們的行為是不合比例,而我相信根據過往案例及關於同類案件的判刑時,今次是史無前例地超出了過往的刑罰。我們並不是輸打贏要,無論是現在仍在外面的朋友,還是已入(監禁)的朋友,都沒有後悔自己的行為、都是為當日自己決定走上街頭、爭取公義、爭取自由、對抗議會、對抗制度暴政感到光榮,這點,我相信(大家)絕對無悔。

我相信這是政府、北京政權以至袁國強今次選擇進行刑期覆核最大的目標,就是你如果挑戰北京政權、挑戰專制政權、走上街頭(的話),(它就會)拉你去坐監,去投票就廢你張選票,去參選就不讓你參選,選到就拉你出議會。但今天行出來的市民再次重申的是,我們可以好大聲,挺直腰板,很驕傲地和在囚的朋友講,你們不孤單。袁國強、北京、香港政府沒有嚇怕我們香港人,我們全部人會和你們站在一起。

周諾恆發言

我們已經陪過兩單案件的(朋友)的所有家屬去探望他們,大家不用擔心,我們支援團隊會繼續密切地和所有在囚朋友的家屬,每一家人我們都會緊密聯絡。(下略)

黃浩銘留言

面對強權打壓,要更加堅定不移的信心,就又使徒保羅與但以理一樣,為義受逼迫,但仍然堅持不氣餒。

游蕙禎發言

多謝大家冒著炎熱的天氣走出來支援每一個在囚的抗爭者。在這半年我去遊行集會都會避免上台發言,我希望用一個參加者的身份參與每一場運動。但今日我很希望講一番說話所以才上來。在一四年到今天,香港已有超過一百人因不同的政治事件被政府迫害,他們有些已在監獄服刑,有些正面對審訊。我曾聽一個朋友講過,這朋友做抗爭支援,他有時會去監獄探已入獄的抗爭者。他曾和我說,監獄的生活很消磨一個人的意志。它會令抗爭者慢慢地想,究竟我做錯了甚麼,為何我要被人判入監牢,我以後還能做甚麼。慢慢政府會用這些手段去對付每一個抗爭者,消磨他們的意志,令他們以後乖乖地做一個順民。在這情況下,我們在牢外的人更需要支持他們,不要離棄他們。可能以前或幾年前一些政治事件,大家心中有些疑問,例如,如去年初一事件,可能大家心中仍有疑問,可能中間有些政治訴求大家覺得還不是很清楚,但這班人他們的本質是為香港付出,為政府一些不公義的政策,用他們的方法去為香港人爭取他們本身有的權益。只在這層面上我覺得已應為他們送上支持。有很多無名的抗爭者,他們現在正坐監,我們很希望能等到他們出來。在今日東北十三再加雙學三子判上判的情況下,我們見到無論本土、獨派、人社自決、還是傳統泛民,在政府眼中全部都是一樣,因為我們正正在威脅他們的權力。下一個時間讓我們互相分工、互相合作,在未來的日子我們一起互相扶持,一起走下去,好不好?多謝大家。

劉小麗發言

各位,由DQ案在現在,有很多不合理,我們覺得非常(令人)憤怒的審訊,一個又一個的戰友陷入牢獄的災,而我們也陷入民事官司的纏繞,令我們幾乎陷入破產的邊緣,這就是威權時代的來臨,它要令爭取民主的人一是面對牢獄之災,一是面對破產的危機。這是(它)希望嚇怕我們,不要再爭取民主。一次又一次更嚴厲的打壓,幾乎將香港人推向非常心痛、想要放棄的處境,我自己這幾天不斷問,究竟香港人會否放棄,我心覺得很痛,看著一個又一個善良正直的戰友,在一個不合理的刑期、不合理的審訊中遭受更長的審獄之災,我心很痛。更令人心痛的是,香港原本文明、理性、有法治的體制,是否正面臨崩解?這些疑問在我心中,一直令我很痛苦。不是一單案件令我們很痛苦,是越來越多案件,我們見到香港倒退得很快。但今日的遊行告訴我們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是香港人沒有放棄,因為我們心中愛這班戰友,因為我們心中愛這個香港,原本文明、理性、有法治的體制,為此,我們不會讓步。它越打壓,我們越要堅持下去。你們今天的參與也給我無比的勇氣,一定要繼續堅守自己的崗位,我們每一個人都對香港的前途、香港的民主運動有承擔、有責任。我們不要留給下一代一個沒有民主的社會,所以我希望今天參與遊行的每一個人,我們繼續在生活中堅持,不會讓我們的戰友孤單,我們在外面要更努力,為香港創造真正的民主,我們要堅持繼續走這條民主道路。

Credit:蘋果動新聞 HK Apple Daily

廣告